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四十六章我玩弄过的

幔帐成殇 春子香 1251 2016-10-05 10:12:02

  我抬首,微挑唇角,轻挑蛾眉,眼波潋滟与太子对视,就感觉到了易水寒直勾勾的目光,从余光里,我看到他眼睛微眯,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脖子里的青筋忽隐忽现,手心握成拳,手背上的青筋隐现。

“还不快过来!”易水寒的声音就像三九天砸碎的冰渣子,寒意袭人,虽然声音不算太大,但穿透力极强。

我只能不太情愿的步步回头,蹒跚来到易水寒的身边。快靠近他时,他一把拉我入怀,在我的脸上亲胡乱的亲着,似在宣布着所有权。我的推拒,却只会让他更加用力的禁锢我。

“这位姑娘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真让人喜欢。”太子说这话,摆明了是向易水寒讨人。

这个时代好像对于某个膜没有那么纠结,达官贵人间的妾室都是可以相互赠送的。

虽然我知道的较少,可是还是听到别人说父亲的某个小妾是某个官员,馈赠的。

这么多的官员在场,若易水寒不给,那就是不给太子的面子…

听到太子的话,易水寒轻轻的离开我的脸颊,嘴角噙着一抹寒凉,眼神有些晦暗。

我从易水寒怀里探出脑袋,回首凝望太子,轻缓一口气,让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想起前世曾经有篇网络文章写女性怎么笑最好看,好像是说笑不露齿,嘴角轻向上勾,眼尾含笑……我就按着网络上面的方法笑给太子看。

“我玩弄过的……还是别污了太子的眼睛。”

易水寒的语气带着不屑,似是一种垃圾一样肮脏的东西,不好意思再转送他人,只能扔的感觉。

他的眼睛暗沉的如同墨汁,看不懂喜怒与真实,看向我的眼神略显冰冷,寒意渗人,如刀波光凌凌的寒意。他擒住我的眼神,胸口起伏,脸上皮笑肉不笑的,让我看得心生凉意。

如同在虚无的幻境里,有一只手扼住我的脖子,却没有人……

“易将军舍不得放人?”另一个官员样的大肚子也开口道。

“如此佳人,怎能独个金屋藏娇?”别的人也开腔。

“易将军要娶皇妹了,又怎么能把心放在别人身上?”太子这是明说要把我交给他了。

易水寒紧紧的捏着我的手,捏的我生疼。

“我是对她夜夜流连,每晚总要恩宠与她,更喜欢与她幔帐厮缠,夜夜厮磨,躯体交融,合二为一,流连忘返。”这么黄的句子,想不到文质彬彬的易水寒竟然说的出口,我只好把脸埋向他的胸口,说这话,以后让我如何见人?“若是她倒也算了,若是太子不嫌弃也可赠与你,只是……”易水寒的声音的小了下去。

“只是怎么了?”另一官员开口问。

我也抬眸,偷看易水寒,却看到他正低头温情脉脉的看着我,然后用充满爱意的声音说:“她怀了我的孩子!”

我把头继续埋在他的胸口做驼鸟,这不是瞎扯吗?

只听到倒吸气的声音,任谁也想不到易水寒居然会这样说。

这个时代的女人如物品,的确可以相互赠送,但是子嗣却是件大事,不仅易水寒不会同意,连太子也不会同意要我。因为若我跟了太子,生了孩子就必须随皇姓,给孩子皇子的待遇。这不是摆明了给太子戴绿帽子吗?虽然不重视那层膜,但骨肉之情,没人会不重视。

接着,易水寒又开始了他撒谎的本领:“其实,我选了另一位女子献与太子,是素语的好姐妹,叫依青,此女也能歌善舞。最重要的是,此女至今完璧。”说完,便说:“祝康,请依青小姐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