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九章 深情?绝情?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442 2016-06-04 22:44:38

  很长一段时间,他的意志消沉到极点。整日借酒消愁,每到深夜,陪伴他的只有无尽的思念与疼痛。

一想到平安一个人会是多么孤单,多么害怕。也许会受人欺负,会过得不快乐,便更加伤心的难以自拔。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半年,终于在晓彤恨铁不成钢的一记巴掌下惊醒。她说平安绝不会为了一个颓废懦弱的人回头。

一语惊醒梦中人,从那天起他开始振作精神。一边不停的找寻平安的下落,一边努力工作。而之所以那么拼命的工作,只是想等平安再回来的时候。他可以实现对她的承诺,给她更安稳幸福的生活。

可是,是他不够努力,还是平安伤的太重。两年了,她依然杳无音信。在他几乎希望破灭的时候,平安终于出现了。

看着面前温婉清丽的人儿,沈彧笑的满足。平安,我终于找到你了,真好。

“平安。”轻握住平安的手,温柔地望着她。“对不起,我知道你一定还在恨我,可有些事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请你相信我,我们之间有太多的误会,这一切我都可以解释。其实我…”

“沈彧!”平安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沈彧!别说了。就让一切都过去吧,你也不需要向我解释什么。我从来没恨过你,或许以前我会有些委屈。可是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也早就把那一点点的委屈放下了。你不用一直耿耿于怀,如今我们大家过得都好。这样已经很好了不是吗?”

  “真的?你不怪我了?那么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让我们能重新在一起的机会?”沈彧的语气里充满乞求与期待。

平安神色微敛,不去在意沈彧眼中的深情,心里却划过一丝冷笑。

重新在一起?呵,沈彧啊沈彧,你当这是小孩子过家家么?你想重来就重来,难道我会愚蠢到给你两次伤害我的机会?我的自尊也不是用来被你这样践踏的。你放心,两年的时光不会再重来,我对你的感情亦不会……

平安很想把这句话送给沈彧,真想看看沈彧脸上优雅绅士的微笑碎裂之后的模样。想象着那该是如何的快意解气。

甚至一些邪恶的念头也纷纷从脑海中冒出来:答应他,让他对你俯首帖耳,死心塌地之后再狠狠地把他丫甩了。叫他以后谈情色变,生不如死!

  平安闭上眼睛,压下那个荒唐的念头。平安清楚自己从来都不是善男信女,她不是那种同情心泛滥的耳软之人。

  曾经她陪伊然看过一部苦情剧,当伊然看到男女主角不理世俗偏见,历尽苦难生死相随的剧情时,泪水早已泛滥成灾,而平安却在一旁泼凉水边找穿帮边吐槽。

  伊然气的恶狠狠地冲她大吼:“许平安,你到底有没有心的。人家两个相爱那么艰难,你还有心思找穿帮。狠心的女人,你再找茬,我就把你的嘴缝上!”

  平安被伊然那副母狼护小崽儿的模样震撼到了,连忙诺诺称是,再也不敢多言。不过从此任凭伊然如何威逼利诱,平安从此不愿陪她看那些毁三观的肥皂剧。

她不否认自己的现实。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童话故事,故事最后那句“从此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几乎是所有童话的结局。所有童话大师的故事也都聪明地言止于此,留给后人无穷的想象空间。

平安也总是想故事里的主人公后来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呢?结婚之后生几个孩子,每天柴米油盐,更有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时不时的争吵和厌倦,还有不可逆转的生老病死。

原谅她的想象力贫乏,可是那的确才是真实的生活啊。平安想到这也就不再往下想了。

  发现自己的脑子都飘到了九重天外了,赶紧把自己拉回现实。心中轻叹:许平安清醒点吧,不要再跟这个男人有任何瓜葛。就趁现在说清楚,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就这样吧。

  打定主意,平安扯出一个疏离的微笑。缓慢而坚定地抽回自己的手:“沈彧,就算抛开旧事不提。我也不认为我们之间还会有什么感情。也许祝福对方才是最好的成全。”

  在平安抽回手的那一霎那,沈彧忽然有一种认知。

  也许,他这一生都没有资格再拥有平安了。满腔满腹的悲伤好似要不受控制喷薄而出一般,沈彧呆呆的坐在那里,宽阔挺拔的身姿此刻显得那样萧索清冷。

也许一个愚蠢的过错,便注定了今生必然的错过。

沈彧很难过,但却并不会因为平安几句绝情的话就放弃退缩。他坚信只要让平安相信他仍然深爱着她,总有一天她会回到他身边的。在她还没接受自己的心意之前,他愿意等。

不似刚才的柔和笑容,沈彧有些惨淡的扯了扯嘴角。仍满怀希望地望着平安:“平安,你拒绝我,我能理解。当初…但是你要相信我对你的心意从没变过。”终究他还是没有勇气说出真相…

  平安在想要不要站起来拿杯子朝他脸上泼去,再大骂一句:去死吧!你这个渣男。

  但是看看四周已经在用古怪的眼神打量着他们两个。平安忍不住在心里骂娘,这都是什么破事儿啊!自己今天一定是脑抽了才会中途下车,气愤中的她把无辜的云臻家的八倍儿祖宗全拉出来慰问一遍。丫的为什么今天不让我加班!

殊不知这厢云臻正享受地接收着萝莉女神们送来的秋波的时候,突然间好死不死地连续打了数个喷嚏。

这不合时宜的意外让云臻的脸都丢到姥姥家去了,一时间尴尬不已。事后还不忘安慰自己一定是哪位姑娘在思念自己,嗯,一定是这样。

  再说平安这边耐心终于要宣告用磬,表情有些冷冷的说道:“沈彧,我想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我们都不是曾经的青涩少年了。时间久了,人是会变的。一切都不能恢复到最初的模样了。你懂我的意思么?”

  从平安口中说出一切都不能恢复如初那句话的时候,沈彧感觉自己的眼睛酸胀的难受。

  正是因为他明白平安说的是实情,心里才更加的自责与悔恨。

  看着对面的人儿,那张脸庞柔美如昔,那双眼睛清灵依旧。可是那深邃的眼神却如一眼枯死的古井,暮色沉沉,再难兴起一丝波澜。曾经那个单纯美好的女孩儿,被他亲手扼杀了么…

心又疼了起来,深情地看着平安。声音更加柔和:“平安,求你,别急着否定我。你放心,我决不会干扰你的生活。我只是想在你遇到其他心仪的对象之前,能够代替他照顾你的生活。一旦这个人出现了,我绝不会再纠缠你。好么?”

平安,如果你觉得接纳我是一种负担的话,那就让给我一个人承受这爱而不得的痛苦吧,直到,你重新爱上我为止。

  沈彧这一番话说的不可谓不深情,就连旁人听了也不禁为之动容。人家都自贱到这个份上了,小姑娘你要再矫情可就是不识好歹啦!

  在旁人或羡慕或劝诫的目光下,平安望着天,哦不对,是望着房顶翻白眼。很想问问他们上学的时候有没有学过一篇寓言故事,叫做《狼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