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打倒小演员

第七十六话

打倒小演员 w白小灰 1717 2016-06-21 21:26:25

  看着陆佰低头喝水的头顶,良夜心里有些怪怪的,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在浮现,底下的陆佰乖顺地像一只小绵羊一样细细地喝着水,看着水杯的水线在缓慢下降,看着陆佰碰到水后湿润的唇瓣,那颗细小的喉结伴随着下咽的咕咕声上下跳动,看着这一切的一切良夜突然觉得自己那颗心又开始有了异样,望着陆佰的头顶的发旋,围绕着,围绕着好像自己都要绕进去了,良夜脑子猛然清醒过来,夺走了水杯,将这场景打乱,为了表现地正常一点还用了温度计的时间到了这个借口来转移陆佰的视线。

感觉床上男孩的目光果然不再看着自己,才转过头去,却因为高度的问题正好看到了陆佰正自己拉开衣领将温度计拿出来,这下子良夜感觉就像有什么爆发了一样,热气阵阵上升。

陆佰拿着温度计看着良夜脸上的红潮和视线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头一看,赶紧双手抓住自己的衣领,护住身子,缩起,抬头看向良夜,脸上通红依旧,眼神倒是没有那么迷离明显清醒了点:“你全部都看到了?”

“没,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良夜慌乱地摆着手,告知了事实,本来就是,良夜低头时没有看到全部,只是刚巧看到了陆佰那精美的锁骨,看起来非常的漂亮,比那些良夜看过穿低胸装的女孩子的锁骨还要漂亮上好多倍,优美的滑度,深邃的阴影看起来非常完美。

陆佰看见良夜红彤彤的脸当然就不相信,还保持着原先的戒备姿势问他:“那你的脸红什么?”这边良夜被陆佰这么一吓一问,心里已经平静了好多:“都是男的看了又不会怎么样,我脸红还不知道是不是你传染的,和生病的人呆在同一个密闭的空间里最容易感染你不知道啊。”陆佰在听到‘都是男的’这几个字时,表情就漠落地松开抓住衣领的手。确实,同性之间或多或少都会看到对方的裸体,自己反应那么奇怪干吗,和良夜玩的好的那三个人平时基本上都呆在一起肯定都看习惯了,肥的,瘦的,都有还有什么好看的。

将温度计拿给良夜:“再不看度数,时间一过就显示不了了。”良夜正好说完话,见陆佰没有再护住衣服,想他因该是听懂自己的解释了,拿起温度计,目光聚集在温度计一排一排的读数上一动不动,看起来像是在认真读数。

陆佰等了几秒钟之后,见良夜眼睛从温度计上离开看着自己,这个时候正常来说是告诉生病的人发烧到了多少度,不走寻常路的良夜却说了七个字:“温度计怎么读数?”。陆佰听到都快吐血了,让良夜快点将温度计拿过来,自己认真看着,小声地报出了数字:“39。C”,陆佰刚读出来示数,温度计中间的那条红线就迅速降回底部了。良夜将温度计拿回来擦干净放回原装的盒子里,语气高昂:“我都说你发烧了吧,还不相信,这可是你自己看的,都快是高烧的程度了。”回头一看床上的少年脸色变的很差,毫无生气,不会是烧坏了吧?:“要不要带你去看医生?”

“不用。”陆佰直接拒绝:“抽屉那里有感冒药,我吃那个就可以了,男生之间帮忙拿个药没有关系吧。”听着陆佰的话语良夜只觉得心里不舒服,一股闷气顶住了喉咙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好,怎么正常的一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感觉那么像是朝笑自己,直接将药都拿来放在陆佰旁边的桌子上,看着陆佰动作淡淡地一个个拧开,倒出需要的颗粒数,和着水灌入口中,一杯水喝完。陆佰就钻回被子里,他将自己整个人都包裹在里面,转身背对着良夜,声音穿过被子里穿出来有些闷:“我自己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去找他们玩吧,不用管我。”

听到被子外面的人因为生气呼吸明显变的急促,然后桌子上一阵乱响,凳子也是被撞来撞去兹拉直响,最后是门锁住的声音,房间里归于平静,听着空调放冷气的声音重新变大。陆佰这才慢慢地从被子里露出了头顶,然后是眼睛,双手抓住被沿,慢慢扭过头,观察附近。房间里并没有像之前发出杂乱的声音一样混乱,唯一的一个凳子不偏不倚安稳地摆放在它原来的位置,药品没有放回原来的位置,排列整齐地放在桌子上,杯子倒扣在水壶的壶嘴上,里面还温热着的水,喷出水蒸气弥漫在杯底。

陆佰的眼睛一眨再眨,泪水被身体的热度加热从眼角流出,落在枕头上,陆佰慢慢合上眼睛,重新钻回被中,身体蜷缩地比之前更紧,胸腔左上角的那个位置生出了疼痛感,为什么是发烧,为什么要发烧,看到示数的那一瞬间心就像针扎一样难受,难道只是因为发烧才对我那么好的吗?因为我在小学的时候这样照顾过他,所以一向对自己厌恶的他这次是想着将那时的事还清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