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孤凤鸣之雪无里

第二章 对手

孤凤鸣之雪无里 瑶真 2157 2016-05-30 09:47:28

  酒醉的我不清楚当时那个有些尴尬的宴会,最后是如何收场的,而我在天界的修炼生涯却从此与云染上神紧密相连。

宴会结束后没多久,我追求云染上神的事情已经尽人皆知,雪无里三个字也变得有名了起来。当然也不可能是什么美名,顶多就是当有人提起我的时候,便立刻会有某某神女附和“那个不自量力想要嫁给云染上神的雪无里啊”。

就算别人时不时的对我冷嘲热讽,我也充耳不闻。

那时,我最喜欢的就是去天湖神阁向云染上神讨书来看。天湖神阁收藏了上万年的书籍,而云染上神总是在书柜最深处的桌案中坐着,我只能越过层层书柜,才能靠近他的身边。

盯着他默然的看书,我忍不住问道:“这里一直是你一个人守着么?”

云染上神放下手中的书卷:“嗯。”

“这里就你一个人,你是不是也很无聊,我常来陪你可好?”我有些耍赖。

云染上神毫不介意:“你随时可以来,但需记得要好好修炼才行。”

我笑的格外开心:“好。”

从此,我就成了天湖之畔的常客。我很喜欢就这样在他身边,同他一起默默的翻着书页。

后来我渐渐发现,天界许多神女都私下送给云染上神一些荷包香囊之类的小东西,她们之中不乏曾经嘲笑过我的人。

云染上神是天界第一美男子,还有人说当年那位凤君也曾有意于他,所以思慕他的神女众多也无可厚非。但我真想把她们全扒光了吊起来打,问问她们,为什么她们偷恋云染上神就可以,偏偏就要嘲笑我一个人?

当然,我也就是想想而已。

不过从那之后,我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能落于人后。虽然云染上神说我能修成凤身,他就答应同在我一起,但如果在我化凤之前,他就从了别的什么神女,那我还修什么凤身?

于是,我开始搜肠刮肚的想如何去讨云染上神的欢心。

我思来想去,辗转反侧了几日,心中才有了主意。于是我立刻动手,耗了许多功夫,熬了几个晚上,弄得双手满是针眼,才得来一件柔软无比的羽衣。衣服里缝制了我能找到的最好的羽毛,未免他不喜欢,样式也是仿着他常穿的那件衣衫所制。

我把羽衣送到他手上的时候,无比认真的对他说:“云染上神,我真的会很努力很努力的修炼,你多等我一些时日好不好?其他神女送你的东西,我都能送给你。你想要什么也同我说,我一定想办法取来给你。所以。。。请你一定要等我。”

他接过那羽衣时,微微有些惊讶,片刻又化为温柔的微笑:“傻丫头。”

我知道所有人都在等着瞧我如何死心。

若我能有些“自知之明”,或许也该清醒一些。毕竟我只是有五百年修为的小鸾鸟而已,就算云染上神对我很好,但飞升成凤对我来说就像一个传说,近乎不切实际。这样的我,有什么资格去追求云染上神呢?我怎么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呢?

我不配。

其实不用所有人每天来告诉我,用各种刻薄鄙夷的眼神提醒我,我也知道我不配的。我有些稚气的脸,没有惊艳众人的容貌,远远比不上天界神女们的姿色。比我优秀,比我好的人太多了。莫说是云染上神,就算换作是我自己来选,结果也是心知肚明的吧。

然而,我大约不止继承了鸾鸟的死心眼,还有点不知何时修炼出来的厚脸皮,以至于我竟然有着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勇气,一直坚持着和云染上神的约定。

至于那些笑话我的神女们,我还瞧不上她们的虚伪呢。

要说真正能让我格外在意的竞争者,那也就只有凌越的妹妹凌华。

选送到天界修炼的灵君不多,凌越、凌华加上我,刚好三个。

凌越是我们三人之中资质最好的,作为凌越亲妹妹的凌华自然也不差。原本选送灵君的名额只有两个,孔雀与鸾鸟两族各选一名。当初已经选了凌越,按道理讲是不可能从孔雀一族中再选一个灵君的。可是天神们斟酌再三,最终还是把他们一对兄妹都送来了天界,凌华的资质有多好便由此可知。

相较于凌华的破格录取,像我这样完全属于“瘸子里头挑将军”混上来的灵君,是根本没法比的。

虽然许多思慕云染上神的神女们瞧不上我,众神君们也不对我报什么期望。但他们都觉对凌越和凌华两人青眼有加,觉得他们之中必有一人有望修出凤灵。

传说凤君善医便是因为有凤凰灵窍——也称凤灵,传闻凤灵还有起死回生的神力,修出凤灵便意味着与飞升成凤只有一步之遥。

凌越的修为远在我与凌华之上,到天界以来一直心无旁骛的努力修炼,理所当然比我们更有希望飞升成凤。而凌华在资质上又公认的胜于我许多,我们三人中自然是我最处于下风。

若是凌越也就罢了,可若是也有意于云染上神的凌华先修出凤灵,那我便真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因为这天界,只需要一位独一无二的凤君。

为此我感到不小的压力,便愈加勤奋修炼。

在这期间,不论多少天界神女暗送秋波,亦或是我又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举动,云染上神依旧默默的守着灵君们居住的凤瑶殿和与之毗邻的天湖之畔。

埋头苦修的我从来都没觉得枯燥的修炼时间可以过的那样快,眨眼就是三年。和刚入天界时不同,我们的活动渐渐自由了许多,只是偶尔才会一起聚在天湖之畔看书。

天湖之畔种了许多的树,可我却不知道那是什么树,因为它们一年四季都不开花,仿佛它们永远没有春天。

那时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远远盯着云染上神的脸发呆,但很快就又会在凌越有些鄙夷的视线里回过神来,悻悻的低头继续看自己手里的书。

当然,少不了还要和凌华斗几句嘴。

最后总是得凌越出面,两句话就能让我和凌华乖乖闭嘴:“你们两个有这会儿功夫斗嘴,还不如好好潜心修炼。若是我在你们之前修出凤灵,你们还有什么机会?”

我以为这样还算不错的日子可以维持很久很久,却没想到之后会发生那么可怕的一件事,导致我们所有人的命运都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渐行渐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