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臻心如许

第四章 晚宴

臻心如许 溜滑板的蜗牛 2803 2016-06-04 22:44:38

  如今平安已在云扬工作了两年时间。日子很平淡,但是平安觉得这样的生活很不错。每天工作生活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平安自认是个随遇而安的性子,倒也过的足够安然惬意。不过偶尔也会有一些插曲点缀一下无聊的生活。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上班时间,同事们都在忙着自己手头的工作。突然一位不速之客出现在平安面前。

  这是一位打扮入时的美丽女子,只见她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要直接从平安面前经过朝着总经理办公室走去。

  平安清楚云臻不喜欢工作时间被无故打扰,连忙上前叫住了这位小姐:“这位小姐请留步,请问您是要见总经理吗?”

  在寻问的当儿,平安不忘粗略的打量了一下这位小姐,身材高挑性*感,肌肤在白色修身长裙的映衬下更显白皙娇嫩,仙气十足。

  长裙是极简的样式,可是稍懂时尚的人也能看出其衣料精美,价格不菲。她的脚上穿着一款限量版的黑色高跟鞋,更衬得小腿匀称白皙。手中提着一款某著名品牌的黑色单肩包。批着长长的卷发,涂了睫毛膏的眼睛饱含似水柔情,琼鼻樱唇,精致的仿佛洋娃娃,只是看着就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平安暗自咂舌人家这才叫低调的奢华啊!她不由地想起办公室一些十分热衷于购买地摊上那些五颜六色的衣服饰品的女同事,一个个就喜欢整日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平时倒没觉得有什么,可跟眼前这位女神比起来,简直是艳俗不堪、贻笑大方呐!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同样的米,吃出不同的人类。

  平安忍住笑淡定地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她,她也同样安静的与平安对视着。终于,这位姑娘奈何不得平安顽强的定力,讪讪败下阵来,首先打破平静。

  只见她先是给平安一个甜美的笑容。温声说道:“你好,我叫徐梓依。你叫我梓依就好,你应该就是云哥哥的秘书吧。我是专程来找云哥哥的,他在里面吗?”询问着指向总经理室。

  平安觉得这小姑娘年纪不大,嘴巴倒是挺甜。云哥哥?什么情况?倒是知道Boss的风流韵事不少,可没想到他竟然连小女孩都不放过。心中大叹。这么可爱的小红帽,就这么被大灰狼叼走实在可惜。

  平安在心里默默吐槽云臻道貌岸然,天理难容。可脸上还是客套疏远的微笑:“徐小姐您太客气了。你要见云总,请问有预约吗?云总吩咐过工作时间尽量不可以打扰他。”

  徐梓依温柔的笑了笑说:“我没有提前预约。但可不可以请你转告他一下,就说我现在有事想要见他。麻烦你了,秘书姐姐。”

  平安觉得这位小姐还真没有其他的女人好糊弄,又实在不忍拒绝美女恳切的眼神。只好连线云臻办公室的座机。

  “什么事?”电话另一端传来沉稳磁性的声音。

  “云总,有位叫徐梓依的小姐说有事想要见您,请问要让她进来吗?”

  “让她进来。”结束简短的通话,平安将徐梓依带到云臻的办公室,接受其道谢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不久便听到里面两个人的笑声。一个轻松爽朗,一个温柔甜美…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两人从办公室出来。徐梓依亲密地挽着云臻的胳膊,娇羞柔弱显露无遗。眼神里充满了崇拜和依恋。而云臻脸上则挂着宠溺的笑,在众员工的好奇艳羡的目光中,两人旁若无人地走向电梯。

  没过多久,云臻一个人又折回来。走到平安面前时停了下来毫无预兆的开口:“许秘书,把我今天晚上的行程安排全部取消。”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只剩下平安呆愣当场。

  两分钟后,平安眨巴下眼睛。噘着嘴巴伸出手指,对着早已消失的云臻刚刚站过的地方做了一个鄙视的动作。

  平安表示她这次是真的郁闷了,当人家老板就可以流弊成这样子么?毫无余地的决定一件事,却不给她申诉的机会。

  思索半天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这个男人太高傲。

  的确,一个被宠坏了的男人根本不懂真心尊重别人的感受。即使他的智商很高,但是情商真的很差劲。至少,平安是这么认为的。

  夜晚的云家大宅,灯光璀璨。远远传来的欢笑声,召示着屋内的祥和温暖。

  今天是徐梓依和父母归国的日子。云家大家长云威远因为年事已高,现已退居幕后。云扬的所有事务都已交给云臻打理,自己则在这所宅院里怡养天伦。

  得知梓依一家回国的消息,今晚特地在此设宴为他们接风洗尘。也叫上了一直独居在外的唯一的孙子云臻。

  今天上午老爷子本来是想直接打电话通知云臻今晚回家参加宴席,但是徐梓依却说要亲自去给云臻一个惊喜,于是就有了上午那一幕。

  云臻的父母把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周游列国上,许多年都不曾回国一趟。所以今晚就只有云威远和云臻还有徐梓依一家人在此聚餐。

  云,徐两家是多年的至交。云威远和同乡徐仁安年轻时,一起漂洋过海去美国闯荡。那时候的他们为着远大的抱负风雨同舟,荣辱与共。在那段难熬的岁月互相扶持,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敢为人先。终于打下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在那个风口浪尖的年代成就了一断传奇。

  而两人从此成了莫逆之交。后来二人虽都有了各自的家庭,仍往来甚密。即使忙于各自的事业也会每年抽出一两次的机会,聚在一起联络感情。

  徐家此番回国,便是因为中秋节的缘故,一来是为了看望云威远,再则是给自己放个假。回内地散散心,休息一段时间。

  一桌人把酒言欢,气氛热络。主座上坐着一位耄耋老人,须发全白,脸庞慈祥,眼神透着睿智与豁达。

  可能由于平时注重养生的缘故。年近八十的当家人云威远,看起来倒像是刚过花甲之年。气质沉稳,尤可见当年风采。

  此时云老爷子高兴的看着众人,缓缓开口:“今天你们能来看望我这个老头子,我非常高兴。大家一年到头也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坐在一起吃个团圆饭。以后要记得工作再忙,都不要忘记跟家人常联络,如今仁安虽不在了,可这个家却不能散。记住,我们无论到什么时候都是一家人。”云威远说完这些话,早已热泪盈眶。

  想起过往的种种,云威远不由生出一种物是人非的怅惘。或许那种哀而不伤的情绪,只有曾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感同身受。

  云臻在一旁不停叮嘱爷爷要稳定情绪,切不可累心伤神。该是高兴的日子,就别说这些触景生情的话。

  云威远这些话是对着徐绍文夫妇说的。夫妻俩受云威远的感染,双双红了眼眶。

  是啊。父亲两年前过世,云叔也老了。他们的时代在渐渐远去,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世代代不停的在属于自己时代的背景下,更迭演绎着各自的悲欢离合。

  细想想,人生不过如此。无论你曾伟大或卑微,留恋或厌倦。只有一生这短短数载供你挥霍和珍惜,如何自处,随你自控。

  一时间众人不语,气氛变得有些低沉。云威远看到大家脸色悲伤沉重,想起自己怀念故人却牵连大家跟着自己难过,颇有些过意不去。

  尽力抚平内心的激动。擦干眼泪,释然的说:“咳,今天难得我们一家人团聚,不该提那些个伤心事,这一桌子的菜怎么连动都没动。来,都别愣着,大家边吃边聊。”又看到旁边坐着的徐梓依,没想到几年不见,竟已是出落的亭亭玉立。于是将话题转移到梓依身上,借以缓解一下压抑的气氛。

  “哈哈,爷爷今天太高兴,都还没跟小梓依好好聊聊天。梓依啊,爷爷这回可逮着机会要说说你了。你这几年都不回来看望爷爷一眼,怎么突然就想起回来啦?呵呵,没想到这几年不见,我们的梓依都出落成这么漂亮的大姑娘了。今年该有二十二岁了吧。可在我的印象中,我们的梓依还是当年穿着公主裙,怀里抱着洋娃娃,老是跟在云臻屁股后面,喊着云哥哥等等我的那个小女娃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