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七章 好久不见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420 2016-06-04 22:44:38

  “既然你不想在这上面花什么心思,那就在身边找一个知根知底的人吧。”

说到此老爷子不着痕迹地瞄了坐在身边的男子一眼。见他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接着开口说:“我看梓依跟你挺合适的。且不说我们两家的关系有多亲厚。梓依这孩子我也算看着她长大的,论气质修养她可不输于平日在你身边打转的任何一个名媛闺秀。况且谁都看得出来那丫头对你念念不忘。难得有这么死心塌地的好女孩儿,我自然也乐得促成你们这段姻缘,也希望你能珍惜机会。”

“爷爷,你那意思就是我一过三十就成了豆腐渣没人要了是吧?我说您就安心颐养天年,别为 我*操 心啦。”某人嘴上话不停,眼睛却紧盯着老爷子脸上的天气情况。

“再说了,我一直都把梓依当自个儿的亲妹妹。您让我娶她,我这心里除了深深的罪恶感,其他啥想法也没有了。”

哼,老爷子你雷死我算了。还说什么不搞商业联姻,这不是变相联姻是什么!虽暗自腹诽,面上还是一派毕恭毕敬。

云威远眉头微蹙:“现在的年轻人总是把情啦爱啦挂在嘴边。你年纪不小了,应该不会也相信这种子虚乌有的东西吧。不是我打击你。虽然你条件是不错,但是你也应该看得清楚那些对你投怀送抱的都有什么心思。我可不会同意你带个什么庸脂俗粉回来气我。”

云威远至今仍对云臻父亲当年自作主张娶了云臻的母亲的事耿耿于怀。虽然云臻母亲的家世背景也是不差的,他后来也没再说什么。但是云威远久经商场,霸道专断已经刻进骨子里。他管不住儿子,就把所有期望都放在了云臻的身上。他坚信自己所做的都是对云臻最好的安排,毕竟他吃过的盐比孙子吃过的米都多。

但是云臻他接受的教育和他内心的认知都倾向于亲人之间表达爱的方式不是控制,而是尊重。他尊重爷爷,但这不表示他需要拿自己的婚姻做筹码。所以很明显地云臻的脸上立刻闪现出一丝不认同。

站起身,慢慢向门口倒退。痞痞一笑:“爷爷,咱们家好像还没有到卖孙求荣的地步吧。您放心。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一定牺牲小我,以身相许…”

云臻刚说到以身相许,突然一个箭步循着自己刚刚锁定好的路线跑到门外,关上门阻断了朝自己扔过来的一本好厚好厚的书。

没等云威远破口大骂,云臻又打开门露出一个头,对着坐在床上脸色铁青的爷爷憨憨一笑:“对了爷爷,我还没说完。其实,包办婚姻神马的最讨厌了。我可是您亲孙子啊,您可一定要三思啊!”说完也不敢看云威远的反应,赶紧关上房门。

云臻是在云威远断断续续的叫骂声中连跑带爬地冲出厢房的。

看到老管家站在门口淡淡地瞥了自己一眼,云臻尽量让自己忽略掉刚刚落荒而逃的狼狈,故作镇定地抚平身上有些褶皱的西装,打着哈哈道:“爷爷宝刀不老,余威犹在啊!额,呵呵…”

老管家从年轻时候就跟着云威远。一辈子忠心耿耿,恪守本分。云臻对他一向十分敬重。

听到老爷子在屋内愤然地口气,老管家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位英俊的年轻人。温和地说:“少爷,老爷子是出了名的吃软不吃硬。您就不能顺着他点儿?您知道老爷子最疼的就是您了,何苦气他来着。”

云臻讪讪地摸摸鼻子:“张伯,我是跟老爷子开玩笑呢。你可没看见,刚才他老人家差点要了我的命啊。我再也不敢往他跟前凑了,张伯您帮我在爷爷跟前多美言几句。这一天可真累,我去休息了。您也早点歇着吧。”云臻说完朝自己的院子走去。

看着那道挺拔的身影渐渐消失于暮色中,老管家嘴角噙着一抹淡笑,轻轻叹息。

张伯中年丧妻,再也未娶,他一辈子跟着云威远鞍前马后。

从前云威远忙于事业。张伯身为云家主管,照顾云臻的义务就落到了自己身上。他一辈子无儿无女,早已把云家当成自己的家。也一直把云臻当成自己的亲孙子一样疼爱,他当然希望自家少爷能活得开心快乐。

想起方才云臻说的话,转身朝房内走去。每次自家少爷闯了祸,出来收拾烂摊子就是自己。不过对此,他甘之如饴。

自担任总经理助理以来,平安最近一个星期都难得的准时下班。

平安承认云臻绝对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上司。以身作则,兢兢业业。然而他又是一个黑心的资本家。因为他来了以后,企业业绩蒸蒸日上。而随之而来的是自己漫长而无休止的商业应酬,和痛苦难熬的加班岁月。

尽管腰间的钱包渐渐胖了起来。但那都是对自己呕心沥血,鞠躬尽瘁的一丢丢回报而已。所以,她还是理直气壮地憎恨着那个压榨自己剩余价值的资本家。

坐在回家的公车上,眼神有些涣散的看着熙熙攘攘的街头。

一些商家忙碌地在门口挂着灯笼和一些装饰品。远远望去,长街上一片火红。那热闹绚丽的色彩,灼痛了平安的双眼。

“又到中秋了呢”平安轻声呢喃。头懒懒地靠在车窗上,静静地闭上眼睛,掩盖住呼之欲出的落寞和绝望…

离家还有一半路程的时候,平安突然想起前几天自己不小心打碎了的玻璃相框。因为工作太忙,所以也一直没换掉。

反正时间还早,回到家也是自己一个人。于是决定去买一个新的相框。她听同事说过下一站附近有个不错的精品店,果断决定去那儿看一看。

下了车很快找到那家店——觅珍阁。“好有韵味的店名。”看着门上方悬着一块字体大气磅礴的匾额,平安轻声说道。

进到店内,平安发现不但这家店的装潢古色古香,展台上展示的商品更是美轮美奂。

虽然知道不过是一些仿古的工艺品,而并非真正的古董,但是那精致的做工却富有深厚韵味。平安更加欣喜不虚此行,果然都是些珍品。

平安慢悠悠地欣赏着,不经意间看到一个木制的相框。相框的前端有一块突起的地方,而工艺师却巧妙地将那块突起的木头雕刻成一朵将开未开的蔷薇。着上艳丽的红色之后,那独有的鲜艳夺人眼球,但却恰如其分地与那古木相互映衬,没有一丝突兀之感。

平安立刻就打算买下这个相框。正要开口叫营业员过来,一声急呼盖过了自己的声音。

“平安?”那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一丝兴奋,还有一丝的不确定。以至于有些声线不稳,而变了音调。

平安没想过在这里会碰到熟人,也听不出是否是她认识的人的声音。疑惑地扭头朝后面看去,这一看便愣住了。想开口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竟然发不出声音,只能眼睛死死地盯着对方。

对方一看自己没认错人,立刻激动的上前:“平安,真的是你!没想到能在这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平安心里慢慢恢复平静,浅笑淡然的回应:“沈彧…好久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