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三十七未必会如此简单

幔帐成殇 春子香 1087 2016-09-24 13:02:02

  “原来,这个玉佩还是个聚宝盆钥匙,这么珍贵?”我接过他手中的玉佩,端详着,做工极为精致,是金镶玉,绿色的翠玉,那绿色极为罕见,如同是有绿色的水在玉佩中晃动。摸起来,温润舒适。

宇轩但笑不语。

“真是一块好玉!”我拿着左瞧右看。

“小公子抬举了!”

宇轩的唇色泛白,勉强支撑着身体。

“你也好好休息几天吧?身子虚,还是静养适宜。”我把玉佩收了起来,把这些银针收拾完毕,便转身离去。却没听到他们主仆两人的对话。

  如棋搀扶着宇轩问:“主子,那银针与我们的那根一模一样。”

  宇轩躺回床上,眼睛如同古潭般漆黑:“你没听到他说,一共180枚,少了一枚吗?”

  如棋似是吃惊的一愣,手一顿,问:“难道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可他是个小男孩?”

他们要找的,是主子的未曾见面的未婚妻,未婚妻应该是女的才对,难道主母给自己儿子找媳妇弄对象了?但主母那等精明的人物,不可能错的这么离谱,如果说主子的未婚妻长的丑也罢了,怎么可能是是一个水灵水灵的男孩子呢?尤其是那双眼睛,灵动如同是——勾心入魄。

  宇轩垂眸,眼神深沉似海:“正是因为他小,所以才可以女扮男装。”

  “女扮男装?”如棋似是想不通,挠了挠耳朵又说:“我怎么没看出来?”

看到主子似是没有回答他的意思,于是又说:“那找到她了,现在能把她接走吗?”不过,他还是疑惑,女扮男装吗?他怎么没看出来?主子做事向来有分寸,出错的机率极低,尽管他没看出来,但还是相信主子。

  宇轩望着寒风吹动的窗户,久久不语,过了一会儿才说:“想接她走?可易水寒未必会放他走。”

  如棋这才恍然大悟一般,喃喃自语:“这易水寒真是卑鄙小人,一边答应帮忙找人,一边又把人给藏着……”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又说:“难怪他总想把我们赶走,原来,他是有目的的,怕我们找着就不与他合作了?”

  宇轩闭上眼睛,长长的叹息一声,“未必会如此简单!”停了一会儿,似是沉吟许久,又睁开眼睛:“如棋,你放一些迷迭香的解药在她的枕头下面。”

  “哦,为什么?她自己不是懂医术吗?”如棋有些不解,一边生着炭火一边问。

  “正是因为她懂医,所以才少了防范之心,她身上总会有一种迷迭香的香味,如果每晚睡觉时点的安神香里,含有迷迭香的成份,那么就会睡的很沉,不会醒。”

  “哦?”如棋还是不解,晚上睡的香不是一件好事吗?

”那为什么要放解药……”

  “我让你去做,你就去做,今天怎么这么多话?”宇轩也有些莫名的烦燥起来。

“主子,你既然懂医,为何腿上的毒,不自己解呢?”如棋倒了杯热水,生起炭火问宇轩。

“这毒必须用凤凰银针解,普通的银针会便毒液扩散的更快。”宇轩平静的眼眸中滑过一丝喜悦,对就是喜悦,尤其是提到凤凰银针……他的语气也软了下来,声音就像是抚上一抹柔意,变得温婉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