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春枝若珩伪峦

第十六章:鹊桥彼岸的你

春枝若珩伪峦 悠悠悄然 2189 2016-07-26 09:12:14

  每年的七夕节,他与她都会在鹊桥的彼岸,结束日日月月的思念,向对方走去,即使只有一天,也是美好的,幸福的。

牛郎织女的故事虽然没有泰坦尼克的浪漫,虽然也没有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凄美,但是这个故事却是中国里为数不多情意缠绵的古典爱情故事。

可是。。。。。。

童小峦一脸憋屈看着面前的徐然涓和李瑄瑜相互交换礼物,哎,这种日子,她这个单身狗实在是痛苦啊。

李瑄瑜送完礼物便立马跑回教室去了,徐然涓充满惊喜的打开礼物盒,装着蓝色的天然水晶吊坠,美丽闪烁,可谓非常吸引女孩子。

童小峦一看,有些惊愕“没想到李瑄瑜这家伙这么会挑选送给女孩子的礼物,而且还挺有品位的嘛。”

徐然涓反驳着“哪有啊,肯定又是白若珩教他的,就他这个低情商可绝不会选的礼物是那么漂亮的。”

被徐然涓那么一提醒,她突然想起那晚他送给她阿狸的钥匙坠,她很奇怪他为什么会知道她喜欢阿狸,这件事可是连徐然涓都不知道的,对于这件事她一直耿耿于怀,可是因为最近玩得太疯而忘记问他了。

徐然涓突然打断正在思索的她“对了,你和白若珩交换礼物了吗?”

她有些无语“这是七夕节又不是圣诞节,而且我为什么非要跟白若珩交换礼物不成。”徐然涓笑着直盯她,她吞了吞口水“你,你想干嘛。”

“要不,我们四个人集体请假一起去游乐园玩怎么样?今天七夕节下午放假半天,中午一点我们可以去好好玩玩。”徐然涓提议着。

“好吧。”她勉强答应。

入秋了,天气不冷不热反而异常暖和,当她来到游乐园门口时,他们三个已经到了,徐然涓热情的向她招手,李瑄瑜笑着迎接,而他一往如常面无表情,有些冷淡。

徐然涓今天穿了一件裙子美丽至极,针织背带连衣裙里搭配一件白色的衬衫,显得十分简约优雅,非常适合她,轻松穿出骨感美。

而李瑄瑜和白若珩的风格完全不一样,李瑄瑜是一个相貌中等的男生,站在白若珩旁边完全是衬托品,可是却又有着自己的风格,让人忽视不了。

票钱都是由白若珩和李瑄瑜出,而徐然涓和童小峦尽情偷乐着,居然没有成为正式男女朋友,也能随便使唤对方,当然也会高兴。

不过一个是没告白对方心里却答应了,一个是告白了对方却没答应。

“先去玩什么?”童小峦问道。

“那个!”徐然涓指着云霄飞车。过山车现在正达到正高点,一个瞬速下降,尖叫的声音刺入耳朵,疯狂而又令人恐惧。

童小峦吞了吞口水,眼中充满恐惧,但还是死要面子硬着头皮坐上去了。

她和白若珩坐在一起,这是理所当然的,既然她找别的地方坐,徐然涓也会压着她,工作人员帮她绑好了安全措施后,她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像是迎接死亡一般。

坐在一旁的他轻笑,抚上她的手,她看向他,他什么也没说,像是无形的安慰,给她减少了害怕的恐惧。

云霄飞车正在慢慢向最高点前进,她害怕得抱住白若珩的胳膊,把头埋入他的怀抱,像只小鸟依赖着他。

狂风刮在她的脸上,耳边是人们疯狂的呐喊声,她完全不敢睁眼,只知道,现在很温暖,很温暖。

“呕~”李瑄瑜在垃圾桶旁呕吐着,徐然涓心疼的反复抚着他的背部。

童小峦倒没李瑄瑜那么严重,只是有点难受而已,突然想起刚刚在过山车上自己好像抱住了他,又看了看他,他也刚好与她对视,她立马低下头害羞得像含羞草般。

之后四人玩了碰碰车还有闯鬼屋,玩碰碰车时白若珩并没有参加,只是冷冷的给了一句“幼稚。”而闯鬼屋呢,童小峦这次实在装不下去了,面子也不要了,直接拒绝进入。

玩完之后徐然涓和童小峦在游乐园长椅上心满意足的吃着冰淇淋。

“等会又去哪啊?”李瑄瑜问道。

徐然涓思考了一会“等会我们就兵分两路吧,七点在游乐园门口见面就好。”说完,徐然涓立马拉起李瑄瑜就跑,不管童小峦和白若珩答没答应。

她看了一眼白若珩“那。。。。。。等会我们去哪玩?”

“旋转木马。”

这个答案令她有些出乎意料,一般按照电视剧发展,不是应该去摩天轮吗?白若珩的花样很多并且很新颖,不过居然每次都成功了。

天有些渐暗,只见旋转大平台上,颜色各异,大小不一的马儿正静静地等着游人上去玩呢。有的马儿高昂着头,有的马儿正奋蹄前行,有的马儿好像在低头吃草,还有的临近的凉皮马儿好像在说悄悄话呢……

虽然旋转木马很漂亮但是却很少人,因为这个施舍很无聊,除了在转圈圈,就是慢悠悠的转圈圈,加上天有些暗,因此这里一个人也没有,也就路人偶尔经过罢了。

白若珩交上钱,并且吩咐工作人员帮忙转快一点点,童小峦有些不明白。

她坐上白色梦幻的木马上,本以为他会坐在另一匹,结果他居然坐上了她后面,双手围上她的腰,从背后轻柔的抱住了她。

她愣了一下,反应不过来“等,等等!!”他却很霸道的逼回她“闭嘴,别吵。”

本想离开的她,可是爱情的木马已经转动,她红着脸无奈的接受。

旋转木马上的爱情是最美好的,我们骑在同一匹马上,你抱着我,我靠在你的怀里,悠悠的音乐响起,我的脑袋没有眩晕,而是心已经晕得快要摔倒。

他突然吻上她的脸庞,轻轻的像微风一般,揉揉的像牛奶一样,她心动了,真的眩晕了,在天空下,在灯光下,在他的吻下。

原来,这就是他吩咐工作人员加快木马速度的原因,这样,别人就很难看到他们的举动了,她没有想到,原来他是一个如此细腻的人。

他紧紧的抱住她,埋进她的秀发里细细低语“我喜欢你。”

——————————————我是可爱的分界线——————————————

作者有话:有童鞋问我,本小说的时间背景是几年?本大大可以很傲娇的跟你说!你猜(读者把作者揍了一顿后。。。。。。)好吧,我招!打人别打脸嘛,居然打我这如花的小脸蛋,等等,如花别误会,不是那个如花,是像花儿一样美丽的意思,嗯哼,偏题了,是2014年的时间背景哦(*^__^*)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