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打倒小演员

第八十一话

打倒小演员 w白小灰 2001 2016-07-08 22:34:39

  今天是星期四,晚上最后一节自习课良夜一点精神都没有,捧着书,头困地一点一点的,放学后拖着书包,迈着蜗牛般的步子回到自家小区,坐在电梯上良夜想到那刺耳的噪音就烦得很,睡眠不足导致耐力不足,良夜这个时候很想找个沙包打几拳泻一下愤。电梯打开并没有出现良夜预料中的声音,走廊是静悄悄的,每家每户房子都关的紧紧,楼道中开着明亮的黄光灯,突然良夜房子旁边的门打开来了,里面走出一连串人马提着工具,正要走进良夜刚刚出来的电梯。

“房子装修完了吗?”良夜按住电梯不让他们下去,着急地问着,他有预感要是得到否定答案的话他也许会抓狂,看着这一个学生发出那么恐怖的眼神,没有人想搭话,领头的一个工人看见良夜知道他是这次装修房子的隔壁业主,之前来问过好多次了,也就告诉他结果:“完了,工程顺利,提前一天就装修完了。”良夜得到了比预期还要好的答案,也就开开心心,笑脸相迎地松开了阻止电梯下降的键。

欢天喜地打开自家房门,今天各科老师布置的作业,良夜想起每次因为噪音都要熬到那么晚才能睡,一气之下,顾不上复习,全部都写完了。因为上了高二有晚自习,最近良夜都是和啊立还有同学们在学校吃的,今天能睡一个好觉了,良夜想。

可是电梯门一开,里面又出来了一帮提着工具的工人,和之前那些工人长的完全不同而且工人穿的衣服也不一样,还有一个人穿的是小区物业的制服,看样子因该是这一层又要有人装修了。良夜手捏紧门把,还让不让人活了!物业男一出来电梯看见良夜在开门,快步走到他面前:“请问是这所房子的业主吗?我们是物业公司的,安排工人来建隔音墙的,请问需要吗?。”

想起来自己路上接到了物业一个女子的电话询问他到家了没有,良夜说快了。知道了这些人是物业公司的良夜这才降下火来问:“建隔音墙要多久?”工人犹豫地说:“可能要几个小时吧,要是两边业主墙上都挂有东西,可能时间要更久。”

“吵吗?”良夜问了一个对于他自己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物业男笑了笑:“肯定会有些噪音的。”

“那算了,不用!”砰!门已经关上了,物业男并没有因为小年轻业主的无理而生气,反而有些庆幸自己走运,因为今天上午公司先通知了隔壁的业主有关装隔音墙的事,本来是和一位声音有礼亲切听不出年级的男子聊,得知装隔音墙的事,男子语气有点疑惑:“装隔音墙?”马上男子旁边就有人说话:“麦里,把电话给我。”

马上手机就换了另外一个人接,也是个男的,听声音还有些稚嫩,但是语气比大人还要成熟,他听完物业重复了一遍有关隔音墙的事,立马就在手机里炸开了。“我跟你说,我是那个房子的业主,不管什么原因我不许你们装隔音墙”。

“可是隔壁房子的业主是想装的,他因为您家的房子装修原因天天打电话催我们装隔音墙。”。那边听了犹豫一下说:“我会派多点人过去,今天就能装修完了,总之你们要是敢装我就退掉首付,反正我现在还没有签合同,还有我装修房子花的钱你们给我付!”然后电话就断线了,打电话是物业公司刚招的小姑娘,这边业主电话刚挂那边就哭开了,经理看不下去,安慰了小姑娘,交代她下午想装隔音墙的业主快回来的时候告诉他,由他来解决。

正好刚给楼下安装完隔音墙,就接到了女孩打过来的电话,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唯唯诺诺地说着:“经理,业主说快到家了。”“嗯,好,我现在上去。”。看来结果不错,这边的业主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想装了。下电梯后给打个电话让女孩安心:“业主突然说不想安隔音墙,没事了,放心吧。”听着电话里传出女孩雀跃的声音:“太好了,太好了!”,物业男忍不住笑了:“怎么读书的时候不见你那么可爱。”刚说完,电话那边突然一点声音都没有了,然后挂断了,听着断音,制服男心情大好地带着施工团队赶去下一栋楼。

良夜一进房子灯都不开就快速脱了鞋子,将书包甩到沙发上,打开房门,摔在床上,卷入被中睡着了。在良夜小区附近的一个五星级酒店内,大大的落地窗,一个看起来是十七八岁的亚洲男孩正站在窗前,看向小区所在的方向,接听电话,看着楼底下繁华夜景,他勾起了唇:“嗯,没有装就好,明天我会将剩下的钱给齐。”

在他身后的沙发上一个金发的男子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看着窗前的人,见那人挂了电话进房间提出一个行李箱才开口,语气满是温柔不舍:“佰,你今晚就要走吗?”

陆佰上前弯下身子和金发男子碰了碰脸:“是的,麦里,只要想到他就在我触手可及的旁边我就忍不下去了。”麦里起身快速拉住陆佰的手:“不能再陪我一天吗?”。陆佰眉头皱了一下,尽量不用力气,温柔地将麦里的手拨开:“麦里,任性够了,你也该回去继续学业了,我已经通知了你的父母,他们一会儿就来接你。”然后就拉起行李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坐在沙发上的麦里,就算是攥紧了手也抓不住那快速消失的温度,他曲起膝盖,将头顶在上面,美丽的瞳孔流出如钻石般闪耀的泪水,顺着苍白的脸颊落入白皙的脖子。这个是酒店的两房一厅的豪华套房,麦里光着脚走入陆佰的房间,趴在那人睡过的床上,鼻子充满了陆佰的气息,麦里只想沉浸在里面,永远不要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