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打倒小演员

第一百零三话

打倒小演员 w白小灰 2137 2016-10-04 23:14:13

  良夜顺眼扫过,那是运送医护用品的车,上面是一次性口罩和手术工作服,有一个口罩盒是拆开的,几个口罩散落在车台上面,车子进去电梯里面后,小伙子就站定按好楼数,电梯门缓缓关上。就在电梯合上的一瞬间他见到有一只手快速地伸进来,拿走了一个口罩,吓得他连忙察看电梯有没有夹到手,再紧张地将耳朵靠近电梯门,没有听到外面有什么嘈杂的声音。

看样子是没有夹到,真是的,小伙子放心地退回了原地,这一上午真是忙死了本来医院病人今天就多,还偏偏有一个明星出车祸来到了这里,一大早又要应付媒体又要运送货品真是累死人。晚上值班,刚睡了五分钟没到,有个手术房的手术衣和口罩不够了,人手也不够,组长叫自己立马起来送,哈~他伸着懒腰打了一个大哈欠。

还记得组长让自己送衣服的时候说还是给那个明星做手术的那间,还真够倒霉的,不过也是,有人能为了一个口罩连手都不怕废掉的人,也就有运气差到暴的人,世事无常啊,叮!七楼到了。

这里六楼以上都是VIP高级手术室了,他赶紧往手术间跑去。

这边一楼的良夜已经戴上了口罩,摘下引人注目的高级墨镜,往医院前台查询处走去。

前台咨询处的姑娘们一个个都没有带着好脸色,并不是因为她们脾气不好,而是一大早就涌进来一批媒体人员,到处问东问西的,弄得真正需要帮助的病人和家属都无法挤入,自然是搞得整个医院的人都不开心。

还好医院的保安已经把大部分媒体工作者都‘请’出去了,不过护士们都知道,在前面病人家属的休息区域里面不知道藏着多少个记者,旁边看似平常的包都装着开了摄像头的相机,准备随时拍照取材料做独家新闻。

进入娱乐圈几年了,良夜自然也清楚这些手段,他没有直接跑去前台寻找,而是在一个能看到前台情况的小道里等待着,他坐在一个科室门口的长椅上,双手交叉低着头,看起来好像是在休息等待的病人家属。

在焦急等待了几分钟后,良夜考虑要不还是直接过去走过去问算了,正好有一位管理电脑的护士和她身后的同事说了几句话,就和对方换了过来,拿着一沓纸往这边走,护士走进良夜旁边科室的门,良夜随后起身跟着进入。

科室里面男大夫坐在椅子上接过护士带来的资料,注意到有人进来,他朝门口看了一眼,就见到一个身材还算高大的男子进来之后就将门反锁上了,大夫警惕一喊:“你锁门干吗!”

护士连忙转头,虽然这个进来的男子穿着一身名牌,但是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怕不是过来看病的人,也厉声说道:“把门打开,不然我们就喊保安过来了。”

对方摘下墨镜,声音和电视里一样好听:“我是陆佰的朋友只是想过来询问一下他的房号。”女护士见到良夜惊讶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表情,倒是后面的大夫一脸兴奋,红光满面地跑过去要了一个拥抱,还拿回了一张签名照,然后站在良夜身边不肯离开,拿着手机一直拍。

良夜看向护士,女护士的冷静让良夜有点奇怪,她看着良夜疑惑的样子嫣然一笑说:“我不要你签名,也不要你合照。”

“哦,那你想要什么。”

“你的手机号。”护士的话音刚落地,这边两个男人都不敢相信地看着她,一般来说见到这些名人能要到一个签名或者合照都已经能让人觉得此生无憾了,这个女的这么厉害,一上来就要私人手机号啊。”

“好,我给你。”没有想到良夜回答得那么爽快,年轻女护士呆愣了一下。

病房的门口并没有人守着,是为了不让那些混上来的记者们知道是哪一间病房,凡是在这几层住的人都非富即贵,还没有那么大胆的人敢一间一间地去排查,看着那扇密封白色的门,良夜扶门的手颤抖着。

轻轻推开门,里面就只有病床上躺着一个人,良夜有些气愤,这些人是怎么办事的,竟然只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再慢慢地关上门,良夜轻手轻脚地往病床走去,病床上的陆佰带着氧气口罩,像是睡着了一样,呼吸平稳,双手放在两侧,头顶的一角贴了有绷带。

良夜轻轻地抬手扶上绷带,但愿要没事才好,看着他脸颊上被划到擦伤的小痕迹,良夜有些心痛,小心翼翼地坐在他的身侧,拿起他一只手,紧紧握住,亲吻下去,将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另一只抚摸着他的脸,额头,细碎的头发。

你不是要回去国外了,我都已经决定不再纠缠你,你什么不能好好地离开中国呢,为什么不小心一点照顾自己,良夜在心里咆哮着,眼泪顺着脸颊一滴滴滑落,滴在陆佰那软弱无力的手上。

陆佰另一边的手指尖微颤,眼睫毛抖动,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男人哭得那么伤心,他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也是痛,抬起手擦去了那泪痕。

良夜瞪大了眼睛看着清醒过来的陆佰,马上就激动地起身要去喊医生,随着凳子在地上摩擦的声音,病房的门打开来了,门口进来好几名医生和一个外国金发男子,医生和麦里对于病房里突然出现的男子感到惊讶。

麦里和良夜对上了眼睛,两人都认出来了对方,不过麦里率先移开眼睛,见到陆佰醒来了,他马上挤到跟前,掰开了两人相握着的手,招呼医生上前检查。

医生检查完,说暂时没有什么危险,只要在留院观察几天就可以了,然后还把呼吸器也给拆了,麦里拿着一小杯水和一根棉签,一边将棉签沾了水往陆佰的嘴唇上涂抹,一边喋喋不休地说着:“佰,医生说你要是再过几个小时还没有醒过来那就危险了,幸好现在没事了。”

良夜在病床尾站着,双手交叉看着两人亲密的动作,对于那外国男子所说的话也是一句都听不懂,气得他眉头紧皱,那边陆佰给良夜的眼神看得不自在,摇摇头示意不需要了,麦里看一眼就知道都是良夜害得,自然就放下水杯气呼呼地瞪着良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