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孤凤鸣之雪无里

第九章 暗访

孤凤鸣之雪无里 瑶真 2038 2016-05-30 09:47:28

  这大概就是外面的世界吧,一切看实力说话。第一次深刻见识到人情冷暖的我,默默的握紧了双手。

见我没有回答,凌华朝我冷笑:“本来想好言好语同你说,难道你还不肯么?我就索性坦白的告诉你吧,像你这样纯粹来天界混日子的灵君,不过在这里打发几年时光罢了,有什么资格住在凤瑶殿?”

海珠神女抿嘴笑道:“可不是么?早就听说鸾鸟一族人丁败落,实在选不出个人来,才让个仅五百岁的小丫头入选灵君。不过小孩子到底是玩心重,怎么能与凌华灵君相提并论。”

瞧着凌华愈加得意,茜莹神女又立刻附和:“依我说,这灵君本应就两个,除了凌华灵君兄妹,还有谁将来能有望修得凤身正果?”

这里是没有人可以让我依靠的天界,诸神们对凌华的嚣张跋扈视若无睹。我虽然愤愤不平,但想到爹娘对我的嘱咐,让我再天界安分守己待上几年,莫要招惹事端,与人结怨。我也只能默默忍着。

可惜我的忍让并没有令凌华适可而止,反正像是默认了她可以对我颐指气使。就像很多时候你以为退一步便可海阔天空,但一切往往事与愿违。

“你也别不服气!也不打量你自己什么资质,真以为有望飞升成凤,与我们比肩吗?”面对我的沉默,凌华只是更加恼怒,“不知你是走了什么门路才来天界做了灵君,恐怕是与了选灵君的天神们不少好处。”

面对凌华的咄咄逼人,我实在不知说什么好,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

那时,唯一帮助我的人就是云染上神。他本是代为掌管凤瑶殿和天湖之畔,来看看已到天界的两位灵君。却正巧碰到凌华在刁难我。

“选谁做灵君并不是鸾鸟一族说了算的。”云染上神出口为我解围,“两位灵君皆是奉选天界,不论之前如何,在天界就应一视同仁。你们两人也该相互照应,和睦相处。”

我以为所有人都会向着凌华,没想到在这天界之中,竟然真的有人为我说句公道的话。

从那时起,我便从心里深深的记住了他。

即使他走后,强势的凌华毫不留情的讽刺我:“别看了,那可是天界第一美男子云染上神。凭你这点道行,连想想都不配!”

茜莹神女也嬉笑道:“是啊,当年也就是瑶光凤君能与云染上神相配。”

我依然没有死心。

凌越觉得我如今的苦难皆是受云染上神所累,但假使当初在天界没有遇到他,也许我就像凌华说的那样,在天界混几年日子,就回到雪海山安稳的嫁人。

如果不是因为云染上神,我不会苦心修炼,更不屑什么飞升成凤。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无比清楚。如果没有了他,那天界极高之位,于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他就是我全部的因,亦是我注定的果。

凌越走后,我想突然想明白了许多,不再自怨自艾。又等了几天,依然不见狼族传信到雪海山,我便下定决心,偷偷离开了家,独自一人去了狼族。

狼族的气氛非常诡异,我所见到的少女们都一副愁云惨淡的表情。阴沉的氛围倒不像是在准备迎接族长独子的亲事,而是要办丧事一样。

我有些狐疑的拉了一个狼女打听:“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是谁啊?”狼女白了我一眼。

这真要感谢我这平凡的相貌,即使雪无里的大名所有人都知道,却没几个能认出我来。我连忙挤出笑脸:“我听说狼族族长向雪海山的雪无里提亲,估计狼族王子狼野的喜事也快了,这就是来凑凑热闹的。”

“这算什么喜事?”狼女气的柳眉倒竖,“可怜我们狼族的王子,他是我们狼族最勇猛的男人,是我们狼族的骄傲,是我们所有姑娘的梦中情人,怎么就要娶那个臭名昭著的雪无里?我们全族人都为他感到难过!”

我听的嘴角都不自然的抽搐起来:“这么说,狼野王子并不愿意这门亲事?”

那狼女越说越伤心:“谁会想娶那个雪无里?也不知族长是怎么想的,为了让王子答应这门亲事,已经把我们王子绑了,关在狼族祭天台两天了!我们王子真是命苦啊。。。。。。”

千里之外的我虽然早有疑惑,却也是第一次听到这般实情。难怪狼铠叔叔暂时不肯让我见狼野,恐怕是知道狼野此时见了我,必然要闹出不小的麻烦。

就在我想拉着那狼女继续打听祭天台的时候,突然走来一个老妇人,拽着那狼女就走:“你在家里说几句就罢了,别出去还跟外人瞎说了。族长大人已经发话,谁要是敢把这些事传出去,就立刻逐出狼族。你不要命啦?”

老妇人说完,还特地看了我一眼:“这位姑娘,我家女儿不懂事,乱说话,你可千万别当真。我们狼族啊,很快就要迎娶未来的王妃了,姑娘想讨杯喜酒吃,不妨多待几天。”

看来为了能顺利办成这门亲事,狼铠叔叔真是费了不少心血。我有些感动,但更多的是惭愧,觉得对不起那个无辜的狼野。

“好说好说。”估计从这老妇人嘴里是问不出什么东西,我和她客套两句就假意告辞了。

告别了老妇人母女,我越想越觉得狼野确实很可怜,他也惹什么事,只是不想娶我这样一个女子,还要被狼铠叔叔绑起来,关在祭天台受罚。

思前想后,我决心去看看他。

好在狼族的祭天台不是什么隐秘的地方,我兜了几个圈子便找到了。在那里虽然有两三个人把守,却离得很远,我很容易就溜了进去,看到了被绑在祭天台中心石柱上的狼野。

有些凌乱的头发,小麦色的皮肤,棱角分明的脸孔,显得有些憔悴。他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带着倔强的光,突然让我陷入了回忆。

爹娘没有骗我,我小时候确实见过狼野。而且不只是见过这么简单,我们之间的关系还算的上是“颇有渊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