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五十四章

幔帐成殇 春子香 1368 2016-10-11 17:08:11

  宫峨巍巍,几经辗转,几次换人交接,我终于如偿进宫。

三跪九拜,拜完宗祠,拜庙堂。

跪拜完时,膝盖简直不是自己的。

皇帝大婚,简直是受罪。

但我知道,红锦的那头,牵着的是易水寒。

他偶尔发出几声低沉的咳嗽,祝康低声问着:“皇上,你可撑的住。”

然后,便是无声的继续。

这厢婚礼才刚完成,那边的太监又叫着:“册封吉时到!”

我跪下接旨,原来是册封皇后。

原来,易水寒是如此宠爱依青。

心底有些泛酸,但他们伉俪情深,我也衷心祝福。

百官叩拜,我亦步亦趋,跟着易水寒走至最高处,他掀起我的盖头。

阳光有些刺目,他脸上盛满日华,如同阳光一样明亮。

满脸的明媚,配上那在阳光下发亮的银丝,刺痛着我的眼睛。

数月不见,满目苍桑。

银丝随风飘起,漆黑的瞳孔散发着阳光般的光芒。

他看到我,没有惊讶,似是满足与喜悦。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华素语贤良淑德,特封皇后,掌管后宫……”

记得那次,我与他“一夜春风”后,因为他伤害了我,所以,我给他下了药,他运功,压制迷药效力,看到我要溜走,他低声笑着,笑得让我

揪心:“你还是想离开我,为了他,你还是要逃离我,是吗?”

我转过身,不去看他,却听到他说:“若让我再见到你,你必为我后……”

我当时的心是疼的,他脏了我的身子,我恨他:“痴心妄想!”说完,潜入夜色之中。

而这次的大婚是真,依青的那个新娘是假,他给我下了圈套,先不让任何人有他的消息,然后对外放风,说他临死挣扎,只为冲喜……

他算准了我会来,也算准了我会劫走新娘。

“祝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百官伏在地上,我抬眸望去,带头的是骆熔金,洛将军,“落日熔金沙场红”,原来,这只不过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而我却钻进了这个局

中。

“平身!”

易水寒声音愉悦,凝着我的视线,紧紧胶着,眼睛如同满头白发,散发银光,刺目而又让人难受。

难怪骆熔金对易水寒那么衷心,原来他就是洛将军。

洛将军那么爱曾经的兰妃,又怎么会不保护心爱女子的孩子。

“我不是……”

我转眸才一开口,便被易水寒点住哑穴:“皇后……”

易水寒拥住我,让外人看起来一对夫妻情深的样子。

“臣有罪,未将凤体调理康健,凤体欠佳。”

“洛将军平身,皇后凤体羸弱,是我照顾不周。”

照顾不周?

这四个字的含义太深,这不是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就是他当年在飞雪关的那个华素语吗?

依青与他流传在外的佳话,却真真切切的让外人误以为是我。

易水寒说完,便抱起我离去,如同那次雪夜……

没有给我任何说话的机会,我却只能被动的接受。

被动的接受?

不行,我下个月要嫁给南宫锐离,表字宇轩,是北荣太子,怎么能成为大周的皇后?

我恨恨的瞪着他,他却一脸春风得意,如同恣意飞扬的银发。

进入那层层叠叠金色的帷幔,往事如同泄闸的洪水,奔涌而来。

那夜,也是在这里,易水寒这个小人居然让我身中“夜春无边”……

记忆嘎然而止,我怕那夜的回忆,对于锐离来说,是一种伤害,对于我自己来说更是伤害。

我运功,解开穴道。

在他把我抱入帐内时,我突然抽出袖中的刀,扎入他的心脏,红红的鲜血喷涌而出,与他的衣服一起变得鲜红……

我怔住了,看着自己的手,一时不敢相信,自己亲手杀了他。

以他的身手,他明明可以躲过去的,可是,他却没有。

他睁大双眼,有些难以置信,却又变起嘴角笑了:“我这一生,永远住在了你的心里。”

“我……”

“我不怪你!”

血从他的嘴角流出,他手伸进怀里,拿出被血染红的诏书:“这个给你……”

诏书里写着他死后,将会把大周江山让位给皇后华素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