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翩翩少年和他的梦

李医生2

翩翩少年和他的梦 目木木 1399 2016-07-13 20:30:30

  3

自从“十分制”实行以来,简直闹得“民不聊生”,同学们每天提心吊胆的。

有一回,我记得是在早晨晨读下课,我和李医生在寝室里洗衣服,边洗边聊。

我们的话题就是小水槽的墙壁,那里青青的,其他地方都很白净,唯独那一个死角像是发霉一样。

李医生说:“诶,朴独,你说这个墙壁上那青色的什么东西啊?”

我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了,连忙移开自己的目光,说:“谁知道啊!准是几年了,从来不去清理,现在就这样了。”

“是啊!也够恶心了。”

……

我们俩说着说着洗衣服的速度就放慢了,洗完衣服看了一下手表,眼看着还有十分钟就上课了。

连忙跑去食堂吃饭,这次吃饭大概是我有生以来最快的一次,三分钟搞定一碗饭,像发动机一样不停地往嘴里扒饭,那种碗可不是平时在家里吃饭那种小碗哦!

突然记起我们那一组搞清洁区卫生,又急匆匆地跑上四楼的教室拿劳动工具,一上楼上课铃就响了,哎呀!干脆这次不去了,下次大不了我们多干一些。

可谁知同组的有一个贱B,告诉了老班。老班走到我们跟前,臭着一张惹人讨厌的老脸,说:“你们两个学生有特权?”

我们不说话,只是在心里说了句话。

“你们没有特权干嘛不去搞卫生?”

可是我们在心里说的是有特权,并没有说无特权啊?老班听不见我在心里说什么,所以我就可以在心里骂他:变色龙。

他趾高气扬地用当地的方言教训我们说:“你们两个哪么可以这样?不想搞卫生就给我滚!”

他负手走上讲台说:“今天这两个没有搞卫生的同学,李一绅,朴独两个人各扣三分。”

我真的很不爽,可是我用什么来反驳他?这个社会主张人人平等,至少话语权是可以有的,可我一反驳我就是被列入不尊敬老师的行列。

其实我多么想说,你干嘛那样专制?明明班规就是规定扣一分一次,干嘛要扣三分,不就是看我们不顺眼嘛?如果每次都给你这样扣三分,有几分用来扣,而且下课时间才半个小时,我们用来走路的时候,都要发费至少七八分钟,从教学楼去寝室,又从寝室去食堂,吃了饭后又回到教学楼,时间根本就不够。

我猜他肯定会这样说,朴独,你哪么可以这样不尊重老师。先不说这个才,我问你为什么别人可以做好,而你做不好?

一般的老师都是按照一个模式说话,我都听得耳朵起茧滚瓜烂熟了。可是我多么想问,老师又有多尊重学生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的学生,而且十分装腔作势振振有词地说:“是吧!这个学期我从来没有当众骂过人吗?”说得好理所当然,我恶心。

我心里十分崇拜毛爷爷,知道共产主义是伟大的,是我非常向往的,是好的,可是我不想被我的年龄再乘以三这么大的老师,存在代沟的老师那样专制的摧残,这也算素质教育吗?

就算上了一个大学,人都变蠢了。这只不过一个虚假的幌子。素质教育?仅仅是一个多么虚假的口号。

老师们向往的是高分的学生,高分就证明素质高?我不敢说低分的学生,素质高,可是他们的素质就一定低吗?

你们睁大眼睛看看,去大街上看看,素质教育体质出来的学生百分之四十以上,也许存在着这个数值以上更多的人抽烟,喝酒,上网,早恋,吸 毒,深夜逗留红灯区样样精通,大学生开车压人的事件也都已经屡见不鲜。

尽管十五岁的我像是一个怨天尤人的愤青一样除了抱怨,似乎并不能说出一些实质性的东西。可我自己心里也清楚想连根拔起一棵树,就必须深入基层,深入内部,表面的幌子是没有多大用处的,就像一个秃顶的猥琐男人,外围草木丛生,中间寸草不生。

你可以砍断一棵树,可是它依然有根,依然可以发芽再生。我们应该从它的根部做起,顺根前进,一步一步革新,直至彻底根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