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孤凤鸣之雪无里

第十二章 妥协

孤凤鸣之雪无里 瑶真 2068 2016-06-02 18:31:57

  “我不会感谢你的。”我看着狼野,不由得冷笑,“你不是也不愿意娶我,宁愿一辈子让我使唤,也不愿意答应这门亲事么。你我的亲事作罢之后,外面那些人说的话就越来越难听。天下间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一个人。。。。。。”

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真心与我相守到老。

说着说着我的声音有些哽咽,我突然很想哭。在离开天界的那天,我为什么没有死呢,我为什么还在这个世上苦苦挣扎呢?老天让我活下来,究竟是怜悯我,还是捉弄我?

狼野沉默了,良久才吐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对不起?以我和狼野的“交情”,就算我没有在天界惹出是非,他也一样讨厌我,不会肯娶我的吧。他和我之间不存在背信弃义,始乱终弃。他没有义务因为我现在处境艰难,就用他的人生来弥补我。

“你为何要向我道歉?”我放缓了语气,“是我自己在天界惹出许多事端,得了个不好听的名声,无人敢娶我。与你何干?”

“可你我的婚事……”狼野有些不忍。因为觉得我可怜吗,因为他的拒婚让我更加难堪吗?对我不忍心又如何,终究还是帮不了我,不如狠心到底。没有意义的怜悯,我不需要。

我看着他有些愧疚的脸:“狼野,你既然讨厌我,就不要可怜我。当年你用箭把我射伤的事,就到这里结束吧。”

狼野却立刻回答我:“不行,我狼野绝不欠人。”

可是我需要的,他又给不了我。他能给的,偏偏是我不想要的。

“那这样,我们别以我嫁人为期限。”我伸出一只手,比划了一个五,“你在我这里待够五年就走吧。就算你当初差点要了我的命,我现在不还是活得好好的吗?五年足够了。”

五年,于我们漫长的生命而言,不过是沧海一粟。

狼野摇摇头,还是那句话:“你嫁人之后,我自然会走。”

我竟不知道,原来狼野可以这么死心眼。

“好吧,随便你。”我见自己苦口婆心的劝说全然无用,也懒得再管狼野,心想也许他现在死心眼,但过个两年总能看开,到时自然会离开。

不过没想到的是,狼野似乎还是认真考虑了我的那些话,至少他并不再一味的跟着我,而是开始积极的帮我们家干活。

雪海山有许多珍奇药草,我前一天刚把一些药草栽种到院子,第二天醒来就看到狼野把那些幼苗全部催熟了。

“算了,由他去吧。”我娘已经倒戈相向。

爹虽然仍觉得不妥,却不想同娘争,索性丢开手不再管这事。狼野就这样理所当然的留在了雪海山。

我像是突然多了一个哥哥。虽然他有点死心眼又强硬,但我还是得承认,狼野是个很值得依靠的大哥。他真的很用心的在帮我,在补偿我。

“唉,你这么照顾我,我要什么你都想尽办法给我弄来,万一我真喜欢上你了,又反悔让你娶我,你可怎么办呀?”我看着在努力用灵力催熟洛神草的狼野,认真的问道。

狼野一个趔趄,一脚踩扁了刚刚催熟的洛神草。

我无限惋惜的摇了摇头:“哎呀,这可是对养颜有奇效的洛神草,我好不容易得来的,现在全浪费了。”

“你刚才说什么?”狼野一边问,一边尴尬的挪了挪脚。

我微微一笑:“我说,如果我反悔了,又让你娶我,你怎么办?”

终于确认无误,狼野顿时有些尴尬。

看着此刻不再硬气,反而有些紧张的狼野,我恶趣味更甚:“到时候,你要娶我吗?”

我的追问让狼野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的表情也越来越难看。

“好了,不逗你了。”我哈哈大笑,“你放心,我是不会强迫你的,就算你非要留在雪海山,也可以带着你喜欢的姑娘。”

“何为喜欢呢?”狼野皱了皱眉。

“你从来没有喜欢的人吗?”我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狼野许久,最终还是回答了他,“喜欢。。。喜欢就是你遇到一个姑娘,让你想一直陪在她身边,用自己最大的努力给她快乐。只要她能幸福,你也会感到幸福。就算有一天她老了,丑了,你也不会改变。”

至少,我一直是这么觉得。

“那你喜欢云染上神吗?”狼野突然看向我。

面对这样一个突兀的问题,我有些惊讶。我不明白狼野为什么会问我这个问题,他是不是也觉得我像外面那些人说的那样虚伪。嘴里说着喜欢一个人不因他的相貌而改变,事实上却因为相貌而离开了云染上神。

又或者,他只是讽刺我罢了。讽刺这样的我,有什么资格教他喜欢与否。

我低下头,掩藏自己哀伤的表情:“自然是不喜欢的。不然我怎么会在他容貌尽毁之后,就躲回了雪海山,整整一百年都不敢再去天界呢?”

这样的说法,才是所有人都相信,也唯一愿意相信的吧。

出乎意料的是,狼野没有嘲笑我,只是淡淡的说:“原来…你是不喜欢他的。”

我不喜欢云染上神吗?怎么可能呢……

“我喜欢啊,他脸好着的时候,我可喜欢了。”我故作轻挑的把手伸向狼野的脸,“就像现在我看着你,你长的这么英俊,我也是喜欢的很。”

狼野更先一步拿住了我的手:“你若是喜欢我这张脸,顺势与我爹逼我成婚便是,又怎么会解除和我的婚约。”

好似他完全看透了我的心思一样。

我用力将手挣脱了出来:“那是你不明白,我虽然喜欢美男子,但我最不喜欢勉强人家。我和你解除婚约,也许是欲擒故纵呢。你怎知我就不会有别的算计?”

“你会吗?”狼野用灼灼的目光看着我,似乎他并不相信我会是那样攻于算计的人。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他或许是能懂我的那个人,也许他会是除了知道真相的凌越之外,唯一一个不相信流言而另眼看待我的人。也许我可以对他说真心话。

但这不是我的目的。

我认真的看着他:“你要留心,说不定哪天你就知道我有没有算计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