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春枝若珩伪峦

第五十六章:曾经的以前(一)

春枝若珩伪峦 悠悠悄然 1414 2017-01-24 04:24:38

  童小峦转身离开,那个样子是如此洒脱的,豪迈的,不留一点依恋的,脚步已经下定了决心,背影也是如此的坚定,像是那个眼泪只是在装装样子,而那个凄美的笑容才是真实的。但是,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是多么,多么的痛,痛到如同玻璃杯摔在地上,满地散落着碎渣,即使想要捡起拼回,最后也会无意间被刺到,流出鲜红而醒目的血液。

她回到教室来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徐然涓十分担心她,但是看到她回来时眼睛是红肿的,分明是刚刚哭过,也就没有说什么,徐然涓知道,童小峦这个人,是不喜欢哭的,也不喜欢别人在她哭的时候打扰她,反而这种时候更应该让她一个人静静,因为;如果童小峦有一天真的因为什么事情而哭了,那说明她心肯定是很伤心的,要不然不会轻易的哭。

眼泪这种东西,根本不值一毛,只是一种发泄情绪的东西罢了。

放学的路上,路过的旁人一直盯着童小峦窃窃私语着:“看,那不是童小峦吗?听说了吗?她居然劈腿了。”“真不要脸,这种人怎么不去死啊。”即使声线听起来很小声,但音响还是很大的,徐然涓听到他们说得那么难听,差点忍不住挥拳而上,童小峦却牵住徐然涓握拳的手,摇了摇头,只是笑着,依旧开着玩笑“皇上不急,太监急什么。”

徐然涓有些替她打抱不平“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开玩笑,而且太监在说谁啊。”童小峦亲密的头靠在徐然涓的肩膀上,完全不顾别人的闲言闲语,一往如常,像个没事人一样“好啦,你当然不是什么太监啦,你是世界上美到掉渣的第一美女子。”

徐然涓看到她这个样子,也提起精神,恢复往常与童小峦如同闺蜜日常的状态,也没去管了,放松的松了松气“那是当然,我若是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的,好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怎么会呢,那都是假象啊。

怎么可能不伤心呢。童小峦回到家中,立即沮丧的趴在书桌上,就算天黑了,看不清路了,她也没将光明的灯打开,只是一直趴着,像是丢了魂的人。为什么?他说过的,他明明承诺过的,男生果然是不可信的动物吗?

童小峦忽然直立站起来,深呼吸了几次,给自己打了打气“不行,我不能为了一个男人搞得如此狼狈。”她打算像以前一样,从书包拿出作业来做,打开书包那一刻,眼神还是黯淡下来。

书包里装着白若珩的一张照片,是他当时靠着大树时睡着的照片,是她偷偷拍的,他睡得很安稳,脸容好看得拥有让人一见钟情的魔力,就像是个琴弦,拨动她的心弦。她将照片拿出,仔细看着,望着,好像要一直永远,永远的望着照上的人。

她打开书桌的抽屉,抽屉里摆放着很多书,参差不齐的乱放着,偶尔最底下的一两本可以看出还有微微的灰尘,她将所有的书翻起,打算将白若珩的照片放到最下面,忽然猛的看到所有书垫着的最底下,居然有一张她和一个级丑男生的合照。

照片上的男生有些微胖,顶着一个呆呆傻傻的“蘑菇头”,而且身高似乎只比她高了一两厘米,穿搭的衣服像个乞丐般,邋遢的妆容让人不忍直视,方形的眼镜戴着显得更加难看。

照片中的她披头散发,多了几分优雅的感觉,穿着风格有些像有些不良少女,脸上洋溢着热情,火热的笑容,还大胆的拦上照片中那个级丑男生的肩膀,大胆活泼,气质和性格让人一眼可以看出与现在完全不一样。

那是一年前的照片,初三那年的照片,童小峦15岁那年的照片。

照片中的邋遢男生是她交往的第一个男生,白若珩只是第二个,可是,白若珩才算是她的初恋,对于照片中的男生,她从未喜欢过,只是慢慢的愧疚,伤心,以及愧疚。

她记得,照片中的男生,叫做叶深,她愧疚了许久的名字。

童小峦和叶深的故事,要从那天说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