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八章 卑微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601 2016-06-04 22:44:38

  中餐馆内。因为刚好到饭点儿,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呼朋唤友相约到小饭馆里。点上几个小菜,啤酒畅饮,少有大声喧哗,大都是聚在一堆谈论着自己一天之中经历的工作与生活。

沈彧在见到平安之后,心情显然十分激动。非要拉着平安去吃饭,平安也在看见沈彧那张熟悉的脸之后,脑子一直处于混沌状态,浑浑噩噩地任由沈彧拉上了车。

坐上车之后,短路的大脑渐渐清醒。听到沈彧说要带自己去吃西餐,平安不自觉脑补一双双情侣各种恩爱各种作。再看看身边的这个心情激动的人,当即表示拒绝。

本来平安根本连和他在一张桌子上吃饭都不愿意。但出于礼貌,最终还是不好意思直截了当地拒绝,于是折中选择去吃真材实料接地气的中餐。

平安心里想的是,与其饿着肚子回家自己掂勺弄灶,倒不如索性叫他放一回血。填饱了肚子立马拍屁*股走人。

有了这个理由,平安也不扭捏作态,大大方方地跟着沈彧来到一家不大不小的家常菜饭馆。

饭馆经营者是一对中年夫妻,两人都非常憨厚热情。虽然辛苦,但脸上的笑容显示出了满足,此时他们正忙前忙后的招呼客人。

沈彧环顾四周,随后微笑着看向平安。“有没有觉得这个场景特别熟悉?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上大学的时候也经常来这种小饭馆。那个时候三五好友坐在一起,把酒言欢,谈天说地。生活虽然清苦,但却真的过得很快乐。”

平安眼神微转,一丝不易察觉的阴沉闪过。“是啊,那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吧。”说完这句便不再开口。

沈彧神色一僵,感觉出平安似乎不愿意提及以前的事,竟再也不知该如何将话题继续下去,一时间气氛尴尬异常。

平安低叹一声,慢慢松开紧握在腿上的双手。许平安,算了吧。早在两年前自己就已经放下了不是么?

暗暗松了一口气,平安开始主动问起沈彧为何会在这座城市。

平安记得在自己离开那个城市之前,他已经在当地一家有名的网络公司混的风生水起了。可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沈彧笑着说:“哦,你也知道那家公司虽然发展不错。但相对于这边的市场来说,竞争力终究是小巫见大巫。我也想来大城市碰碰运气,一年前我受聘于一家上市公司做创意总监。经过对这边市场的熟悉之后,前段时间我辞职了。辞职后自己开了家小的网络公司,现在还处于初期适应阶段。以前一直都是租房住。这不,最近手里资金宽裕了些,就先买了套房子。现在正在装修期间,装修师傅说需要一些装修材料,正好这会儿我有空,就自己过来逛逛,没想到会碰巧遇上你。”

原来,我和你竟然会在同一个城市,原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当然这一句沈彧没有说出来,而是在心里默默的想。

“一直都知道你的能力强,却没想到现在这么厉害。能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城市站稳脚跟的可都不是等闲之辈,看来以后还要多多仰仗沈老板啦。日后若是我落魄地流落街头,还望沈老板不嫌弃赏口饭吃啊。”平安忽略掉沈彧话语的意思用玩笑的口吻调侃。

这话说得沈彧脸上闪过一丝红晕,急忙开口解释:“你就别取笑我了。别人不知道我,你还不晓得。我这个人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在别人手底下做事又不想看别人的脸色。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创业,说到底也只是自己幸运一些而已。”

虽然一开始沈彧为平安避口不谈那段往事而感到失望和难过。但是至少在他找了她许久,久到几乎快要放弃的时候,平安终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次再见,沈彧发现平安似乎变了许多。

从前的平安即使是跟他热恋的时候也经常是寡言少语的,反而每次都是自己要绞尽脑汁得讨好她,只为博她一笑。如今的她已经懂得如何处事能使气氛变得活跃,淡定而从容地侃侃而谈,态度大方得体。

但是似乎又没变,虽然眉眼仍带着温和的笑意。但沈彧还是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一丝冷漠与疏离。

沈彧心头猛地一震,他终于明白平安不是变了。她只是像个蜗牛一样将自己藏在一个壳里。裹着她的壳光滑圆融,不至于伤害到别人。却又冰冷坚硬,任凭外面如何的风急雨骤,也撼动不了它丝毫。

他,终于还是伤了她!

他的心头像是被人用细小的针穿透,那痛苦没有排山倒海般淹没他,而是在不知不觉中正侵袭他的整个身心。待他有所察觉的时候,其实早已是病入膏肓。

压下这股心痛的感觉,充斥在沈彧内心更多的还是感激。

感激上苍眷顾,感激他们缘分未尽。感激平安能回应他,而不是狠心决绝的装作相见不相识。

只要她还在他的生活里,这一切都无所谓了。想到以后他们还能一起弥补曾经那段缺失了彼此的空白时光,沈彧释然了。眼神不加掩饰地深情的望着平安,嘴角不自觉扬起满足的弧度。

平安低敛双眸,好似不曾感受到面前那道炙热的视线。

能在短短几年内取得现在的成绩,所付出的努力,岂会是一句幸运就能抹煞的。这其中沈彧经历的艰辛不言而喻。然而她知道依他要强的个性自然不会说,她也懒得多问。

何况如今他与她再不会有什么瓜葛,她更是没有立场去在意他的一切。那么他的好与不好自然都已经与她无关。

把玩着手边的杯子,脸上始终挂着一副淡淡的微笑。可如果细看会发现那笑意未达眼底,始终带着疏离与防备。

然而沈彧接下来的举动让平安再也没办法保持淡定了。只见沈彧突然握住了平安把玩着杯子的手,看着平安的眼神狂热而又绝然。

平安被沈彧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有一瞬间的慌乱和失神。但仅仅是片刻,平安就回过神来,奋力想挣脱开桎梏。

可女人的力气始终不能与男子抗衡,挣脱不得最后只得作罢,但胸口升起一股无名怒火却无法平息,“沈彧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你抓痛我了。”

听到平安喊痛,感受到面前人儿的怒意。沈彧心里划过一丝心疼,抓着平安的手松了松,却依然没有放开。

他鼓足勇气深情凝望着平安,“平安,两年前你不声不响的离开,我跑遍了所有你可能会出现的地方找你。可你却消失的那么彻底,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这次既然找到了你,我说什么也不会轻易放开的。”

沈彧突然间像着了魔一样,憋在心里许久的话如排山倒海般一股脑全都讲了出来。好像如果这次不说出来,就再也没有机会似的。

以前他常常觉得自己像一粒卑微的尘埃。而平安太过优秀,她之于他就如一颗明亮的珍珠。可是珍珠若蒙尘,就会失去夺目的光芒。所以自己在她面前总是缺乏自信,觉得自惭形秽。人们常说因爱故生忧,因爱故生怖,大抵如此吧!

曾经他便是如此…最后终于失去了她啊。

“后来,当我静下心仔细想想事情的经过,我忽然明白了。平安,你都知道了对不对?你知道了我和晓彤的事,可你却不说。而是选择了退出,选择了离开。”

在失去平安的那一刻,沈彧心里产生了巨大的恐惧,心好像被瞬间掏空了。踉踉跄跄呆坐在地上许久,终于控制不住落下泪来。

他都干了些什么啊,因为他的荒唐可笑,年少轻狂。他竟弄丢了他发誓说要疼爱一生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