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十一章 隐痂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545 2016-06-07 15:20:06

  过了大概有五分钟,平安提着一个袋子出来,拉起犹自迷茫的伊然快步离开。

  伊然在外面吹了这么一会儿的凉风,醉意早已去了七,八分。见平安不说话兀自拉着自己往前走,迷蒙地问道:“咱们这是去哪啊?”回答她的依旧是沉默…

  平安带着伊然来到一处公园内的一棵枫树下。此时天色已尽黑,晚来散步的人已是寥寥。坐在树下的长椅上,平安打开装着瓶瓶罐罐全是啤酒的袋子。

  拿出一罐打开递给伊然,接着自己又打开一罐举高对着天上已呈半圆的月亮笑着说:“今夜咱们不醉不归!”话罢便豪爽地喝了一大口,擦擦嘴发出满足的喟叹。伊然也配合地豪饮一口,大声附和:“不醉不归!”

  之后二人都不再言语,只兀自闷头猛灌啤酒…

  深夜的公园寂静冷清,使得源于草丛深处的蛐鸣声更显嘹亮悠扬。长椅旁的路灯经历常年日曝雨淋,铁杆已被锈迹腐蚀的斑驳脱落。灯罩下的微亮昏黄阑珊,仅能洒射出暗黑的微光。

  平安面无表情地喝着酒,也没有做闺蜜的情感垃圾桶的心情。因为这会儿她的脑子也如一团乱麻。

  说不清到底怎么了,平安就是心里难受。或许因为还没从今天的遭遇中回过神来,她的心里堵得慌。如果那种压抑不宣泄出来,平安只觉得自己会得抑郁症。

  黑夜总是会给无助的人一丝纵容,一丝安慰。整个身体蜷缩进长椅里,轻轻闭上眼睛。曾经所有关于他和她的种种喜悲汹涌而至,毫不留情地侵向如今已然孤独的她。

  曾经沈彧温柔地对她说:“平安,等你毕业了我们就结婚。”那时候的他刚刚毕业参加工作,她还是个大二的学生。他满怀憧憬的地计划着他们的未来,被她嘲笑成诱拐无知少女。

  曾经沈彧痴痴地对她说:“平安,这件衣服你穿上真美。我有点担心自己的老婆会不会被别人抢跑了。”那时沈彧花掉了一个月的薪水给平安买了一条裙子,被平安骂得狗血淋头,还被罚抄一千遍的“八荣八耻”以示警告。

  曾经沈彧心疼地对她说:“平安,你就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吗?”那是平安大四那年放寒假,任凭沈彧苦口婆心。她就是不肯陪他回家过年。终于独自一人在宿舍吃了半个月的泡面后得了急性肠胃炎,沈彧得知后急匆匆地从家赶到学校第一次冲着平安发火。最终还是在平安柔弱的泪眼下委曲求全,陪着平安在学校过了一个冷清温馨的新年。

曾经…曾经的青春美好仍零零碎碎地残存在记忆里。想装作视而不见,却异常醒目地散落一地!

那时候的平安也天真地以为这一生有个爱自己的人陪着自己是件很幸福的事,她甚至也满怀期待地憧憬着沈彧为她构想的未来。

她要的不多,只想跟未来的丈夫过平静的生活,将来他们还会生个可爱的孩子。一家人笑着闹着过完这一天又一天波澜不惊的人生…仅此而已啊。不过这些幻想只是在平安没有幡然醒悟之前…

  沉浸在回忆里的平安似想到了什么厌恶的事,眉头倏然皱起。脑海中快速流转的片段定格在平安毕业两年之后…

平安在上大学的城市找了份普通的工作。已经和沈彧交往了四年,一切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如果不是无意中看到了好朋友手机上那些和沈彧之间暧昧的信息,她或许还在傻傻地以为沈彧对自己有多忠诚专一。忍不住嘲笑鄙视自己,呵,许平安,你究竟是有多白痴,才会被耍的团团转。就连闺蜜和自己的男朋友什么时候搞在一起了都不知道。

  不是不失望的,原来这几年的温柔缱绻仅仅一瞬就分崩离析了。但是难过的同时,平安又觉得应该庆幸。因为她是在局面还不至于无法挽回时,在真心未全盘托付时率先知道了真相。所以,她应该输的还不算太惨吧。平安如此安慰自己。

然而知道真相后的平安不哭不闹,显得异常冷静。甚至还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跟从前一样上班下班。

只是突然有一天,她毫无预兆地向沈彧提出了分手。沈彧初听到分手两个字时有一瞬间的愕然,奇怪地拉着平安问她怎么了。平安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我们不合适,再不肯跟沈彧多说一句话,转身决绝地离开了。

平安没有告诉任何人关于自己的行踪,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后来辗转来到这所城市。

对于工作的辛苦,平安很少会有怨言,反而在不停地奋斗中渐渐找到了一份自信和归属感。两年,她从一名默默无闻的行政部小职员爬到云扬企业的总经理助理的位置。拿着高薪,渐渐地摆脱了过去的影子,过着幽然独自怡的小日子。

她从来都知道付出了不一定成功,但不愿付出必定会失败。想要过有质量的生活,就必须去承受相应的代价。所谓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平安很满意她现在的状态,甚至觉得这应该是她此生最悠然最惬意的时光了,所以也更加享受一个人的轻松随意。

她也清楚地知道自己不会凄凄艾艾的过一生。以后她会遇见某个人,可能不会有轰轰烈烈、荡气回肠的爱情,只有偶尔波折,犹如白开水一般温吞的生活。

孤独总是令人彷徨不安的,所以有太多的人不甘寂寞。急切地试图去融入到人群中。或许他们依然是寂寞彷徨,但是却觉得起码不至于被所有人遗忘,有人陪伴总是好过顾影自怜…

平安不是看破红尘的天外谪仙,这些道理她一直懂得。她只不过有一点儿懒,疲于为将来绸缪奔忙。但她并不堕落,也许等哪一天突然来了精神,主动出击也说不定。

  直到这次遇到沈彧之前,她一直都抱着这样的态度安稳的活着。今天的经历让平安感到一丝措手不及。她曾经真的放下了爱与恨,今天白天她的表现也足够坦然。

  她没有对沈彧心存报复,恶语相向。甚至面对沈彧的深情以待时,除了觉得乏味,便再没有激起强烈的波澜。

  她不是一个喜欢拖泥带水的人,也不屑和过去纠缠不清。或许沈彧会以为自己还恨着他,可是她懒得解释。也许是一种恶趣味吧,他要误会就让他误会好了,也算是为曾经自己受的伤增添一丝安慰。

  可是在这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为什么心情会那么沉重。不是信誓旦旦地跟过去一刀两断吗?可是为什么想放声嘶吼,想把压抑在心里的种种奇怪的心情全部驱逐出去。

  平安愤愤的想现在的商家真是人心不古啊,一瓶啤酒究竟注了多少水?怎么越喝反而越清醒呢!

  一片滚烫淌过脸颊,经过嘴边。擦不净似的越来越多,咸咸涩涩的。迷蒙地低头看着手中的啤酒出神,我明明买的是冰镇啤酒,那个老板为什么要骗我…

  眼泪一旦决堤,便有一发不可收拾的势头。身旁的伊然早已醉得昏沉。平安一言不发,默默流泪。

  都说时间是抚平伤痛最好的良药。然而纵使它有能化腐朽为神奇之功,也不可避免地在伤痕处留下一道清浅的疤。每当阴天下雨,疤痕总是瘙痒难耐,隐隐作痛。正如人们在不经意间总是忍不住一遍遍复习这道隐疤曾带给自己如何的伤痛。等到你参透之后急于摆脱时才发现早已挥之不去,铭心刻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