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春枝若珩伪峦

番外篇:那一年,那一天

春枝若珩伪峦 悠悠悄然 1972 2016-10-23 02:37:56

  我是个超级喜欢看书的人,那种程度可以说是沉迷,因为书本的气息与味道会让我安静下来,那种感觉令我很舒适。我很“笨拙”,小学考得了全校第十六名,初中考得了全校第五名,高中考得了全校第三名,亲戚们都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笨”的人,他们总说在我的身上找不到任何缺点,其实不是的。

我不太善于与人交往。

不知从何开始,这个世界变了,许多人的嘴涌出的话不再是祝福,而是嘲笑,辱骂,甚至一些能毁他人自尊的话,我开始害怕与人交往,封闭自己,远离着那些人。

可是从那天认识他开始,我就改变了这个想法。

14岁的那一年,在那一天,那是个灯火繁星的夜晚,因为在图书馆看书入迷了,以至于忘记了时间,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七点半了,我赶紧收拾好东西急忙起身回家,为了快点到家,所以抄了近路。

那个小巷平常都极少人,经常有些小混混出没,所以我都很少走那条路,本打着侥幸的心态才算那条路的,没想到我真的很倒霉的遇上了传说中的小混混。

一共五个人,两个高高瘦瘦的,一脸不屑,一个矮矮胖胖的,眼神像是一种任何人都瞧不上的感觉,还有两个正在抽烟,简直完全一副流氓(liú máng)痞子的感觉。那个矮胖的混混先看到了我,直接上前猥猥琐琐问道“喂,有钱吗?既然经过了这里,就要收你过路费。”

我一口无礼回绝“没有。”对待这种人,是不需要礼貌的。

他明显有些微怒了,从口袋竟然拿出一把小刀威胁我“我告诉你!如果不交出钱来,今天你就别想回去了!”说完,其他的四个小混混也上前像几匹嗷嗷待哺的狼盯着我。

这个时候,我当然是害怕的,虽然我明白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冷静,可是年少轻狂和无知,当时的我直接冲动的反驳“我说没有就是没有!怎样!有本事单挑!五个对一个,不过就是几只王八乌龟!”

他们听后完全被我激怒了,直接五人一起向我打上,我挥起拳头反击,如果是两个我倒可以应付得过来,但是他们是五个人,僵持了几分钟后,我的搏斗终究没起什么作用,伤得实在没力气继续反击了,被他们打在地上,然后打得落花流水。

这时出现了一个人,他救了我,我并没有看到他是如何打败那五个混混的,只是当时还没反应过来,微微看到他被那些混混小小的划了一刀,在脸上。

那些混混狼狈的落荒而逃后,他走到我的身前,向我伸出手。或许他也是与那些混混没什么两样,要不然为什么会打架,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既然救了我,那么就是我的朋友,我犹豫了几秒,握住了他的手,他将我拉起来。

仔细看清楚他的相貌,戴着一副黑色的无框眼镜,穿着一条说不出来感觉的衣服,凌乱的头发。只听见他微微说道,口气像是在警告“下次别走这条道了,我可不会再次巧合的经过。”

是个口是心非的人呢,因为看过一些心理学的书,明白着他内在一定是个很好的人。

这是我第一次想要和一个人交朋友,我无视他的冷漠语言,介绍着自己“李瑄瑜,你呢?”

他沉默着。我礼貌的笑了笑“我这个人平常可不交朋友的,既然今天你救了我,做我朋友怎么样。”

他不屑道“朋友?我不需要这种无聊的东西。”

这种话,假如是那些所谓的人听到这样的话,肯定会说网络名词——装逼,但我反而不这么认为,因为他的眼神,不是他这种年龄该有的。

他慢慢离开了,我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可惜,唯一想要交朋友的人却不愿意与自己做朋友,可当他走到小巷转口处时停下了脚步,悠悠说道“白若珩。”说完,便走远了。

真的是个,非常口是心非的人呢!

后来,我一直都在这个小巷等他,他有时候也真的奇迹的出现了,渐渐的,我们走近了许多,虽然不在同一个中学,但平常只要一口空就一起出来玩。

我去过他家,一个人也没有,听说他的爷爷是位有名高中学校的校长,是个美籍华人,因为在国外有一个公司,所以平常很少回家,而父母已经去世了,有些替他孤单,但他的表情与话语,永远都是一副无所谓,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我知道,他肯定非常寂寞。

他总说,他是一个很坏很坏的人,虽然有时候的确很坏,人也一点也不善良,但是只要对我好就行,能当我生死之交的兄弟就可以了,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完美的人。

要不是与他相处的时间长,我才发现,他其实长得非常好看,可是总是穿一些奇型怪异的衣服,头发也很少梳理,整天戴着无框的眼镜,弄得很难看,邋遢。

15岁那年,他认识了一个女孩,并且爱上了她,可是最后换来的代价却是痛彻心扉,他开始有了些改变,会保养了,会梳理了,懂得会穿衣服了,完全变了一个人,眼神也变了,变得更加冷厉。

16岁的夏季,我和他一起考上了夏檀高中,他爷爷的学校,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女生,叫做徐然涓,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初恋的感觉,当时的白若珩,与那个女孩也是这种感觉吗?但是,我并不希望我的结局与他们一样。

可是当我看到童小峦。

我可能明白了白若珩的改变,但也只是可能,不完全确定。

假如是真的,那么看来他真的是个坏人呢,但或许他在爱情这方面太极端了,可是他是我的兄弟,曾经救过我的人,我不应该插手,反正那一年的那一天。

他依然是如此口是心非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