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学生与僵尸

第十章 临时居所

学生与僵尸 菊花十三少 2151 2016-05-20 21:02:10

  他们疑问着问为什么说他还活着,廖天指着那只断臂笑着回答道,大家看胳膊的地方已经被僵尸啃食了,那么僵尸的病毒肯定会扩散,所以他切掉了手臂,防止病毒传送到大脑里,如果病毒进入大脑到那时候就无力回天了,所以我认为他还活着,他是个坚强的孩子,与此同时廖天有用手捞了捞,捞出一把长刀,连忙问道:你们学校的学生都随身带刀吗? 那么强?

  不是的,我们这样是不允许的,而且他跟我们一起的时候并没有带。

  是这样吗?那你们就不用担心了,那个人肯定是被其他厉害的人救走了,你们不用担心了,等他好了,他会回来的,现在你们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等等你们剩下来的两个人,然后跟我进医院吧,在这里泡着毕竟不是好事。

  过了不久,徐莉莉和张奕风折返回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了解了一边,也问清楚了廖天的情况,虽然很悲痛,但是他们一条心,跟着廖天来到聚光灯的旁边。

  廖天敲了敲顶上的方形盖子,不一会,有一个人把他拉了起来,听尖锐的声音应该是女性,那个女人激动的询问着廖天情况,廖天随意的玩笑使得她惊恐不已,汗流浃背,解释了一下,她才让所有人一个个的往上爬。

  当他们全部上来的时候,女人却不见了,忽然,过道的拐角处出来4个人,3男2女,向他们热情的打着招呼。

  从左往右开来,首先是帮他们开盖的杨凌娜,小麦色的皮肤给人一种健康活力的感觉,穿着耐克的一整套的纯白带粉色边运动服,微卷的褐色头发扎成一个轻松活泼的辫子,第一次见到她的男生都被她的容貌勾魂慑魄

  接下来是一个理着平头的一个高个大叔,叫周鳟,刮的整齐的胡子让他不怎么显老,坚挺的双肩给宽阔的背影给人一种特别的安全感

  然后是一个不高的女孩子,叫鹿洁,不加修饰却仍然美若天仙的面孔使人印象深刻,整齐的短发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配合着透亮的双眸,使人魂飞梦绕。

  紧接着是一个表情严肃,看着像一位军人,他叫章天亮,笔直着站立着,穿着一套中山装,话不多,但经常语出惊人。

  最后是一个斜庞克发型的男人,叫做邢漷,五官长得近乎完美,但从高倍数的眼睛中透出的目光仿佛仿佛可以冻伤任何人看不出任何感情,冷酷至极。

  互相介绍过之后,鹿洁带他们到综合病房的澡堂洗漱了一番。

  男生和女生们都穿好他们准备衣服从澡堂走了出来,鹿洁在门口邀请他们到他们的寝室,因为这次灾难的来临,不少房间都已经无法入住了,所以只能给你们安排最里面的3个房间,你们不要介意,一个房间有四张床,你们自己分配房间吧,说完,她就转身离去了。

  3个女生迅速的抢到了最前面的病房,5个男生你推我搡,终于把许铉挤到自己一人一个病房的情况,他不情愿的进去,一猛劲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在这里的朋友们,告诉不能开开窗帘,因为怕如果外面有僵尸,会发现他们的所在,又因为房间在最里面,所以很暗,他们只好打开电灯,病房里收拾的很整洁,电灯的罩子图案,被光扩散成为影子,折射在墙上,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

  他们激烈的考论着面对这次灾难他们之后该怎么办,谈的热火朝天,可是,只有刘玲还是一言不发。

  时间过了飞快,到了晚上,杨凌娜邀请他们进入餐厅,指了指路,她就去了厨房,一群人推开门,跨步进入,没想到里面那么宽阔明亮,明亮到连墙角的蜘蛛网都能看到,转头一瞧,没想到一个医院的餐厅都有两层那么大,砖红色的瓷砖做成楼梯一阶一阶的攀升着,金色的扶手使得精致的雕刻变得栩栩如生,往上一看,原来是取餐和购物口,但并没有人有上去的意思,因为他们总感觉,在上面用餐,背对着取餐的地方,会有什么东西袭击自己的脖子。

  他们坐在了矩形的大长桌子上,配合着白色带棕色花边的桌布和桃木的座椅给人一种像20世纪英国电影一般,使人回味,用心想象。

  他们聊着天,听见一声推门声,看见鹿洁站在那里,心情十分愉悦,拿起一袋大米,高兴的说着:这是章天亮出去探险,从便利店拿回来的,咱们终于可以吃上米饭了,不用一直面包和罐头的混吃了,突然张奕风站起身,将大米拍在了地上,吓得鹿洁跳了起来。

  廖天同时也飞快的站了起来,撸起袖子,气愤的想要拳拳相向了,突然被邢漷拦下,他冷静的说:你解释一下,不然我们不会饶了你。

  张奕风连忙解释了一下事情的原委和来龙去脉,这才是气氛缓和了下来,吃完了饭,他们在桌子上开始聊起了天,张奕风连续问了他们几个关于绝食和医院的细节,也就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下起了暴雨,狂风呼啸,电闪雷鸣,使人无法入睡,就算已经睡着了人相信也会从梦中被惊醒。

  许铉膀胱即将爆炸,捂着裆部疯狂的找着厕所,差一丁点就尿了出来,还好不难找,不然已经水漫金山了,尿完之后,心情舒爽,回头往房间走去,但却听见微微的抽泣的声音,越往前走声音就越明显,他看见一个黑影靠在墙上,离进一看,才知道那是用双手捂住脸在哭的刘玲,许铉上去问到底怎么回事,是雷把你吓到了吗?突然刘玲瘫软的摔在了许铉的怀里,面色惨白,并不停哭泣,在一直懊悔着刘仁杰和老师是她害的,许铉拼命的安慰她,才使她恢复了平静,但她仍然不肯再说过多的话语,又不想打扰正在睡觉的同学们,许铉迫于无奈才把她领回自己的房间,为她铺好床铺,哄她睡着之后,他才入睡,终于,所有人平静的睡着了。

  外面的雨依旧再下,硕大的雨滴拍打着地面,但毕竟是大自然的声音,并不使人厌倦,但中央医院门口的小径上却有着不和谐的音调,充满泥浆的脚印附满在地面上,而脚印的旁边却有着棕红色的液体流淌着,并向四周蔓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