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孤凤鸣之雪无里

第四章 逃生

孤凤鸣之雪无里 瑶真 2077 2016-05-30 09:47:28

  当年我确实舍弃了与云染上神之约,离开了天界。但那时的我如果没有回到雪海山,也许现在已经死了吧?

至少那时我以为自己一定会死的,所以只奢望回到雪海山再见爹娘一面。曾经命悬一线的痛苦,是那样的真实,于我而言就像是昨天。

没有意识的我整整昏睡了一百年,当我醒来的时候,就如同做了一夜没有印象的梦一般。

刚醒来的那几天,我犹如死里逃生般艰难,因此爹娘并没有急于问我缘由。现在我娘还是第一次问起,可我咬着唇,却始终不愿说和当年有关的任何一句话。

我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好好的活着不就够了么?即使有所谓的真相,也许还不如外面那些流言更容易让人接受。

“娘,那些都过去了。我们都把它忘掉,好不好?”我拉住娘的手想要安慰她。

娘却依然很伤心:“傻孩子,你可知道你昏睡的这一百年来,娘有多担心你!娘差点以为。。。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现在你好不容易醒了,娘就是想知道,你当年在天界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伤的那样重,外面的人却信口雌黄的诋毁你?”

娘大概以为我是在天界与魔域大战中,受了重伤才回到雪海山。或者说,娘希望是这样。那么,她就可以去告诉外面那些人,是他们误会了我,我实是个在天魔两界大战中受伤,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性命的无辜的灵君。和什么故意躲开云染上神,好色肤浅,统统没有关系。

她想要的不过是我的肯定。

但我却摇了摇头:“娘,真的是我要躲开云染上神的。即使当初我没有性命之忧,我也不会再留在天界。我只想回到雪海山,重新开始。”

一百年都过去了,一百年可以改变很多事,也会发生很多事。少了这一百年的我,也不能再停留在一百年前的回忆里了。

爹皱了皱眉:“你既然不愿意说,我和你娘也不想逼你。只不过。。。。。。”

“不过什么?”我转过头。

娘擦了擦眼泪:“还能有什么?我和你爹最担心的还是你的婚事。当年的事你不肯说,我们也无能为力。虽然这名声我和你爹倒也不甚在意,可旁人怎么看呢?万一大家都因为那传言瞧你不好,没有人敢来提亲,你这一辈子岂不就耽误了。”

我们鸾鸟就是这点死心眼,如果无法和自己认定的人在一起,大多宁愿选择孤独终老。是以,我的许多姑姑们至今还云英未嫁。

这也许就是我们鸾鸟一族人丁不旺的原因吧。

我离开天界,离开云染上神之后,也想同姑姑她们一样,静静过自己的生活。于是小声嘀咕:“我有好多姑姑这么多年来都没嫁人呢。。。。。。”

可听了我的话,平常少言的爹却立时打断了我:“你和她们能一样吗?她们是为了心爱之人守了许多年,外面怎么着也只能说她们三贞九烈。你呢?你要是嫁不出去,所有人都会拿一百年前的事笑话你一辈子!你现在兴许还不在意,可你想过以后吗?”

我从未见过一向对我和蔼可亲的爹发过这么大脾气,顿时傻了眼。但不过片刻我却清醒过来,不由得苦涩的勾起嘴角。是啊。。。我和姑姑们怎么会一样呢?

她们一直为心爱的人守着,等着,盼着。一十年,一百年,一千年,哪怕是一万年甚至更久。在鸾鸟漫长的生命里,都不算什么。所以,自然也没有人逼迫她们出嫁。

但我呢?我舍弃了自己曾经热烈追求的男子,还是在他容貌尽毁之后。我小人,我卑鄙,我无耻。所有人都看不起我。就算我现在能顶得住全天下人的鄙夷,自私的关上门,只过自己的日子。但以后呢?我的爹娘呢?我能让他们因为我的自私,再也抬不起头来吗?

如今爹娘担心我的婚事,也不过是希望能找到一个人,将来能够陪伴我一生。当爹娘的总是一味的替孩子着想,何况我又是爹娘的独女,本该本寄予厚望,却偏偏这样不争气。

泪水。。。悄悄的从我眼角滑落,而我还不自知,只是木然的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大约是觉得我现在身体还不大好,受不了太大的惊吓,娘用手帕轻轻为我拭泪,又软语劝我:“一百年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娘只要你好好活着,你不想提我们就不问。可想要堵住外面那些人的嘴,你就得尽快出嫁。况且。。。你若是能找到一个待你好的人,我和你爹也就真的放心了。”

娘说的对,现在的闲言碎语皆是因我与云染上神有所瓜葛而起。只有我嫁了人,才能彻底和天界,和云染上神划清界限,和过去种种荒唐撇开关系。

真正的,一刀两断。

可我的心呢?我真的希望这样吗?

虽然我始终不愿意提起,可是我永远忘不了,我离开天界的那天。那时魔域刚刚退战,整个天界都在修整。我守着因重伤而昏迷静养的云染上神,一直在等他醒来。

当云染上神醒来看到我的第一眼,却是问我:“天界如何?凌越、凌华怎样?”

我本有许多话想和他说,但在那一刻都咽进了喉咙:“天界胜了。凌越无事,但是凌华受了重伤,现在还不能动。”

他不禁皱起了眉头:“我去看看凌华。”

“可是你现在也刚刚醒过来,还没有完全恢复啊!”我不忍心。

他却固执的起身:“无妨。”

“云染。。。上神,你先不要走,就等我说几句话,好不好?”我小心的扯住他的衣袖,强装坚强的看着他。

他只轻易的拨开了我的手:“有话等我回来再说,凌华灵君身负重伤,我须先行前往。”

说罢,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就站在那里,看着自己落空的手,呆了许久。

后来?后来当我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身在雪海山了。

那个时候,他连回头看我一眼都不曾。。。我的心蓦地一紧。是了,我确实要和他一刀两断。

我默默的低下了头:“娘,我答应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