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打倒小演员

第二十九话

打倒小演员 w白小灰 1775 2016-04-07 23:10:29

  “妈,妈吃早餐了。”良夜看见良妈妈坐在餐桌旁的凳子上,双手撑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看着自己刚泡好的豆奶就要冷了,还是喊了一下她。

“啊?你说什么”终于在良夜喊道第三遍的时候,良妈妈才回过神来。刚刚自己见良夜一个人那么能干,也相信他懒得去帮忙,就干脆坐在旁边,一会等吃就行了,可是看着良夜那小身板,和某人小时候一模一样,思绪越飘越远,不知怎么地就想到了,那时候第一次认识和他说上话的那一天。

“在叫你快点吃早餐,在想什么呢?喊了你几遍了都没听到。”良夜有点郁闷,大早上的就发呆,伸手在摸好花生酱的面包片上又盖上了一片,再从手边堆着的碟子上,拿来一个碟子,将面包放在碟子上面,用餐刀沿着对角线切开两半,再将餐刀和叉子放在碟子两侧递给良妈妈。

良妈妈满心欢喜地用手就直接,将一块三角面包拿起来吃了,嘴里塞满着她最爱的花生酱面包,说着:“在想你爸爸啊,你爸爸小时候和你一样,瘦瘦小小的,不知道多可爱,就是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现在怎么长的这么壮,要不是看见你我都快忘了你爸还有过这个样子。”

这时良天刚剃完胡子出来,正用毛巾擦着脸上的水,一听到良妈妈说的话,顿时呆住了,连毛巾都抓不稳掉在了地上。

“可鱼!想当初是谁说我长得太娘气,没有一点男孩子气概的,还说都不好意思带出门,怕以为是你弟弟,搞得我拼命锻炼身体,身体不堪重负,还进医院了。”

一下子听到良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可把良妈吓了一跳,使得面包在嘴里呛的咽不下去,想吐,又因为塞的太多吐不出来,顿时不知道怎么办好,嘴里呜呜着说不了话,双手拼命朝良天晃来晃去。

这时良天已经捡起地上的毛巾,走到餐桌旁了,大手一伸,接过良夜因为手短递不过来的豆奶,抓住可鱼胡乱挥舞的手,将豆奶放在可鱼手里。

“呼。”可鱼一口气将整杯豆奶都喝光了,才喘出一口气,然后软塌榻地趴在餐桌上,隐约注意到身边的气压好像有点低,一侧头,果然看见良天还在站着,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自己。

遭!忘记了,可鱼立马直起身,站起来,一手挽着良天的胳膊,一手将身侧的凳子拉开,轻轻一带,让良天顺从地坐了下去。“吃早餐,吃早餐,一会你还要去送良夜上学呢。”可鱼讨好地笑着,将他面前的餐碟拉地近了点,这才乖乖坐回旁边的位子,一本正经地用餐刀和叉子吃着面包,不敢和良天对视。

良天看着面前碟子有些无语,碟子上整齐的两块面包,还一左一右地放着叉子和刀子,这是良夜前几天看着电视上高级餐厅的场景,求可鱼给他买的餐具,然后照着来做的。不就吃个早餐吗?用得着动叉动刀,不过看着对面认认真真,用刀将面包切成一块块,然后插着吃的津津有味的良夜,还是抬手拿起了叉子。

用叉子吃也没什不同啊,搞得那么麻烦,良天眉头微微皱起,但是嘴里慢慢散开的花生酱味又抚平了他的眉头。这是可鱼最喜欢吃的东西,那天自己因为过度锻炼,被送到了医院,那时的医院已经有点现在的形状了,在内部建设了有病房,当时自己是被哭声吵醒的,感觉着脸上的湿润,良天睁开了眼睛,那是可鱼,可鱼在哭,良天很慌张马上坐起来,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出,只顾着慌乱地擦着她的眼泪。

后来可鱼把自己的父母和医生都叫来了,医生检查完,向焦急的父母和愧疚的可鱼,报了平安,然后父母出去从医生,只有可鱼和自己在病房里,可鱼眼泪又开始往下掉,“都是我不好,我只是随口说说的,你干嘛当真啊。”良天心里一紧,想出口安慰,刚张开的嘴,突然被放进了一个东西,冰凉的触感,那是勺子。勺子里装着东西,可鱼将勺子拿出来,勺子里的东西留在了良天的嘴里,很香,很甜,很好吃,想问问是什么,看到可鱼,脸就突然红起来了。

可鱼嘴里含着刚刚放进良天嘴里的勺子,也不拿下来,就这样一边咬着一边说话:“很好吃吧,这是我啊爸今天早上刚从集市里给我带的,可好吃了,今天我一早上都没有开,就等着你醒来,第一个给你吃。”说着说着,可鱼低下了头,“所以,良天你原谅我吧,是我不好,不该那样说你的。”双肩耸动,眼泪又在往下掉。

良天看见她又哭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将可鱼紧紧搂紧怀里,用行动告诉她,感受着怀里人的抖动良天知道她有多难过,她一直是除了父母以外最在乎自己的。良久,感觉到可鱼的情绪好像稳定了点,才问道:“刚刚你给我吃的那是什么?”

“花生酱”

“你喜欢吃?”

“恩”

“等你嫁给我,天天都给你吃。”

“······”

门外良树和心凌从门缝看见了病房里的俩人,相视一笑,十指相交,往医院的园景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