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春枝若珩伪峦

第五十八章:曾经的以前(三)

春枝若珩伪峦 悠悠悄然 2256 2017-01-30 00:54:10

  童小峦躺在床上,正准备入睡时,忽然又睁开了眼睛,拿出手机,给叶深发了条信息:今天喜欢上我了吗?

她每天晚上准备睡觉时都会给他发一条这样的信息,如果他回复喜欢了的话,那么她和王雨晴的打赌就算成功了一半,不过,叶深每次也都会回复没有,她也习惯了,发完信息后,没等他回复她就直接关闭手机到梦里去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她缓缓睁开了眼睛,起床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换衣服上学,而且先开QQ或者微信刷一下又什么新信息,突然看到叶深的回复,她一下子吓得弹了起来“纳!纳尼!”

叶深他,他居然说喜欢上她了!!!

灵活的巧妙收拾了几下,童小峦立即赶到学校,平常她都起得很早,毕竟老师让她拿钥匙开门的,而叶深也一样,一往如常的,叶深已经比她先到教室了。她开心的来到他桌前,激动的蹦跳着“你昨晚说喜欢我了对吗?”

叶深却波澜不惊,好像无所谓的样子,风清淡云道“恩。”

因为打赌还有交往的部分“那我们。。。。。。”她刚想说叫我的事情,却突然被他打断了“但是,我们是不可能的。”她很惊讶“为什么?”也很不解。

他缓缓开口道“因为,我不是叶深。”

什么意思?童小峦一脸懵懂,没听明白他的话,但是直爽的她根本就没管那些“我才不管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也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什么相爱但是不能在一起那都是电视剧,既然喜欢那就在一起!”叶深听到她的话,对上她的双眸,她的眼神无比的坚定,像石雕般屹立。

叶深笑了笑“好吧,我被你说服了。”

这是童小峦第一次见到叶深的笑容,虽然第一次看叶深时感觉很难看,其实经过这几周的相处,她渐渐地发现,其实他的皮肤非常好,而且五官其实也很帅气,只是他总是把自己弄得很邋遢,也不挑选合适的发型,假如身高再高一些,减了肥走,再重新改变,肯定是个很英俊的男人。

午休时刻,童小峦偷偷逃到阳台又和王雨晴还有徐缓“鬼混”。王雨晴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十分开心的样子“也就是说你已经将叶深拿下了?”童小峦一脸得意“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恋爱大师好吗!”

忽然,天台的门打开,响起一个极其好听磁性的声音“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我名字。”

童小峦看到叶深后,立即心虚起来“你,你怎么在这里?!”她很害怕叶深听到她和王雨晴的谈话,毕竟她不想伤害叶深的感情,打赌的事情她有些纠结要不要跟他说。

王雨晴看到叶深的样子后简直想吐,那个面容脏得像个乞丐似的,穿的衣服也很落伍,吊裆裤加上运动上衣,蘑菇头显得他更傻了。

叶深根本没去在意王雨晴的目光,只顾着回答童小峦的问题“我刚好路过,听到你们在说我的名字,就本能反应的进来了。”徐缓忽然走到童小峦的身边,悄悄的在她耳边窃窃私语“我劝你还是现在就和叶深分手,这家伙实在长得太丑了。”

她有些为难“我早上才刚刚和他开始交往,而且。。。。。。我做不到去伤害他。”欺骗一个人的感情实在是太残忍了,她不敢说出来,早知道她就不和王雨晴打那个赌了,现在她有些后悔了。

王雨晴听到童小峦的话,又来了兴趣,故意提高声音,“我说小峦啊,你不会是喜欢上叶深了吧!”童小峦听到王雨晴的话马上自动反应的回答“才没有!”

说完以后,她立即转向看向叶深的表情,有些讶异,他似乎没搞明白情况“你是,什么意思?”

王雨晴恶毒的将事情全部抖出“小胖子,你还不知道吧,童小峦根本就没有喜欢过你,你们交往的事情只是我和她打的一个赌罢了。”

童小峦震惊的看向王雨晴,又难过的望向叶深。

叶深手握拳头,声音有些微颤,指着王雨晴,双眸对视着童小峦“她说的,都是真的吗?”童小峦低下头,紧咬下唇,重重的咬定那个字“是!”她不想伤害他,事情抖出,她也欺骗他了。

叶深忽然笑了“原来,你没有那么爱我,不,或者说,你根本就没有爱过我对吗?相处的这些日子,就从来没有动过心吗?”但是那个笑容却是如此的痛苦。

童小峦没作回答,王雨晴直接抢话,对着叶深一脸嫌弃“我呸,你长成这个样子,还想让人爱你?小峦怎么喜欢你这样的丑八怪!”

叶深依旧没有管王雨晴,只是一直看着童小峦,一直用着灼热的眼神望着她,双眸暗淡得如同一个枯井,深不见底“难道,你就如此在意别人的看法吗?”

她刚想开口解释什么,叶深却比她先一步开口“算了,再问下去,是我自取耻辱。”他看着她,他的眼睛忽然变得狠厉,没有一点感情“假如我们还会再见,那个时候我一定会让你复出比我更痛的代价。”说完,没等她的回答,他便夺门而出。

“切!谁稀罕啊!你说是吧,小峦。”王雨晴一语嫌弃的口气,她刚想牵上童小峦的手,却被童小峦狠狠的甩开了。

“以后,我们不再是朋友了。”童小峦看着王雨晴,眼神有些微红,痛心,绝望。她说完以后也是立即离开了。王雨晴,徐缓,她一早就知道她们不是什么好人,之所以跟她们混在一起,不过是贪玩而已。

自己警告过自己很多次,就算深陷泥潭中,也不能忘记自己的初心,就算和她们混在一起,也不能变得像她们一样忘记最初善良的自己。可是,名人都是说得对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那天过后,她发了三天的烧,不吃不喝,只是一直像个活死人一样的睡觉,满满的都是愧疚,痛心的愧疚,她愧疚叶深,几乎都要患上忧郁症。从来都没有过这样内疚,她只有忏悔,懊恼,以及惩罚自己不吃不喝,将自己最喜欢的物品统统丢弃。

异样地悲戚沉痛,漠然中似有无限懊悔,或许也是在反省自我。

当她在回到学校时,叶深突然转学了,使她整日心事沉沉,可也悔之不及了,她不再和王雨晴还有徐缓来往,总是独自一人,慢慢的,渐渐的,也就养成了胆小,懦弱的性格,也不像从前那样打扮,变得喜欢平凡,朴实起来。升入高一,她认识了徐然涓,心情也慢慢的好转,可是这也成为了她一生心底深处的痛。

叶深这个人,也彻底的消失在她的世界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