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打倒小演员

第一百一十八

打倒小演员 w白小灰 2683 2016-10-23 17:29:03

  “你竟然把衣服藏在那里。”陆佰配合着良夜给自己穿衣服,将手举过头顶,看着这个穿上衣服之后,衣冠禽兽的家伙,咬牙说道。

“谁让你那么傻。”对方很耿直地说着。

“你!唔。”

良夜吻住了那在自己眼前张合的嘴唇,陆佰被这吻弄的倒在床上,双手无力地摆在压着自己的良夜身上,良夜嘴上温情着,动作毫不含糊,一下子就把陆佰的衣服都给他穿好了。

一把抱起躺在床上喘着气的陆佰,良夜轻轻松松打开了门,陆佰又瞪了他一眼,这是蓄谋已久好不好。

是吃晚饭的时间,楼下餐桌已经摆满了丰盛的菜宴,仆人们站在餐桌附近,恭敬地朝楼上抱着陆佰下楼的良夜弯腰:“老爷,夫人好。”

陆佰看着这些伺候过自己一个月的仆人们,用着什么都清楚的表情看着自己,陆佰就羞耻地埋在良夜怀里,不想抬头。长长的餐桌上在主位和侧位上摆着两个凳子,陆佰想从良夜怀里下来,好好地坐在侧位上吃饭。

良夜直接抱着陆佰坐在了主位上,陆佰看着自己这么大一个男人跟小孩一样坐在良夜的腿上,觉得很丢脸:“那不是有位置吗我要坐那里。”良夜听后斜眼看了一眼管家,管家立马就让人把那把椅子撤了。

看着迅速消失的椅子,陆佰捧住良夜的手咬:“你奶奶的故意的吧。”良夜不觉得痛,还用手摸了摸陆佰的头,陆佰气呼呼地叼着良夜的手不肯松。良夜朝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站在良夜身后一挥手。

哗啦啦地仆人们就离开了餐厅,还关上了餐厅的门,良夜揉着陆佰的头这才开口:“乖,累了一天,吃点东西,吃饱了之后想咬哪里随便咬。”

咕噜噜噜,陆佰肚子赞同着良夜说的话,陆佰只好丢开了嘴里的手,见良夜还不嫌恶心地在舔那上面的口水,眼睛幽深地看着自己,陆佰红着耳朵,指挥着良夜夹菜:“我要那个藕片。”

良夜拿起筷子,修长的手轻松地加到,所有菜里面最远的碟子,不过那藕却是直接到了自己头顶的嘴里,陆佰抬头看着比自己高的良夜嘴里嘎嘣嘎嘣地咬着,气愤地捧住良夜的嘴不让他动:“那不是我要的吗,怎么你自己吃了。”

“呵呵。”良夜又笑了,陆佰很喜欢看良夜笑,就好像夏天里的微风,看得心里凉丝丝的,做爱的时候他的笑就像冬天里的篝火,烤的人暖绵绵地。

“哼。”陆佰看到那个笑脸,顿时就没气了,准备自己夹,可一双热乎乎的大手,将自己的脑袋控制住了,热烈的嘴唇吻了上来,撬开了自己的舌头,将软绵绵的东西送了进来,陆佰本想推开不要,可对方不给他这个机会,强迫他吞了下去。

良夜见陆佰吞下去之后,这才松开嘴,粘稠的口水,连接着两人的嘴唇,陆佰看着挂在良夜唇边的银丝,凑上去舔干净了之后才开骂:“谁要吃你咬碎的菜啊。”

“不要?”良夜一脸询问的表情看着陆佰。

“不要!”陆佰直视着良夜。

“那好吧。”良夜起身将陆佰放在主位上,将刚刚被拿走的椅子,拿了回来,坐在陆佰的旁边,良夜坐在凳子上看着陆佰笑,看你刚刚主动吻我,就满足你这个要求。

陆佰红着脸夹菜,确实是饿了,刚吃下一片藕,肚子就开始叫嚣着要更多,看着狼吞虎咽的陆佰,良夜在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时不时再夹些陆佰碰不到的菜给他,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

一边吃饭两人一边聊天,“良夜,你什么时候开了这么大一家跨国经济公司的。”

“有朋友帮忙,范也不知道我是老板。”

“哦,你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才出现在我眼前。”

“我之前一直在纠结。”

“纠结什么?”陆佰好奇地问。

“我能不能和你在一起。”

“切,想了这么多年。”陆佰有些生气。

良夜笑着摸摸陆佰的头:“如果不是在那次节目之前我遇到了小学时的老师,可能我会一直纠结下去。”

“小学的老师?”陆佰咬着筷子思考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是教我们数学的高良老师和体育老师李海宁吧。”

“嗯,我还以为你忘记他们了呢。”良夜喝了一口汤,对于陆佰这么快就能想起来将近十年前的事有些惊讶。

陆佰白了良夜一眼:“我记性没有那么差好不好,而且”陆佰取下嘴里的筷子戳着碗“就是想忘也忘不掉啊,小学毕业那天还看到他们。。。。。。”

那年小学毕业,天已经黑了,学校里的灯都关上了,良夜有双很喜欢的拳套带到学校给浩宇他们玩,忘记拿了,本来是抱着试一下的心情过来学校门口看看。

那删大大的玻璃门,良夜推了一把,竟然没有锁上,良夜很开心,立马就进去了,往自己班跑,在他的身后,也有个和良夜差不多大的小男孩,也打开了学校的大门。

是陆佰,陆佰刚练完舞,锁好舞蹈教室的门准备回家,就看到良夜往学校的方向跑去,陆佰有些好奇就偷偷地跟了上去,见到良夜进了漆黑一片的学校,陆佰也只好跟了上去。

当然良夜跑的很快,陆佰一会儿就看良夜消失在黑暗的学校里,不过看样子良夜因该是要回自己班拿东西,陆佰知道良夜的班在哪里,他按照记忆中的路,在黑色的学校里走着。

良夜的班级是要经过小学老师办公室的,看到办公室的门半掩着,里面的亮光照射在走廊上,听到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应该是后面巡查学校要锁门的老师,良夜庆幸老师还在学校里面,然后赶忙去班里那了拳套就往回走。

‘咚!’刚返回到办公室门口,良夜就被里面传出来的撞击声吓了一跳,发生什么事了,良夜有些担心地透过门缝往里面看。

他看到自己的数学老师高良坐在一张办公椅上,靠在墙边,而刚刚撞击的声音应该是椅子撞上墙的声音,但吸引良夜没有离开的是,里面的另一位老师,是学校的‘大魔头’李海宁。

李海宁这个时候的姿势有些奇怪,良夜这边的视野能看到,李海宁将膝盖放在数学老师高良的凳子上,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抬着高良的下巴,高良被迫抬起的头和李海宁双目相对。

看到高良竟然流出了眼泪,良夜担心地想开门进去,可是门刚打开一半,他看到李海宁弯下身子,和高良的嘴碰在了一起,而且没有分开,听到高良被堵住的嘴发出‘呜呜~’的叫声,良夜想过去帮忙,却被人一把拉住。

良夜还被那个人捂住嘴,能感觉到对方和自己差不多高,本来考虑来个过肩摔,把对方甩开,可听到对方的声音良夜改变主意了:“是我。”

原来是陆佰那小子,确实如果和他打架的话,这里不是一个好地方,被那两个老师发现就不好了,还是看看他想把自己带去哪里。

在学校门口,陆佰松开了良夜就准备回家了,良夜摆好架势一脸蒙蔽地看着陆佰的背影,然后连忙追上陆佰:“你不是要和我打架吗?”

陆佰没有看良夜回答着他:“谁要和你打,我是怕你破坏了他们两个的好事。”

“好事?”良夜没明白,“高良打不过李海宁那个魔头,我去帮他,怎么就不对了。”

“唉。”陆佰这才停下脚步,看着良夜:“那不是欺负,知道什么叫亲吗?”

亲?说起来,在家里的时候有见过爸妈说‘亲一个。’然后也是嘴和嘴碰在一起,在电视节目里也有见到过,可是高良和李海宁是两个男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两个男的嘴碰嘴,“两个男的也可以吗?”良夜问陆佰,可是陆佰已经离开了。

这么一件小事,良夜回家后很快就忘记了,下一次遇到已经是十年后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