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孤凤鸣之雪无里

第十五章 痴梦

孤凤鸣之雪无里 瑶真 2019 2016-06-05 11:02:01

  从天界回来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无视狼野暗示我的眼神,挣脱了他紧握着我的手。

我用尽最后的勇气,去抓住云染上神的手:“你还记得我吗?我一直一直都深爱着你。不管你的脸以后会不会好,我都不想再离开你。”

但是云染上神却再次拂开了我的手,冷冷的对我说:“对不起,我爱的是凌华。”

“我只想陪在你身边,我不奢求你爱我。”我拽住他的衣角,仍然苦苦哀求。

“痴儿。”云染上神漠然的甩开了我的手,走向了凌华。

凌华挽住云染上神的手臂,看着我嬉笑道:“雪无里,你不要再纠缠不休,还是快点死心吧。云染上神是我的,他永远都不会喜欢你这种人。”

再看云染上神,他已经侧过脸去,不肯瞧我一眼。

“可是我真的很爱你…。。。”

尽管我哀求到声嘶力竭,泪都流干,最后还是只能看着他们两人相携而去,只余身后一众人的冷嘲热讽。

“还敢继续纠缠云染上神,真是恬不知耻!”

“云染上神就是脸被毁容,你也配不上!”

见风使舵的海珠神女也在嘲笑我:“你也得看清自己的身份,有些话你连说都不配。如今你连灵君都不是,你以为你算什么?我们这些天界的小神女都看不上你。”

曾经我确实妄想过,也许云染上神毁容了,反而会没有人再同我争了,我甚至期待凌华也离开他。但看到他与凌华那般亲密时,我便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凌华也一定很爱云染上神吧?他们才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受尽世人艳羡。

可为什么我还是心很痛呢?即使他的脸毁了,他也依然过得很好,为什么我还是难过呢?夜里,我闭着眼睛,任由泪水不停的流出眼角,浸湿了我长发。

尽管我在凌越面前说的那样坦荡,尽管我早已有心理准备,但当我亲眼看见自己最心爱的人身边已经有了别人,我的心依然痛到让我无法呼吸。

“你在哭吗?”窗外突然传来了狼野的声音。

我微微侧脸,看到窗户上透着月光映着他的影子:“你怎么没睡?”

“你刚才是在哭吗?”狼野固执的问。

“没有。”我立刻否认,随即又有些心虚的反问他,“你为什么这么问?”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你好像很难过。”狼野有些迟疑的问,“你…在难过吗?”

我很难过,我感觉我的心都被撕裂了,就像一百多年前我以为自己会死掉的那一刻。不,也许比那还要痛苦十倍,百倍,千倍。

但我最后还是说:“没事…我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如果真的只是一个噩梦,那该多好。

“哦,那你别怕,我一直在窗外守着你。”狼野轻声道,“安心睡吧,有什么事你就喊我。”

隔着一层窗户,我愣愣的看着狼野的影子,不知为何竟觉得很安心。好像此刻只要有人能够陪着我,哪怕什么也不说,我也会好过一些。

“好。”我转过头,看向房顶。

我们都沉默了很久。直到突然狼野问道:“你睡着了吗?”

“没有。”我回答。

狼野似乎很有精神:“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反正也睡不着,我索性坐起了身。

狼野的声音隔着窗子传了过来:“我喜欢一个女孩,我一直以为她会是我未来的妻子。但是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她爱上了别人。我该怎么办?”

狼野说是他,我却感觉也像是在说我。

我一直以为只要我足够努力,就可以和云染上神在一起。然而他还是有了别人,我的心意是那样的多余,我的爱是那样的无力。

我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用尽可能平静的声音说:“你很喜欢她?”

“很喜欢。”狼野的声音里有种看不透的坚定,“我曾经发誓,如果她和我在一起,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我会很疼她,让她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子。只要是她想要的,我都会给她。我要让所有人都羡慕她。”

原来狼野也有这样一个深爱着的人,我不知道这个被他深爱着的女子是否知道他的心意,还是即使知道了也不爱他?

可是我好羡慕她被人这样的深爱。我还记得在神殿宴会上,我和云染上神许下的约定。我从未如此真心爱上一个人——只要是他想要的,我也一定会给他。

可惜我和狼野终究都是一样的结果。

我们可以拼尽所有努力去爱一个人,但永远不可能强求对方爱上自己。我突然觉得狼野好像和我一样可怜,莫说是被爱,就连去爱别人都成了奢求。

我深吸了一口气:“爱情这东西,不是付出了就会有回报,努力了就会有结果。虽然你爱她,但她既然爱上了别人,你就只能祝福了。”

这是上最求而不得的就是爱情,只能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挚爱。

窗外突然一片寂静,我不知道我这番话到底想说服谁。是狼野,还是我自己。我连自己的感情都处理不好,还能给他人以忠告么?

片刻之后,只听得狼野深深的叹了口气:“我也想祝福她,可是我讨厌她,我恨她。”

恨么?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恨云染上神,那样也许能让我更快从过去中解脱。可是我恨不了他。这份感情一直都是我自己一厢情愿,他没有错,他只是不爱我。

“能恨也是件好事吧。”我轻声呢喃,“至少不用再牵肠挂肚,不用再心存奢求。不用再听到他的名字,看到他的眼神,你都舍不得忘怀。”

又是一阵沉默,我轻轻的说:“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狼野问。

我闭了闭眼睛,想起在狼族时见到狼野:“你本就有自己的烦恼,偏偏还被我的事情绊住了,我就是个大麻烦。”

“不用你的对不起。”狼野仿佛又恢复了他那冷硬的态度,理所而当然,“我说过了,我会保护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