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四十一章 番外

幔帐成殇 春子香 1044 2016-09-26 13:14:02

  每天清晨,天微亮时,便能看到易水寒从纪瑾瑜的房间出来,然后,悄无声息的走出大门,骆熔金会在把马牵到门口,等待着易水寒。

易水寒接过马匹:“请师傅照顾好她!”

骆熔金会叹口气说:“放心吧!我在她在!”

听到这句话,易水寒骑着马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骆熔金摇着头似喃喃自语:“痴儿,疾儿!究竟是福是祸啊?”

骆熔金不仅仅是个劈柴的,他更是易水寒的启蒙老师。

在他的眼里,易水寒便是他的孩子,不仅仅因为易水寒是他的徒弟,更因为,易水寒的身上有那个人的影子……

那个人是他心口的朱砂痣!

此生难忘!

那个人临终前要他照顾好易水寒,他自始至终都觉得这条命是易水寒的。

他如果当年有易水寒的这份魄力与胆识,那么,所有的悲剧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他是不是也可以拥有幸福?

那时的他……

现在想来,毫无意义。

命运的齿轮,从来不会倒转,逝去的,永远失去了,只有记忆,留在他的心底。

所以,尽管他不同意易水寒夜来朝去,但他还是希望易水寒能幸福,代替他与那个人幸福。

易水寒顶着烈烈寒风,快鞭策马,往营地赶去。

她的温暖,她的味道,蚀骨入髓,痴缠如他,难以自拔。

宇轩找到那里,是易水寒心头的一根刺,挑不得,容不下。

他第一次见到她,只觉得灵动的眼睛如溪水清澈,眼神透露出好奇与可爱,灵动的眼珠子总是转个不停,尽管他们之间发生了矛盾,但他还是不讨厌她。

至到……

她主动抱着他,那柔软的小身子不知该说是春风微熏,还是石子扔进那平湖的湖泊,泛着的涟漪,居然变成了千千万万个她,在自己还未曾从这种陌生的感觉震惊中惊醒时,那小东西居然贴着他的耳机说,我讨厌你,并且“呸”的一声,吐了口水。

那温热的气息,居然让他的身体发酥麻。

这是生平第一次的异样,对身体的异样,居然让他休于说出口,又怕别人猜看与看到。

平时,口若悬河的他,居然在看到她时,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只觉得脑袋发热,身体发燥。

尴尬,羞恼,陌生的感觉侵袭着他,让他表现的木讷。

他还记得,她拿一个鸡蛋放进他的怀里,那个鸡蛋还带着温热,蛮以为是煮熟的温热,却不想,在他离开时,她又紧紧的抱着他,他的身体出现的异样,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他想一把推开她,却没有那么做。

那种感觉陌生得让他害怕,

那种感觉心悸得让他发慌,

那种感觉又让他依恋得发狂……

她用力抱着他,柔软与沁香入侵他的身体与肺腑,他还没来得及感受,却觉得“哧”一下,有东西流出。

湿了他的衣服,也惊了他的那颗受悸动的心。

看着她脸上得意的笑容,他恍然觉悟:那个鸡蛋是生的!

蛋腥味扑鼻而出,他有些慌乱的推开她,落荒而逃……

记忆中的她,清晰的刻骨,却又时时浮现在他的眼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