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五章 青梅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504 2016-06-04 22:44:38

  徐梓依听到云威远的夸奖和调侃,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跑到云威远身边,摇晃他的胳膊撒娇道:“爷爷说的哪里话。梓依是因为想念爷爷,所以才专程回来看样您的。爷爷这样说是不想我喽。呜呜,我好伤心。本来以为爷爷见到我会很高兴,原来爷爷早就把我这个孙女忘了。”说着还撅着嘴故意把头扭到一边,假装很生气伤心的样子。样子十分娇憨可爱,惹得众人抿嘴直笑。

云威远见这丫头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撒起娇来没几个人能扛得住。只得认输:“好啦,是爷爷说错了。爷爷不该说那样的话让小梓依伤心,爷爷向你道歉。不生爷爷的气了好不好?”

徐梓依正要说话,旁边的徐妈妈杜慧娟适时开口。笑着说:“梓依这孩子被我们宠坏了,总是一副长不大的样子。每次跟她说一句话,她都有十句在那等着。也不知哪里学的那么多的歪理。我们拿她的胡搅蛮缠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恐怕这世上能让她乖乖认栽的也就云臻一个了。以前云臻在美国的时候,就整天跟在云臻屁股后面不停地云哥哥长云哥哥短的。这云臻一不在啊,更是整天缠着我们非要回来找云哥哥。今年大学刚毕业。一听说我们要回国,早早就做好跟我们一起回来的准备。这下终于如她所愿,又能每天见到云哥哥了。呵呵。”

梓依眼看妈妈把自己的小心思都给抖落出来。又羞又急,嗔叫了声妈妈。想提醒她给女儿留点儿面子,可是看在别人眼里倒成了小姑娘家的扭捏。

云威远看到这一幕,作恍然大悟状:“哦,原来是这样啊。看来当年的小女娃真是长大啦。不过梓依啊,想做我的孙媳妇可得先过我这一关呢。”云威远说完还故意眨了眨眼睛。那神情哪里像是年迈的老者,倒像是个十足的老顽童。

老爷子的调侃更是让梓依红了脸,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别扭地喊:爷爷,您再开梓依的玩笑,梓依真的要生气啦。”说着眼睛忍不住偷偷观察云臻的反应。

云臻倒显得大方的多,似乎早已习惯别人总是拿他们两个开玩笑。竟也跟着一起笑梓依的窘相。

看到云臻并未表现出尴尬,徐梓依内心的紧张稍稍平复。然而她的心里也随之而来涌出了一丝失落。

她喜欢云臻,从小到大一直不曾改变过。他们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从她记事时,云臻就在她的身边像亲哥哥一样保护她,从未让她受过委屈。

今天是她时隔两年再见到他。她发现他比以前更多了份沉稳果敢,他出众的光芒几乎让她移不开眼。云臻就像是童话里走出来的白马王子。俊逸非凡,谈吐优雅,随**漫。她甚至认为将所有美好的词汇都用来形容他的优秀也不为过,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也许在外人眼里,云臻不过就是一拥有显赫身世的公子哥一枚。又恰巧好命的生在了一个拼爹的时代。若要凭真材实干,还指不定谁优谁劣。可徐梓依就是觉得这世上,再没人比她的云哥哥厉害。纵使别人有千般好,也抵不过云臻对她回眸一笑。

直到很久的后来她还总是笑着对他说,年少时对他有种近乎痴狂的崇拜和执念。

在她的心里,云臻始终是她城堡里的私藏。

小时候,她总是粘着云臻嚷嚷着要做他的新娘。现在想起来仍是一心的羞涩与甜蜜。

即便她知道此刻在云臻的心里,她未必在那个重要的位置上。她也常安慰自己。虽然现在云哥哥还没有爱上她,但他也没有那么容易爱上别人。

和别人相比,至少她与云哥哥青梅竹马。她对他的了解不亚于任何人。他们之间有太多的心照不宣。想到此,心中又多了几分自信。

注视着云臻清逸的面庞,嘴角发自内心的微笑。云哥哥,我们注定会在一起的…

两家人围着桌子觥筹交错,谈笑风生。不知不觉已是夜幕低垂。

见天色已晚,又瞧见老爷子面露疲倦之色。徐父便提出告辞。老爷子想想也觉得反正他们一家此次回国要待上数日才会离开。来日方长,便也不强留。

因不确定这顿饭要吃到什么时候,徐父提前让司机开车回去。

老爷子正要吩咐自己的司机送他们离开,无意间瞥了眼徐梓依。见她望向云臻的眼神留恋不舍,心下了然。转念吩咐司机先送徐父徐母回去,并命令云臻亲当护花使者送徐梓依回家。

大家听到老爷子如此安排。都心知肚明,这是要给二人创造独处的机会。而两位当事人中一人面若桃花,难掩欣喜。另一位仍是万年不变的淡笑,却让人琢磨不透心中喜怒。

众人目送司机开车离开,老爷子说一声累了。识趣的管家搀扶着他撇下两人回房歇下。

刚才还一片热闹祥和的景象,最后只剩下他们两个面面相觑的时候,免不了一阵尴尬。

徐梓依微低着头,露出雪白的脖颈,像只优雅的天鹅。双手紧捏着包,不敢直视云臻的面容。云臻只当没看到她的局促。温声说道:“我们也走吧?”

“恩?哦,好啊。”说完紧紧跟上云臻的步伐。

云家占地面积约百顷。老爷子晚年喜静,又痴迷江南美景。便将云宅筑成了一座仿照明清民居的古建筑。并花费大量心血。特地请苏州几位在园林建筑方面造诣颇高的工匠师傅,倾力打造了这座可媲美著名的苏州园林的世外桃源。

云臻与老爷子的住所隔园相望。这里虽是他的家,但因远离繁华。他也不想花太多的时间在上班的路上,所以平时都住在市中心的别墅。只是偶尔回来看望爷爷,才会在此住上个一两天。

他去自己的车库取车,必然要经过这座园子。徐梓依刚来到云家的时候,就已被厅内古色古香的装修吸引。暗叹主人的格调高雅。

当见到花园里的亭台楼阁,镂空轩窗,月门拱桥,长廊水榭等数不胜数的美景时,心灵再次被震撼。那些清雅典致的细节无一不彰显着主人的精巧心思,又独具大家风范。

所谓大隐隐于市,这位老者的睿智,精明,淡然,豁达,还是令徐梓依深深折服。

微微转头看向云臻,她惊喜地发现他身上同样具备那些令他着迷的气质。脸上不禁又闪现出可疑的红晕。她庆幸现在是晚上,不然恐怕她又要丢脸了…

徐梓依的性格开放,有什么想法会立即说出来。不喜欢藏着掖着,可是前提是云臻不出现的情况下。只要在云臻身边,她立马变身成不谙世事的懵懂女生。甚至有时自己都恨自己太没出息。

两人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小径默默走着。云臻双手慵懒随意地插在西裤口袋。心无旁骛,直视前方,坚定地迈着每一步。徐梓依看着蜿蜒小径忍不住想:这条路能不能长一点,再长一点。如果,能走到永远该有多好…

可是,她太贪心了吧。因为,再长的路总会有终点…

他们上车,他们下车。眼见将要分开,明知仅是短暂地分开。她仍舍不得。瞬间抛开矜持,山雨欲来。

她的声音从他身后悠悠传来。不等他回头,腰间已被禁锢:“云哥哥,我好想你。这一年来,你…可有想念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