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三十九章什么都不懂

幔帐成殇 春子香 1464 2016-09-25 13:14:02

  “这里疼,疼,还不能说出来,还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望着我,表情变得平静起来。就像汹涌的暗流表露出的平静,又如狂风暴雨前的宁静。

  我的心莫名其妙的跳了起来,这样的他看起来让我越发陌生。

  他这是在干嘛?难道要表白?

  不对!他不知道我是女性。

  即便知道,我也才十岁啊!

  十岁,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年纪!

难道他有恋童癖?

如果这样,那可不好。

想起在军营时发生的事,很多将军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

想到这里,心里一惊,最后只能静观其变。

  我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用眼睛专注的望着他,我不知他的心里此刻在想什么,可是,我知道,此刻,他的情绪是激动的,我更不能激化他失去理智。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犹如小鹿的表情,望着他。

  易水寒突然笑了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的不可抑止。

  “你在笑什么?”我困惑的望着他。

  易水寒没有回答,还是在放声大笑,笑的似乎有些无奈,笑着笑着泪水便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我起身坐了起来,他的这一系列的动作,让我太过疑惑,他的行为也太让我诧异。

  “什么都不懂!”似乎是在回答我,又似乎是自言自语。

  我抬手轻轻帮他拭去眼角的泪,带着他身体的热度,有点灼烫。

他转眸凝视着我,似有千言万语最后却又化为沉寂无言。

  而我,无法知晓他内心此时的纠结。

  我看他的情绪在慢慢的平复,于是又问易水寒:“军队,还好吗?”

  其实,我问的是边关,以及军中的一些事务。

  连我都看清楚军队中有些人,不是他这边的,想必他更早就知晓了吧?

  “都好。”易水寒把我的小手放进他温暖的大手里:“若说你年幼,你偏偏有一颗玻璃琉璃心,什么都通晓……”

  我微微一笑打断他的话:“那些人是谁的?”这是我第一次参与到他的事务中来。

  “太子的。”易水寒似乎没有想过瞒我,我问什么,他都会回答。

  太子?

  当听到这两个字时,我还是有些紧张。

  灭我全家的,就是他!我忘不掉那血腥弥漫与滔天火海,也忘记不了这滔天大仇。那是我的梦魇,终身难忘!

  难道是太子怀疑我的身份,查到易水寒的身上了?他想利用我,再绞杀易水寒?

  这个念头一在脑海里浮现,我就立马想到了对策。

  “我想跟宇轩他们出去闯闯……”

  “不行!”

  话还没说完,便被易水寒暴躁的打断。

  我睁大眼睛,不解的望着他。我这是为他好,他难道不知道吗?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易水寒的语气里夹着愠怒。

  我无辜的望着他:“我听到他们说,他们是做生意的,想跟他们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也好适应生存……”

  “不行,最好不要有这个念头!”易水寒无意识的握着我的手,却用尽了力气,似是要把我的骨头捏碎似的。

  他急急的喘着粗气,似是想让自己平静下来,胸膛跟着急剧起伏几下,然后,又说:“你难道不管向云了吗?”

  向云?

  他没死?他还活着。

  “他在哪里?”我追问着易水寒。

  我还以为,他也难逃魔掌呢?没想到,他还活着!居然从那么多的人眼皮底下溜走了,太好了!

  “皇宫。”

  “周国皇宫?”我不太确定的问。

  “是的。”

  “那是在大牢里吗?”我又追问。

  易水寒却给了我意外的回答:“不是,我也只是打听到他在周国的皇宫,但没有在大牢,所以,我还在继续帮你寻他。”

  “那简直太好了!”我开心的笑了,姬家出事这么久,这是唯一的一件让我开心的事。

  易水寒似乎刚开始没有准备给我说这些,看到我开心的样子,又问我:“你怎么想到跟宇轩他们走呢?”他问的小心翼翼。

  “我怕连累你!”我抬眸凝视着他:“你说手下的那几个人是太子的,我担心他们是来查我的,怕连累及你……”

  易水寒听到这里,脸上的阴霾渐渐如同迷雾般的消散:“原来是这样!”他低头在我的手背上轻轻一吻,继续说:“不怕,你想多了!这些事情,你不用操心,我能应付的来。更何况,姬倾早已不在人世了,只有纪瑾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