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孤凤鸣之雪无里

第十章 纠葛

孤凤鸣之雪无里 瑶真 2027 2016-06-01 18:19:54

  那时候狼野已经是狼族里有名的猎手了,而且比起地上跑的,他更喜欢用他最得意的弓箭,去征服天上的飞鸟。

有一年,我爹娘待着刚刚满一百岁的我,来狼族做客。爹娘和狼铠叔叔聊起来就几千年前的事,没完没了的说,我觉得无聊就找机会溜了出去。

那时候我虽然能化成人形,但并不稳定,所以干脆现了鸾鸟真身,飞出去玩儿。

其实自从狼族出了个喜欢拉弓射箭的狼野,狼族居住的狼峰山已经很久见不到天上的飞鸟了,狼野也早已闷得发慌。那天他见到化身鸾鸟的我,几乎激动过头。

在他看来,那些飞鸟再不敢来狼峰山,是畏惧他的厉害。没想到竟还有只小不点的白鸟,来狼峰山挑战他,他本就心痒难耐,自觉要应战,立刻使人送来他的无往不利的长弓。

说来也算是我倒霉,一箭就被狼野射中,且这一箭刚好直接没入胸口,疼得我没挣扎几下就坠落地面,昏死过去。

就算多年之后想起来,我还是有些感概,自己这一生还是真命运多舛。

不过谢天谢地的是,狼野也不是因为想吃飞鸟才专爱射箭。他拣起我时,看我与以往捕获的飞鸟不同,也就没有顺手赏给手下的人,我这才免于被拔毛烧烤的悲惨命运。

那时兴高采烈的狼野想把我做为他猎鸟收集中的一个保留下来,但又不能确定我到底是什么鸟,于是就把昏死过去的我拎到了狼铠夫妇面前,想要问个究竟。

正和狼铠夫妇相谈甚欢的爹娘一眼就认出了几乎奄奄一息的我。

似乎是感应到娘的气息,我有了片刻的清醒,小小的挣扎了一下,却看到从我胸口流出的血,已经把我一身的白毛都染红了大半。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就要这样死掉了。

后来,狼铠夫妇和我爹娘费得不少的功夫,用了许多珍惜药材,才把我救过来。

虽然如此,但那箭穿透了我的胸口,致使我胸前和背上都留下了极重的伤疤,不知需要多久才能完全恢复。狼铠夫妇觉得对不起我爹娘,便把狼野绑来向我们家请罪。

那时候的狼野也是个倔脾气,要是我的话,为了少挨打,早就各种认错求饶了。狼野却还辩解:“鸾鸟都是五彩羽毛,哪有她这样一身白毛的?我没认出来,又不是故意的!”

鸾鸟,又叫五彩鸾鸟。我爹娘和姑姑们的真身都是如此,偏只有我从出生的时候就一身雪白羽毛。狼野没认出来,也不奇怪。

然而狼野毕竟差点伤了我的性命,几乎要毁了我们两家几千年的交情。狼铠叔叔颇为恼怒:“你这逆子还争辩什么?你差点杀了你无里妹妹,还不给我认错?!”

对于这点,狼野倒是没有反驳,而且显得十分无畏,当即跪在我爹娘面前道:“我欠她一条命,任你们处置。”

这一跪就跪了三天三夜,也算表示了他道歉的诚意。好在他身体健壮,跪了三天也没出一点儿事。

本来我爹娘很难才得了我这么一个女儿,若是别人敢如此伤我,他们定要对方血债血偿。可狼野是狼铠夫妇的独子,狼铠叔叔也拿出了狼族珍藏的宝贝救了我。我爹娘念在我不愿追究,最后便将此事放过。

狼铠叔叔为此更加羞愧,毁了狼野最爱的长弓,勒令他再不许射箭。

我却因此再也没有去过狼族。

大概是那时候差点要死的恐惧,让我一直都不愿意回想起这段过去,所以我刻意回避的记忆里,很少有关于狼野的信息。加之之前在天界命悬一线那一遭,更是让我的记忆有些模糊,许多事都记得不太真切。

直到我看到狼野的那一刻,我才想起来。

我终于明白了娘说起狼野时,为何会有古怪的表情。也许当年狼铠叔叔曾经与我爹娘戏言要结下儿女亲家,但我和狼野最终能定下亲事,却是狼铠叔叔对我的补偿。爹有些含糊的说辞,表示他和我娘对此也是心照不宣。

果然,这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你是谁?为何擅闯我狼族祭天台?!”狼野突然出声喝道,把我从回忆中惊醒。

既然被发现,我也就大大方方的现了身。

狼野看着我:“你是雪无里?”

虽然奇怪他为何一眼就认出我来,我还是故作镇定的点点头:“是。”

他突然冷笑一声:“那你也知道我就是狼野吧?你——来杀了我。”

嗯?

我瞪大了双眼,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你杀了我吧!”狼野认真的说,“我父亲下令不准狼族任何人靠近这里,外面那些守卫也不敢轻易靠近。你尽管动手,我绝不反抗。”

这是“宁死不娶”?还真有男子汉气概。

我看着眼前的狼野,突然觉得自己才是真的可怜。他说要我杀了他,是要把欠我的命还给我吗?即使要他的性命,他也不肯答应这门亲事。

这一刻,我真想如了他的愿,杀了他。

我明白,狼野大抵是极讨厌我的。因为我,他失去了最心爱的长弓,再不能射箭。因为我,他受到他父亲的责罚,现在还被绑在祭天台,连自由都没有。

或许他早已有了喜欢的姑娘,却还是因为我,因为欠了我一条命,也求而不得。而且扪心自问,换作是我的话,就算没有喜欢的人,我大约也不会喜欢这样一门亲事。

所有人都嫌弃我,所有人的介意那些传言。一瞬间我的心揪的难受,忍了许久,才没让眼泪从我的眼睛里流出来。

狼野不想娶我,可是他没有选择。我不是因为喜欢狼野,才考虑接受这门亲事,可是我也没有选择。原来在这无可奈何的世间,我和他,都那样无助。

“狼野,就是因为不想娶我,所以你想死吗?”我手里摸出一把匕首,玩味儿似的在他面前晃了晃。

狼野微微一笑,闭上眼睛:“既然你知道,就废话少说。来吧。”

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