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学生与僵尸

第十九章 我说的对不对

学生与僵尸 菊花十三少 2264 2016-06-11 14:24:22

  反应迟钝,不知中计的张勇,看似傻里傻气,却有着高超的领导才能,看来此人必有蹊跷,张奕风暗自的思考着,霎时间,张勇突然示意张奕风去检查房间最东边的办公桌,张奕风没有办法回绝,因为毕竟也是要检查房子的,所以应声而去,刚走到那里的时候,被凳子旁的垃圾桶绊倒在地,当他站起身去整理地板和垃圾桶的时候,在油腻腻,粘乎乎的几层纸中,找到一部手机,但因为电量不足而无法开机,,并且手机里的储存卡和电话卡已经被扣走,这让张奕风苦笑连连,刚刚找到的线索,就这么断了,让他有一点不开心。

虽然这座城市仍然有电,但这里并没有这部手机的充电器可寻,所以张奕风的想法是,当他们检查完这个房子之后,就去外面的24h超市找一找有没有符合型号的,所以他把手机揣在了兜里,开始继续调查。

当他整个房间的抽屉和木柜都翻遍无果的时候,突然听见了张勇的一阵呼声,张勇大喊道:喂! 快过来,这台电脑设有密码,里面肯定有什么关键性的证据。

听到张勇的话,张奕风立马放下手头的搜寻工作,向出现问题的方向走去,可是当他走到一半的时候,茶几上的一个玻璃杯经过太阳光的反射,闪了一下他的眼睛,突然,杯子上闪出一个画面,一张类似手机九宫格密码的连线出现在杯壁上,仅仅就出现了那么一下,张奕风不以为然,认为自己是缺乏休息才会这样,于是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了。

他搬了把椅子,坐到了张勇的旁边,张勇跟着挪了一下位置,让张奕风处于电脑的正中间,让他来检查这台机子的奥秘。

张奕风晃了晃鼠标,使这台不是很新但保养得不错的黑色笔记本电脑从待机状态重新回到输入密码的页面,这是一个Win10的登录界面,上面依次显示的是头像,账号和密码,因为自己并不是电脑的所用人,所以头像不能放大,但仔细的观察一下头像的轮廓,还是能隐约的看见这是一个二三十岁的一个年轻有为的男子,红润的面颊上还有几道伤疤,而以张奕风的见解和基本常识来理解的话,这基础伤疤很像是由某些危险药品接触皮肤留下的,而那身奇怪的粉色大衣更使人猜不透这是何方神圣,但张奕风隐约感觉,在哪里见过这位仁兄。

因为电脑经常需要输入密码,但如果记住密码谁都能看他的电脑,所以他只能点击记住账号,而免的用一次电脑要输入那么多东西,再怎么说也没人猜到他的密码,张奕风对着张勇怎么说。

那没办法了,咱们要不先把电脑抱走,去跟刘仁杰会和在想其他的事吧?

好啊! 但是你必须告诉我你到底是谁,还要目的是啥?

啊。。。。。我不是解释过了吗? 我只是个小市民,喜欢在野外玩而已。

那这样如何,我来说一下我的看法,如果我说对了,你就把一切都告诉我,我听你的,去找刘仁杰,如果不对,咱们两清,我也会听你的,但你的过去我不会在追问了。

张勇突然脸色一黑,扬起了头,说吧,如果你能猜到的话。

我是这样理解的,首先生在T城的我,知道T城仅有一家野外生存俱乐部,而我的父亲是殿堂级人物,俱乐部的大堂里十大杰出人物的肖像里,我父亲就算一个,那么当然我也会知道俱乐部的成员,福尔摩斯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我认为人的脑子本来像一间空空的小阁楼,应该有选择地把一些家具装进去,而不是去放一下不需要的破铜烂铁”而我的想法却恰恰相反,我人物的的脑子就是一间古老的欧洲别墅,那么想把屋子的每个角落都放上家具就非常的困难了,而如果真的又有一天,我真的填满了这一空缺,那么我会去创建一个密室,来继续扩建我的家园。

我有一些小小的习惯,自从我知道我父亲是俱乐部的成员后,我每个月都会去找父亲要一份加入俱乐部人的名单,里面记录着,加入人的姓名,出生年月,人生经历,地址,,以及很多他们自己的个人介绍,我会一个一个的去背,这样不仅可以填补我的脑容量,还可以充分的活化我的脑细胞,这样不是一举两得吗? 但是问题就来了,随着时代的变迁和日益紧绷的国家形式,人们的生活的变得非常繁忙,他们根本没有这样的业余时间来参加这样具有危险性的娱乐活动,所以近三个月来,没有一个新人来报名,而以前的人我有背的很清楚,我可不记得有你们这三个人的名字在我的脑海中出现啊,大哥!

其次就算是我一时疏忽忘记了你们的名字,那么枪支是怎么回事?根据我父亲的说法俱乐部开办30年来,除了特定节日会送贺礼和求生工具外,是不会提供任何具有强大杀伤力和AOE的工具的,就算是我父亲骗我,没有告诉我俱乐部配枪,那你拿的枪的型号又作何解释?你们三人使用的配枪是由2009年瑞士政府为陆战特种兵专门配置的枪,难道有错吗?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一名特种兵的吗? 也许这只是巧合或者你看错了也不一定,有些枪磨损后,会跟其他枪很相似的,你也应该知道这种尝试吧?

要证据吗?听我说,有三点,第一点就是你虎口和肩膀上的茧子,这是常年握枪和托枪留下来的症状,当然你完美的解释了这一问题,我就不在这里强词夺理了,那么第二点是我偶然发现的,可能是你的职业病吧,连你都没有注意到,当你消灭完所有敌人后,自觉的揉了揉左耳朵,我想你在估计是某个偷袭部队里的一员吧,因为常年处于这种高度集中的氛围,每当你结束战斗的时候,都会这样来通知队友,譬如说“A区clear”之类的吧,第三点就是关键所在,它不仅证明的你是特种兵还证明的你是一个进可突脸远可狙人的大人物,当我问你是否患有过腮腺炎的时候,你曾对我说过并没有,我并不是单纯的问我跟人的事情,而是在套你的话,一个左撇子的狙击手,常年使用来复枪来占点狙击,他的左脸会比有脸小很多,而可以使脸上变形其他方法就是腮腺炎的发生,我想你不会去整容,除非你是弱智,才会越整越丑,所以当你说出你没的过病的时候,结果就出来了,我说的对不对?

张勇冷冷一笑:虽然瑕疵很多,但,少年,你果然很有前途,是你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