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孤凤鸣之雪无里

第十三章 赴邀

孤凤鸣之雪无里 瑶真 2032 2016-06-03 18:46:02

  其实有时候,我真心希望狼野是我的哥哥。

也许…也许这样下去,我的生活还不错。就算外面有数不清的流言蜚语,只要我不去听不去看,只要我从此不再离开家门。这样也未尝不好。

因此,当我收到凌华的宴请时,我真的很想拒绝。

六月十八,她一千八百岁的生辰到了,邀请我去天界叙旧。可是我同她,又有什么话可说。曾经我们是竞争对手,互相较劲。现在她得到了云染上神的青睐,如今更是未来凤君的唯二人选。

但我却好似跌落泥沼,求救不得。去见她,只不过让自己难堪罢了。

可我最终还是选择应约。

再次来到天界,我印象中被天魔大战毁坏的楼阁殿堂,现在都已经修复如初。一切繁华犹胜从前,仿佛那场大战只不过是我做了的一场梦而已。

“你在想什么?”陪我一起来天界的狼野,看我一路沉默,便问道。

我正想说“没什么”,就看到迎面走来的凌华,和她身后跟着的三名神女。

“无里灵君,别来无恙。”凌华笑着朝我走来。

听到“灵君”二字,我有些尴尬的回以一笑。

凌华立刻故作懊恼:“哎呦,你看我,怎么还叫你灵君呢?众人皆知,你早已放弃修炼,躲回了雪海山。我自然是不能再称呼你灵君了,只好叫你——无里妹妹了。”

“那妹妹就祝凌华灵君生辰大喜了。”我情知凌华是想故意当面羞辱我,才有这番“先扬后抑”,但我宁愿她叫我雪无里,因为我确实早已算不上灵君了。

见我似乎并不在意,凌华的脸色反而有些不悦。

一百多年不见,凌华的着装依旧很讲究,只是冰蓝色的长裙已经换成了桃红色,上面用金色的丝线绣着美丽的桃花。少了许多孤傲,多了几分妩媚。让我不由得想起凡间传唱的诗歌——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美则美矣,只是我始终不明白,凌华为何这样讨厌我。

曾经,我是她的竞争对手。但如今的我根本不可能再同她比较,她又何苦与我过不去?根本不值得。

就在我有些费解的时候,站在凌华身后的海珠神女冷笑道:“凌华灵君将来可是要做凤君的唯二人选,她只有一个亲哥哥凌越灵君,也是未来的凤君人选。哪里又多出来一个妹妹?凌华灵君只是客气了些,有些人不要不自量力,顺着杆子往上爬,真的攀上亲来。”

看到凌华微微勾起的嘴角,我愕然。原来是这样,我连一声“妹妹”都配不上。

“是我冒昧了。雪海山鸾鸟一族雪无里,祝凌华灵君生辰大喜。”我恭恭敬敬的行礼。

凌华俨然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却偏要作一副和蔼可亲的温柔:“哎呀,无里妹妹这是做什么?当年你我一同获封灵君,又是一同在凤瑶殿修炼的情谊,何必如此客气。”

我只是低头:“无里不敢。”

“你看,我说你总是心直口快。有些人胡乱攀亲,我自是不厌其烦。但我无里妹妹与那些恬不知耻的人哪里一样?”凌华回头轻斥海珠神女,又转而朝我笑道,“好在无里妹妹心善,绝不会同海珠神女计较。”

我自然不会同海珠神女计较,又或者说,我哪里能同她计较。看着海珠神女轻蔑的眼神,我只能尽力挤出一个笑容:“是无里失礼。”

有了海珠神女做榜样,凌华身后另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神女冷哼道:“既然知道失礼,就该跪下行大礼,别在这里拿嘴巴敷衍。”

跪下?

我抬起头看着凌华,她笑的格外美。即使相貌依然算不得出众,她却似乎变了很多,变得更美了。只是我们之间的针锋相对,却从来没变过。一百多年了,她仍然可以轻易的把我“踩在脚下”。不同的是,一百多年前我遇到了云染上神。现在,我又有谁呢?

一直在我身边的狼野突然不屑的说:“不过是个灵君,当得起别人行跪拜大礼?”

灵君看似离凤君只差一步,可到底不是凤君。即使依照现在的形式看来,未来的凤君只会出自凌越和凌华之中,可现在的凌华确实当不起别人行跪拜大礼。

但这些年来备受吹捧的凌华,大概早已习惯了所有人的礼让。今天是她的生辰,她邀请我来天界,本就是存着要给我好瞧的心思,那些神女们想必也是平日里奉承惯了的,自然也是事处浑身解数讨凌华的欢心。

然而无往不利的凌华却碰到了强硬的狼野,狼野的这句嘲讽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凌华的脸色顿时有些黑:“你是什么人?”

狼野却不管凌华的脸色:“狼峰山狼野。”

“我可不记得我有请你来。”凌华蹙眉。

狼野拿出了当初气得我无力反驳的本事,冷冷的说:“我也不是来祝贺你生辰的。”

果然,凌华的脸色更加难看,她怒视着狼野,只怕很快就要发火。

“他是同我一起来的。”我想要打圆场,“请凌华灵君海涵。”

狼野直视凌华的怒目:“用得着她海涵,这天界难道是姓凌的?现在还未当上凤君,就这样嚣张,将来如果她或者她哥哥能当上凤君,这天界也完了。”

在和狼野相处的这些不长不短的日子里,我早已看出他的风格——有什么就说什么,而且脾气也很固执。

有时候我觉得他过于直率有点讨厌,但现在我却觉得他还是有些可爱之处的。

此刻恼羞成怒的凌华转而望向我:“没想到一百多年不见,你竟然就和这样无理的人混在一起,真是自甘堕落。”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凌华这样怒不可遏,在佩服狼野果然嘴巴够毒的同时,我也突然有了勇气:“狼野是家父挚友狼族族长之子,自在惯了,难免也有些心直口快。想来凌华灵君一定比我更有肚量,不会和我们计较。”

这番话堵得凌华哑口无言,但只是片刻,她又突然笑道:“原来他就是与你悔婚的狼族王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