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六章 夜谈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837 2016-06-04 22:44:38

  一年前云臻回国的时候,她还未完成学业。纵然心中百般焦急,最后还是强忍住思念坚持读完大学课程,也让自己更加认清自己对云臻的感情。现在,她自由了,她终于可以回来见他的云哥哥了…

她紧紧贴着他的背,无法看到他的表情。只觉他的脊梁宽阔温暖,让她感觉心安,忍不住想要更深地拥抱他。

云臻背对着她,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扭过身子,微笑着替她擦拭眼泪:“傻丫头,你是我最亲最疼的妹妹,我当然想念你。不只是我,云家的每个人都想你和叔叔阿姨。今天我们大家在一起多开心啊。瞧你,都是大人了,还喜欢像小时候一样哭鼻子呐。我会笑话你哦。好了,乖,别哭了。嗯?”

徐梓依的身体顿时变得僵硬,泪眼朦胧地望着眼前的男人。他还是这样,明明知道她话的意思,却故意回答得模棱两可。

浓烈的失望涌上心头。他对她永远都是不冷不热。就连一句甜言蜜语,哪怕一句虚情假意的话也吝啬于给她。她看到了他眼神里的爱怜,她知道那不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爱,那只是兄长对妹妹的疼爱。他,从来都不愿给她一丝希望么。

是她太心急了吧?是的吧。她在心里安慰自己

他们时隔了这么久才刚见面,她就急着想要一个答复,换了谁一时都接受不了的。她不能心急,以后有的是时间不是么。想清楚这一点,心情也明朗了许多。

两人又闲聊几句。目送她进了院子,他转身离开。

云臻没有回市区,而是回到了云宅。今天爷爷的情绪波动太大,他离开的时候,察觉到他脸上有浓浓的疲倦。他有点不放心,决定过去瞧瞧。

云老爷子年轻时心怀大业,意气风发。在当时算得上屈指可数的风流人物。

可他的儿子云岫,也就是云臻的父亲。却是半点儿没有遗传到他的霸气。反而随**漫,崇尚自由。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满世界到处游历。

在游历途中,顺便拐了个美女相伴。两人气味相投,便自作主张在拉斯维加斯注册结婚。老爷子得知消息后,气得直嚷着要发声明跟他断绝父子关系。

云岫一看,老爷子这回气得不轻。赶紧携爱妻跑到他面前负荆请罪。

老爷子见儿媳妇容姿秀美,气质出众又能说会道。心中暗喜这臭小子平时虽然吊儿郎当的。关键时刻,眼光倒是不差。心里早已没了怒火,但面上却不能轻易松口。于是不动声色冷冷地要挟:“要我接纳你们也行,但是你必须回来开始学习打理公司事务。”

自由散漫惯了的云岫哪里肯乖乖把自己的后半辈子卖给老头儿。他深知老爷子吃软不吃硬,当下最紧要的,是得想个法子先稳住老爷子。

于是以爱妻已有身孕需要他亲自照料为由,先拖延个一年半载再说。

待妻子顺利产下云臻后。云岫又以爱妻身子虚弱需要静养为由,干脆离开美国跑去新加坡度假。

转眼孙子云臻都三岁了,老爷子又催促儿子赶紧回来子承父业。谁知他们竟把孙子打包送到了自己面前。美名其曰:“父债子偿,天经地义。”

别看云岫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其实那不过是迷惑外人的假象。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云岫骨子里深藏着商人爱算计的潜质。

几年前,他自知羽翼未丰,不敢与恶势力作正面斗争。只得先迷惑对手,采用缓兵之计、曲线救国的作战方针。

如今,他手中握着云臻这张王牌,吃定老爷子再不敢提半句断绝父子关系的话。便再无顾忌,索性来个抗旨不遵。你叫我回去,我偏不回。有本事你打我啊。

爱妻深谙他的伎俩,粉拳轻柔地砸向他。嗔道:“死鬼。原先以为你是条光明磊落的汉子,才答应跟了你。没想到你肚里肠子弯弯绕,连自己的老子跟儿子都算计。我这是上了贼船啦!”

云岫嘿嘿一笑揽住 娇*妻 :“上了贼船可就下不来喽。走,爷这就带你劫富济贫去!”说完二人便相携缠 缠*绵 绵翩翩飞去也!

老爷子此时才明白自己被儿子摆了一道。看着站在面前明眸锆齿,懵懵懂懂的瓷粉娃娃。苦笑:“这是叫我当保姆呐!”最后也只能打碎牙和血吞,恨恨地认栽。

而云家少爷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故事,在当年也成为一段佳话在商界流传许久。

云臻回到云宅,听管家说爷爷还没睡下,便直接进入老爷子的房间。

见老爷子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云臻以为他睡着了,正准备开门出去,就听见身后的人叫自己的名字。

“爷爷,您要是累了,就早点休息吧,我明天再过来。”

老爷子摇摇头不由分说就要坐起来。云臻连忙上前扶起他的身子。在他身后垫了个枕头,使他能舒服一些。

今天的确是累着了,完成这几个动作,老爷子竟然微喘起来。

他指指旁边的太师椅,示意云臻坐下说话。

看来今晚大有秉烛长谈的架势啊,云臻暗暗叫苦。面上却极为恭敬地坐下来,做好洗耳恭听的准备。

老爷子满意地看着云臻。儿子不争气,一心扑在搞艺术上,满脑子都是些风花雪月。他管不住他,也懒得管。好在他这个孙子在做生意上颇有天分,像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他培养了他二十多年,看着如今他已能独当一面,他很欣慰。

“都说三十而立,你今年二十九,虚岁也快三十了。我在这个年纪都已经当爸爸了,你父亲在这个年纪也有了你。你也上点心,咱们不搞商业联姻那一套。你要是遇着合适的就带回来给我看看。”

云臻连忙应和。又说自己的工作现在还处在上升期,工作是第一位。感情的事还是随缘,要是有合适的,一定第一个让他老人家检阅。总之冠冕堂皇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倒也挺像那么回事儿。

自他三岁以后,爷爷成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爷爷平时很忙。但只要一有时间,就会陪着自己。他给他讲生意上的趣事,教他如何做人。

爷爷是他的启蒙老师,是他的莫逆之交。他给了他所有他能给予的最好的,所以他更是他的天。

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云臻那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在外逍遥,孙子的终身大事自然就由老爷子把关了。

老爷子虽已退隐,但是不代表他就闭目塞听。自己这个孙子的风流韵事不少,也惹过不少桃花债。花名在外,他如何不知。男人嘛。商场鏖战,逢场作戏,在所难免。只要不到被人讨债上门的地步,他都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是个成年人了。有些道理不用我说,你也明白。我不管你在外面如何,也相信你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如果有个女人在家里为你打理生活,你不是更能心无旁骛的在外面忙事业?还是尽早安定下来吧。”

云臻粲然一笑:“嘿嘿,爷爷。你忘了我有莲姨为我打理生活呢。”

老爷子一听这小子在这跟自己打太极呢。笑骂道:“兔崽子,又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我是叫你给我娶个孙媳妇,再生个胖曾孙来陪我。”这下说得够明白了吧。

云臻装作很犯难的样子。见招拆招:“爷爷,你也知道我每天忙的都快脚不沾地了,哪里有时间去认识女孩子。更别说谈恋爱了。这事儿你急也没用啊。”

“你少唬我这个老头子。你认识的名媛千金还少?那么多难道就没一个合适的?”

“那些都是能聊得来的朋友,但是还没到再进一步的想法。要不然,爷爷你准我休上一年的假。让我专门去解决了自己的终身大事?”

老爷子斜睨着他,轻蔑地说:“哼,拿你老爹玩剩下的馊点子忽悠我。我会上两次当?真当我是傻子不成?”

“哎呦,我哪敢呐!爷爷英明,世上再没比您更英明的了。”哈,您一点儿也不傻。当年老爸的目的是让您放他和老妈远走高飞。您深知同一个错误不能犯两次,自然不会同意我的建议。而我的目的却是让您断了这份叫我成家立室的念想。嘿嘿,招儿不在老,管用就好。

云臻忍不住要为自己的足智多谋点上一百个赞。正欣喜若狂,这边老爷子接下来的一席话瞬间把云臻雷成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