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春枝若珩伪峦

第三十八章:偷吻

春枝若珩伪峦 悠悠悄然 1795 2016-10-07 14:51:19

  “假如我们还会再见,那个时候我一定会让你复出比我更痛的代价。”

谁?她有些恍惚,迷迷蒙蒙的镜像中,根本看不清那个人的样子,只知道,那个人的心似乎很痛,痛得已经流尽了玫瑰般艳红的血。

她想要知道,她强烈的想要知道,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那么说,为什么,她的心也跟着在痛,疼彻心扉的痛,感觉很愧疚,愧疚于他。

突然,喧闹的蝉声吵醒了床上熟睡的人儿,她立马慵懒的起身,一脸颓废,懊恼的疯狂弄乱自己的头发,像是在弄醒自己“啊啊~真是的,做的什么鬼梦,讨厌死了。”

今天的周末异常的无聊,灼热的太阳照射在大地,像是给大地披上了一件金色的外衣,思来想去,她还是打算约白若珩出来吧。

打了许久他才接起电话“怎么了?”虽然语气很温柔,但能听得出来刚刚睡醒,她有些忧虑“那个,我原本想约你出来玩,四桥那边有举行全市学校篮球赛,但是听你声音很累的样子,如果不想出来就算了。”

他清了清嗓子“没事,待会见吧。”

说完,他便挂断电话了。她精心挑选了一件衣服换上,起身搭公车来到四桥那边篮球场,篮球场很大,建筑在地处,大概长28米,宽15米,由三个从低往高的石阶梯围成,白若珩还没到,她坐到石阶梯等他,来观看的人不是超多,大多数应该都是篮球员的朋友吧。

突然,有人坐到她的旁边,她抬头一看,果然是白若珩。

“你迟到了十五分钟。”她说道,口气不像是在生气,反而有些撒娇的感觉。

“懒床。”他回答道。

懒床么?的确,他很爱赖床,这也是他身上唯一可爱的一点,上次她在他家过夜,想要吵醒他,结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叫醒他,要不然是因为她做了。。。。。。他才会醒的,想到这,她不自觉的脸红起来。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比赛很激烈,她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因为比赛也代表夏檀高中的篮球员,她毕竟也在夏檀高中学习,自己为学校紧张也理所应当的,在学校生活了那么久毕竟是有感情的。

突然,他靠到她的肩膀上,她惊了一下,本想开口说什么,他却打断了她,声音很低沉“就一会儿,我就睡一会儿。”

她没在说什么,怕打扰到他的美梦,只知道自己的心跳得很快,快得自己都听见了,有些害羞,怕他也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或许是靠得很近的原因,她能轻微的听见他的呼吸声,像是下雨的声音,淅淅沥沥。

偶尔会有人看过来,但是她并不觉得尴尬,自己有个那么帅男友,是很幸福,甜蜜的,不过明明他说的是只睡一会儿,结果却睡到天都黑了也没醒。

篮球场的人都散了,月光之下只剩下他们。

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别人都说,电视都说,现实中都说,初恋很少有人能最后走到一起,或许不是很少,因为她也没真正亲眼见过,有时候即使不是初恋,就算相恋的人最后结婚了,有的还是会离婚,比如她的父母,她搞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她父母离婚这件事的。

但,至少现在,他们很幸福的在一起了。

如果是旁观的人肯定觉得这一幕很浪漫,但她实在坚持不了了,肩膀实在是很酸,她只好吵醒熟睡的他:“那个,都已经天黑了,你也该醒了吧。”

他没有动静,她轻轻晃了晃他,他终于醒了。

“你昨晚干什么去了,这么困。”她不解的问道。

他打了个哈欠“没什么,就是通宵打游戏。”

通宵打游戏吗?这个理由有些奇怪,如果是以前的话倒是很正常,但现在的他不是已经开始好好学习了吗?不过不管原因是什么,即使追问答案也没什么重要的。

他又突然躺上她的腿,她又被惊了一下“又,又来?!”

他笑了一下,被她憨憨的样子逗笑了,“反正时间还有很多,我再睡一会儿。”她刚想开口拒绝,结果他立马闭上眼睛,又打断她的话,开始耍无赖“我已经睡着了。”

她无奈笑道“睡着了会说话吗?”

“梦话。”

她无可奈何的笑了笑,不敢轻举妄动,怕吵醒熟睡的他,夜晚微风轻轻拂过,像河流的溪水,柔软婉转,温暖清扬。

他的头发如细丝,身上散发出一种令人舒适的清香,不算很香,却令人安心,睫毛很长,让女生都嫉妒,皮肤如凝脂,白皙细嫩 ,如樱花白里透红的点绛朱唇,削薄轻抿的唇让人想要吻上去。

她缓缓的伸手轻轻触碰他的嘴角,发现他没有醒,开始大胆起来,慢慢的低头,微微的试探他的唇,很柔软,有点甜甜的,像是棉花糖一般,让她沉迷。

看他还是没有醒,她终于放下心,直接吻了上去,他突然回吻了她,明眼人都知道他已经醒了,她睁了一下眼,犹豫了一小会儿,一般这种情况都会逃跑,但她什么都不管了,也回吻着,承受着他美妙的爱意。

他起身坐着,调侃(tiáo kǎn)道“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吻我呢。”

她又靠近,再次吻上他的唇,如小鸟啄米般,可爱极致,她笑了笑“这是第二次了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