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翩翩少年和他的梦

李医生1

翩翩少年和他的梦 目木木 2024 2016-07-13 20:30:30

  1

李医生,之所以叫李医生,不是因为他是个医术高明的医生,而是因为他名叫李一绅,而且他有一个很远大的医生梦想,一直很想救治国人,而且“李医生”三字也算算同学们对他的尊敬。

不过一开始,李医生并不怎么喜欢那个后鼻音的生字,不过时间一久,叫着叫着就习惯了,并且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就喜欢上这个光荣的称谓了,好像是在他交上女朋友那会儿并且还多次洋洋得意恬不知耻的向对方炫耀这个称呼。

他总是幻想有一天,他研制出彻底治愈癌症以及艾滋病的药物,然后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最后风风光光地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生物学家医学家,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当他幻想之后,他就开始与同桌的我高谈阔论,我只是一脸淡然,视之无物,埋头认真著作。

那时,他会恼怒,说:“你小子怎么这样?无视哥的存在!!!”

此时我依然心如止水,漠不在乎,只言不语。

而当他说:“你写这些东西有毛用啊?又不能当饭吃。写了这么多了,从来就没有看见你赚到一毛钱。”

我就有些不爽了,慢慢地跟他说我的理论:“李医生,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梦想,你有你的梦想,我有我的梦想,我写这些东西又没碍着你,又不干你事,你为你的梦想奋斗那是你的事,别干涉到我了。我告诉你,我的写作灵感被你吓得飞到珠穆朗玛峰上去了。”

李一绅双手掩耳,面色痛苦,抓狂,又哑然无声!

再温柔如水,像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可怜小鸟。

看来我的狮子吼功力又高了一层,自从我吼过他那次之后,他好像再也没有干涉我了。

只不过以后,我想抄他的作业,就有些麻烦了,这小子平时疯疯癫癫的,其实成绩很好。

出乎意料,他也只是偶尔抱怨我几句,依然拿作业给我抄。

2

我是在高二分班之后才认识李医生的。

上了高二,我就不像高一时那样对这所学校有任何的憧憬了。以前总是看着别人高年级的住公寓楼,现在自己也可以了,看见这外观精致的公寓楼,心情舒坦极了。

进入本班的寝室一看,我所有美好的幻想全都破灭了。我才知道原来那华丽的外表只不过是一层薄薄的伪装,原来在这金色伪装的内部是一团乌黑,黑的不堪入目。

白色的墙壁布满了球印,鞋印,墨迹,而变得五颜六色,这也不失为一种“视觉美”。

打开储物柜,很是意外地发现一大堆蟑螂乱穿,墙角则被蜘蛛网占据。有些时候半夜大暴雨楼顶就会从小小的缝隙里下起“小雨”。

这所学校果然落实了两个“凡是”的方针——凡是寝室的墙壁不需要再次粉刷,凡是寝室的物品一次也不用消毒。

看到这种情况,大家都是摆着一副“既来之,则安之”的脸,无人吭声。

几天之后,老班突然像一只寂寞的公狗一样抓狂了,主要原因是批评榜榜上有名者都是住校生的名字。“怎么住校生这么多迟到的?照这样下去后果就会比较严重的啊!这个月的文明班级又会被你们葬送。迟到一个扣一分,扣够十分者,叫家长来。二十分再叫一次,三十分滚到别人班去。”

老班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忧愁脸,一张脸拉得长长的像是谁欠了他几百万一样。一点这样的小事就大动干戈,说什么十分制,迟到,早退,旷课,不搞卫生……什么的全部扣分。

什么乱屁文明班级,虚荣,我听着就觉得耳朵疼,非常不爽!!!

其实这样也有些用处,一方面为了学生成绩好,不过说白了,他也不过是为了一个先进班主任,多拿两块钱工资,高考的时候多考几个多拿些奖金养家糊口奔小康而已。

有时候,老师的快乐就是建立在学生的痛苦之上的。

话罢,下面就一片混乱,隐约听见:“住校生要吃饭排队,洗澡排队,洗衣服排队,那一个小时左右的放学时间根本就不够用。”

“当我站在长长的队伍后面之时,我才真正意识到了,我是那龙的传人。”当然后面这句话是我想象的,有时候我真地觉得计划生育搞得好,弄得中国好像干什么都要排队,比如在寝室上厕所。你看看李医生家里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的,都怕以后没有了后代,那可是给祖宗丢了脸面。

“怎么不够啦?你们是不知道怎样抓紧时间,我来教教你们。”

其实我有时候觉得有些老师才是真正的“变色龙”。变脸比人们看书时翻书还快。一会儿阴雨绵绵,一会儿就变得春光明媚了。

还记得初中那会儿班级里有一个同学的爸爸是当官的,那老师开始倒是用地方方言说得厉害:“如果你们谁在这个学校乱搞三天,不管你屋里老子是哪个,我一个面子也不给。直接开除。”

有一次我和他夜晚出学校去网吧通宵,被老师抓住了。老师就问我你爸妈干什么的,我如实回答了,上班族。老师又去问我的同学,他说了一个什么,我不记得了,反正至少是一个官。

老师的脸色突然由凝重,变成微笑,对他说你可以回教室去了。

而我回家反省三天,没办法这又能怎样呢?我也只能抱怨没有出生在一个好家庭,可是我也不在乎,我爸妈都对我好。

老班又说:“你们两个人一伙,把时间错开,一个人去洗澡,一个人去排队吃饭,今天他帮你,明天你帮他,还有洗衣服更加容易了,我读书的时候,把衣服放在桶里,踩几脚就行了。而且脚也洗干净了。呵呵……”老班比我们还先笑出来。

总是把事情说得那么容易,说自己以前同样是从学生时代过来的,生活比你们艰苦多了……说他自己很了解我们,可是不是每个人都像他说得那样。并且时代也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