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学生与僵尸

第三十一章 我的故事(十二)

学生与僵尸 菊花十三少 2217 2016-08-25 17:42:02

  时间迅速流逝,一转眼就到了接任务的时刻,下午的太阳比早晨更要狠毒,直射着宿舍楼的每一个阴暗角落,铃声也随之而来,响彻了这片训练场地,起先,只有少数人察觉到集训铃声的响起,但随着声音的不断加大,人们开始逐个睁开眼睛,没过多久,所有人都爬起来了,我也装作如大梦初醒一般跟着同宿舍舍友一起出了房间,根据门口等待已久的教官的指引,来到了位于东南角的一个讲台,总教官严肃的站在上面,等待络绎不绝的人潮逐渐整齐后,才开始振动声带。

我无心倾听教官的一系列讲话,因为我想除了一些不必要的废话外,剩下的重点都跟那张纸上的内容如出一辙,我有些在意的是,应与我们站在同一队的那些女生并没有在场,这让我感到有一点匪夷所思,可是不一会儿,这个矛盾就被教官化解了,说完话的总教官挥了挥手,我们便听见了后方车轮滚动的声音,转头一看,一个个的花季少女推着手推车整齐的站在了我们的后面,三个女生整齐的站成了一个数列,将车停在最前方,然后面对着同宿舍的男生。

教练一声哨响,示意着我们开始选择车中那三种不同形状或不同颜色的实物,我从队伍中脱离,直径向红伞跑去,害怕如果自己的反应不够迅速,也许会被其他舍友抢了先,还好我身手敏捷,才获得了莎琪特的芳心。

教练开始公布分组情况,由一组开始依次报出,语速的逐渐提高,让我有一些惊讶,一个第一次演讲就能听出英语基础很差的教官,竟然可以进步的如此神速,看来俄罗斯人不仅是一个战斗民族连学习能力都那么强悍,相信如果没有出现冷战的局面,在美国居住的俄罗斯人肯定会与日俱增。

不一会儿,就说到了我们宿舍,虽然我早已知道红伞便是莎琪特,但我并不知道其他两伞背后的主人到底是谁,如果我不跟随教官的语速听取信息,就有可能拉掉我们组的信息,所以我听完了全部的分组信息,大脑有些胀痛,周泽和西蒙选择了绿伞,配对的是越南人西那瓦,许墨和阮荼选择了黑伞,配对的是香港人阿枝,我还算是幸运,又跟奎潡组成了一队,我相信他的实力,只要我努力不犯错,莎琪特就不会被扣分。

随后,我们重新列队分成了三十排,女生们向前接拿教官为我们男生准备好的盒子,让我们进行选择,我认为这是一种赌博,谁抽到单卡谁就是输家——哎,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为什么我全是不如意呢,费劲心机,用了各种手段,测验盒子里面的东西,最后还是我输了,抽找了那张王卡。

教练将我们分成两组训练,后5组要隔天早晨才能进行训练,我们提出是否可以进行观战,总教官立马否决了我们,他说道:虽然每张卡片上的任务各不相同,但必定会有重复的可能,如果我让你们在这里进行观战,如果你们现在知道了所有的任务内容,想必一定会实力大增,但是那么做就会造成不公平的现象,因为前5组并没有观战的权利,如若被他们察觉到,有可能会出现暴乱,这也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我知道你们急于吸取教训,增长实战经验,我们也早有准备了,东边不远处有一个简陋的训练场地,里面有配枪和靶子,你们可以进行短暂的集训,由我监督,想要参加的队伍可以跟我们同行。

说完后,教官转身坐上一辆迷彩的小型吉普车,先行一步往指定地点移动过去了,而我们想要参加集训的人,就要跟上他的速度,不然如果那辆车消失在我们的视线,我们就可能跟丢,我们只能不断加快速度,跟上汽车的节奏,不能有丝毫放松,更不能掉队休息,这也许就是集训之一吧,增加我们肺活量和腿部肌肉。

这是我当时从未体验过的跑道长度,你也许知道马拉松的长度,虽然没有它那么夸张,但他们是长期慢跑,而我们是疯狂加速,你可以试试跟跑车会越野车比赛,我相信你一会就会败下阵来。

终于到了,我们一个一个的全都躺在了枯萎的草地上,跑步流出的汗水与夏天高温产生的汗水结合,已经将衣服的每一处角落都湿的干干净净,教练却只给了我们5分钟的休息时间,想起那天的经历,我还不如放弃集训,在宿舍待着算了,但还好当时没有这个思想,因为在我集训的途中发生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这又一次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们只休息了5分钟,就站了起来,因为女同学明天不用参加实战,所以他们跟教练一起协助我们集训,因为她们毕竟比我们多学习了那么一年,就算没我们这种强度,但也比我们有经验吧,听见那么枪林弹雨的声音,那边应该已经开始实战了吧,我没有多在意那里,开始专注于眼前。

女生教男生如何正确持枪和瞄准,如何稳住心态不让手部颤抖,如何协调枪械的后坐力,免得实战发生意外,而监督我们的几个教官,这站在靶场的附近,观察我们的成绩,旁边还有很多医生和警卫,为了防止我们受伤时可以及时抢救和逃跑时可以及时逮捕我们。

奎潡训练完第一次后,我接后进行,莎琪特的训练方法十分严苛,我也看在眼里,但这也是我希望的,因为严苛的训练才能让我快速增加自己的实力,以后才能保护她。

我正在享受与莎琪特亲密接触时候,教练的对讲机突然响起,我还以为是那边有人失误直接被淘汰了,但是教练却突然脸色一变,用激动的俄罗斯语好似骂街般的向着对讲机拼命的喊着,我不解的往远处看去,只看见一阵阵的白烟从树木的夹缝中飞了出来,我突然感觉到类似于灾难降临般的压迫感,几个军人短暂离开后,又折返回来,教官充实笑容,递给了我们一人一杯疑似于功能饮料般的东西,他声称有助于集训和放松肌肉,强迫我们每人必须喝下,我们也没有理由反抗。

接近着我听见了一阵阵螺旋桨的声音,之后便有一辆非常巨大的直升机停在了我们的眼前,上面还刻着俄文Миль Ми-26,应该是这架直升机的名字吧,我正想询问缘由,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天旋地转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