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打倒小演员

第六十话

打倒小演员 w白小灰 1305 2016-06-01 13:00:02

  “隐颜”是一个舞蹈者的名字,年龄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小学生的模样,但确实是真真正正的舞蹈者,他跳的舞蹈充满着灵魂,是练舞者心中的偶像,凡是他跳过的舞,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再次跳出同样的感觉。但是大部分人都知道“隐颜”,却不知道他是谁,只因他每次出场的时候,都是带着面具出来的。

本来对于舞者来说,表演也是舞蹈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在跳舞时观众们会听着背景音乐,看着舞者的动作和表情,来体会和感知那种情感,更有利于让观众进入舞蹈中。

而“隐颜”是特立独行的,他戴上面具,使人们除了听音乐以外只注意看舞姿,果然两年前一直被人无视和略微嘲笑的‘隐颜’以一只自创的改编舞蹈“黑暗小屋”一舞成名,当时看过那只舞的观众出来后,在家几个星期都觉得很难从那种压抑的状态里出来,就这样他用那只舞在淘汰复活赛中脱颖而出,一举成名。

在一次比较庞大的比赛中获得了冠军之后,有很多记者带着摄像机围住了后台,想让‘隐颜’摘下面具,看看能跳出那样舞蹈的孩子的样子,男孩淡淡一笑,面具被那笑容带地顶起来,没有说一句话,旁边有个女人突然出现,拿了一份材料给媒体记者们,相互传递着看完那些资料那些资料,记者们马上就将话筒对准了这个出现的女人,急促地问着有关材料的问题,和女人与男孩之间的关系,一旁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了。

有记者将那些女人出示的材料照下来放到了网上,良夜在电脑课上仔细地翻看着,上面的一些专业术语他不懂,干脆就滑动网页滚条,一滑到底,看看那些观众的讨论,一条一条仔细看完之后,良夜明白了。

材料上注明了一些原因还列了一部分《未成年保护法》大概意思就是这个“隐颜”患有心理疾病所以要戴上面具,而且因为法律的原因记者们不能对其进行直接接触和报道。

难怪当时报纸背面上的文字报道还有一个小标题‘放下面具,难道‘隐颜’病好了?!’

后来良夜每天都会避免和吴丽丽陆佰的接触碰面,有次路过视听教室,里面的教导主任正在对整个小学部的班长进行培训和教育,视听室和比教室大,班长们也没有多到坐满整个地方,视听室的桌子是三个人一排的,总共有四列,班长们可以随便坐,吴丽丽和陆佰,浩宇一起坐在其中一排,之所以路过的良夜一眼就能看到,是因为他们三个这次一起坐在了门口靠窗的位置,平时视听室因为是放幕布大影像的地方所有每个窗户都有厚重的布,遮挡着光线,而开类似与这样的会议时,能有阳光当然是最好,那些窗台的布都被拉到了一边,而且视听室的窗户也是和普通教室不同大了一倍以上。

找小胖路过的良夜正好看了一样里面,就和陆佰对上眼了,陆佰是坐在稍微远离窗台的走道边的,他正和坐在旁边的吴丽丽商量着刚刚雷主任发下来的资料,抬头正好看见了良夜,朝他晃了晃手,丽丽见浩宇的动作顺势就要回头,浩宇看到良夜正迈的步子停住了,然后点了下头和浩宇,马上就逃也似地走了。

浩宇当然知道良夜是怕被丽丽看到所以才走的那么着急的,他笑笑就把丽丽的注意力拉回来了,看着丽丽认真的脸继续说着,丽丽旁边坐着的陆佰最靠近窗户此时正在和后桌的一个小女生讲解着什么,拿起刚刚掉在桌上的笔,圈出一个位置来。吴丽丽继续着前面的过程,那个路过窗户的男孩丽丽看清了脸,但因为没有印象转身就忘记了,可能是浩宇班上的一个同学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