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孤凤鸣之雪无里

第三章 背离

孤凤鸣之雪无里 瑶真 2062 2016-05-30 09:47:28

  我不知道这世上是否真的冥冥中自有天意,但从那时起,我却清楚的认识到,即使你多么希望不要遇到某一件事,它还是会无情的来搅乱你的人生,毁灭你所有的希望。

如果能够选择,我宁可一切都停留在我们于天湖之畔一同修炼的时光。但这残酷的世界,似乎从来就没有留给我们多少选择的余地。

该来的始终会来。

在凤君封印了龙帝的三千年后,魔域一众妖魔在新魔主的带领下,一举攻上天界。

天界众神合力对抗魔域,激战数日,仍僵持不下。没有凤君的天界,是那样的脆弱,仿佛被无尽的哀嚎声淹没,只是不知是谁又成了这场战争的牺牲品。

侥幸的是,虽然魔主力量强大,却不如三千年前龙帝那般势不可挡。最终这场战争以天界的胜利而宣告结束。

然而不可避免的是,我们也为此付出了相当惨痛的代价。

曾经富丽堂皇的天界一片狼藉,神殿被毁,天湖之畔付之一炬。一众神君死伤近半数,天界第一美男子云染上神虽然活了下来,左半边脸却被魔主所伤,容貌尽毁。

曾经的天界第一美男子云染上神,为了抵抗魔域侵犯挺身而出,却落得面目全非。听说,所有人都在为他惋惜,为他遗憾。

听说,很多神女为此夜夜伤心不已,哭红了眼睛。

听说,他修为高深,大家都认定他的容貌早晚会恢复。

听说,很多神女围在他身边,纷纷表现出雪中送炭的深情。

听说,他虽然感谢众神的好意,却婉拒了所有神女的情谊。

听说,天界的神女们仍不死心,依然前赴后继的光顾着天湖神阁。

听说,他整日埋首在书本里,恬然安静,近乎过着隐士般的生活。

。。。。。。

尽管之前我如何坚定的追求云染上神,可我还是放弃了。

“对不起,我食言了。”

就在云染上神容貌尽毁,过得最艰难的时候,我既没有像其他神女那样,去他的身边“雪中送炭”,也没有想尽办法帮他恢复容貌,而是在天界与魔域的那场战争结束后,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天界,偷偷的回到了雪海山,回到了爹娘的身边。

因此关于他的事,我都只是听说了。

一切都无可挽回。曾经的天界第一美男子云染上神不复往日风采,我也不再是一直追逐在他身边的小灵君了。我就那样走了,放弃了与他的约定。

而他仍然有很多神女仰慕,等着他的脸恢复。是了,他从不会缺关怀和照顾,只要他想,就会有人去陪伴他。

只有我,不会去等了。然而只没了我一个,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吧?又或许,我对他来说从来就不算什么。

他想要的始终就只是能统领天界的凤君,我这只小鸾鸟的离开,于他于天界,不过无关痛痒罢了。

他会好好活着,我也会努力活着。

这样会不会就是我与他之间最好的结果呢?

我没有答案。

我只知道,一百年后,当我再次走出家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名声已经差到“骇人听闻”。

这一百年里,世人都在传言,当年在天界大宴上公然求婚云染上神的那个雪无里,在一百年前与魔域大战之后,得知云染上神的绝世容貌被魔主所伤,恐怕再无法恢复,竟然就吓得连夜从天界逃回了鸾鸟一脉居住的雪海山,躲到现在都没敢再露面。

就这样放弃了飞升成凤,难道是怕云染上神赖上她不成?

看来这个雪无里不止厚颜无耻还如此肤浅,终究也不过是爱云染上神那张脸罢了。真真毁了鸾鸟一脉多年来的贞洁美名,怎得还有脸活在这世上?

我以为我的离开,也许是所有人都乐见的结果,却还是没能料到世人的口舌竟如此刻薄。

也许只有把我当成笑柄,他们才会在与魔域大战重伤之后,找到些许的乐趣么?罢了,这又能怪谁呢?毕竟走到如今这地步,全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没办法后悔,也没资格逃避。

但我却是把爹娘的老脸都丢尽了。

面对那些流言蜚语,我自己尚且如此难过,更不必说深爱我的爹娘。他们只是用心抚养我长大,受我所累何其无辜?

“爹,娘,是女儿不孝!”我跪在爹娘面前,心里仿佛有很多我说不上来的委屈和悲伤,混杂在我对爹娘的愧疚中,哭的我双眼都模糊了。

我爹雪易是鸾鸟一族最优秀的男子,我娘雪欣也是当年鸾鸟一族有名的美人。他们成亲近三千年后才得了我这么一个女儿,自然对我疼爱非常,许多事情都为我打算的妥妥当当。可惜我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到底是让他们失望了。

若我没有去天界,没有遇到云染上神,没有那场天界与魔域的战争,我是否就不会是现在这样呢?若没有那一切,就算我不能给他们带来荣耀,至少不会让他们同我一样难堪吧?

娘心疼我,硬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抱住我失声痛哭:“女儿,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当年是怎么回事?我为何会招惹上云染上神吗?我为何在云染上神容貌尽毁后,就离开了天界吗?

可是,这要我怎么回答呢?我明明已经下定决心,忘记过去种种,不再给他添麻烦。当年的事,又何必再提呢?我希望他,或者我,都能重新开始。

我苦笑道:“娘,以前都是我不好。像外面那些人说的,我。。。我对云染上神,终究是失信了。”

我曾经以为喜欢一个人,努力去和他在一起,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原来我是那么的异想天开,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是那么的无可奈何,由不得我。

“娘才不相信外面那些人说的话。”娘轻轻的放开我,“一百年前你回到家里的时候,几乎灵力尽失,性命垂危。若不是我和你爹耗损了几千年修为,及时为你护住灵脉,恐怕你如今最好也不过是被打回鸾鸟原身的模样,残留些许气息,连话都说不出来。又怎么会是他们说的那样——你为了躲开云染上神,才回到雪海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