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学生与僵尸

第二十六章 我的故事(七)

学生与僵尸 菊花十三少 1530 2016-08-07 18:26:47

  两人刚才还在行动,听见我的呼喊,突然停了下来,在没有弄清事实之前,便惊愕的回了头,重重的否决了我的想法,并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十分不解的向我提出种种问题。

许墨:为什么,咱们的防守队一直没有过来支援,这不就证明这里没人吗,就算是因为防守方跑的太慢,还没过来,但已经快走到任务范围的尽头了,都没看见他们踪迹,难道他们和我们一样都眼瞎了,都没有发现对方,彼此错过了吗?

我:非也,不是敌人和我们错过了,而是敌人就在附近,至于他们为什么没过来,我想是被擒了吧!

奎潡:此话怎讲?

我将两人拉到我身边,并使他们位居我同一视线,这样,他们就能跟我一样,看到那真实的瞬间,大致一看,其实踪迹是十分模糊的,但当我将一片片叶子移开,使最下面埋藏的泥土痕迹显示在眼前的时候,一切便以分晓。

我:你们看,泥土出现了明显的凹陷,证明这条路径曾经必定有东西曾经践踏过,我不相信在这里存活的猛兽会踩出这样的痕迹,因为在这里出现的脚步痕迹的凹陷程度和十分狭窄步间距不是一只四脚动物可以完成的,他们不想让我们知道他们曾经来过这里,所以很心机的用叶子去遮盖脚印,并且适当的进行破坏,让我们误以为只是普通的凹陷而已,但如果仔细的观察一下,你会看到每一个脚印虽然经过了隐蔽的处理但仍可以辨别处依稀的鞋底纹理,这就是为何我说他们会在附近的原因,为什么周泽我会确定周泽他们被擒了呢,这只是我的猜想而已,我认为,他们肯定是发现了敌方,想要赶紧通风报信,不小心发出了声音,被地方发现,导致被擒,或者他们想立奇功,先斩后奏,要直接攻坚,却可能正中了敌人的下怀,导致全军覆没。

奎潡:那你为何说是两人呢,你有什么计划可以稳固这场战斗,要是你有办法,队长归你,我无所谓,只要能得分,所有都听你的,反正我这个人很烦用脑子,说完,这个人回复了长久以来的沉默个性,之后在这场战斗中,他再也没说过话。

我:那我就全讲解一下吧,待我说完,咱们就行的。

许墨:嗯,但如果你判断错误,或者导致我们出了事,将来就别想让我们听你指挥了!

我:首先我先说为什么我确定是两个人,而不是单独一个人放哨,然后再制定计划,这个其实很简单,我不用过多解释,说来也是我废话太多才会这样,刚才都没有说这件事情,我起初没有认真观察的时候的确曾认为是猛兽留下来的痕迹,因为它深陷的有些深,以那几个女同学身材和体重,应该不会造成,那个特种兵我就不知道他身材了,但我坚信,那种身经百战的人,留下这种低端的脚印吧,而且也不会等到这个时候再来搞我们,之后我仔细的看看,便明白了,这是一个人先过去,之后一个人再顺着那个人留下的脚印前进的,因为被磨损的花纹,赶紧有点乱糟糟的,我知道我们穿的训练服跟她们的应该一样,所有我看了一下我的脚底板,发现这是重叠的脚印,但做的并不完美,看来那个特种兵跟她们并没有过多交流吧。

还有之所以我认为他们是想在我们到终点还没遇见她们而掉以轻心去阴我们是因为这个,我指了下位于我上方的挨着旁边树木的一个高高的山坡壁,而且山坡宽阔的一眼看不到尽头,我相信,是他们故意安排的装置或者故意选用的地域。

看,我们走了这么多路你们也应该体会到了,这里终年没有阳光的照射,就算有狂风吹过,我相信阳光也不可能满布所有角落,雨水的洗礼,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这样就会变得十分潮湿,自然这里的峭壁和地面,已经路边的时候,都可能存在水渍,观察一下这个上坡壁上的痕迹,你们就应该知道,这里曾经有人来过,而且时间过得不久,因为在这堵湿润的墙壁中间有一道爬行的痕迹,而且上面还有依稀的泥土痕迹,她们真的很不小心。

说完,我便向他们布置了一下作战计划,就用那些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东西,变化出华丽的装备,开始真正的战役,我将完成一次史诗级的逆转,将她们玩弄于鼓掌之间,恐惧于阴影之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