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三十二章 我想在这里过年

幔帐成殇 春子香 1414 2016-09-22 10:06:02

    我的脸庞在白雪的映衬下,可能会更显得更加红嫩。只觉得, 他与我说话,我的血液便往头上冲去。说不清,道不明是什么原因。

“公子?主子……”依青有些不太乐意。

“没事。”我对她微微一笑:“天这么冷,而且,他们还病着,住在破庙里,不冻死也会饿死的。”

“可是,主子以前说不过,不能随便让人来居住……”

“说过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停住脚步。

依青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带领着那主仆二人清理房间去了。

  天快黑了下来,但白雪映的如同白昼。

  马蹄声由远而近,推开门便看到一个雪人站在小院里,骆书把马牵了去。

  厚厚的积雪随着易水寒身体的走动,一块一块的雪从他的身上往下掉。

  摘掉斗笠,脱去蓑衣,露出那张熟悉的脸庞。

“过年了!我想在这里过年!”

  “好!”我一个字说出口,便看到他嘴角的笑容往脸上扩散。

  依青把酒放在泥炉上热着,让我突然想起了《问刘十九》的唐诗: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看到依青在倒酒递给易水寒,那粉嫩的手,如花的脸,安静的立在一旁,又让我想起了陆游的词。不自觉的居然笑了出来。

  易水寒端着酒杯问我:“你笑什么?”眼眸中星光点点,他的笑容把冷冽的外表也融去了几分。

  我止住笑,望着他说:“想起一首词。”

  他一饮而尽,放下酒杯,说:“说来听听。”

  依青坐在一旁,继续温酒。若是我没有念这首词给他听,也许,依青的命运不会改变。但在当时,我根本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这个场景与那首词非常匹配而已。

  “红稣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念完,我抬头望着他。

  原本是一首让人伤心的词,可是,我却开心的把它用在这里。

  易水寒听完,皱了一下眉头,便去看依青倒酒的手。粉嫩的手映在白瓷杯上,形成色彩鲜明的对比。

  “这是一首春天多愁善感的词,用在冬天不恰当。”他的声音里有些不耐烦,对依青说:“你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拿下去吧?”

  “是!”

  看着依青离去的背影,我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失落。

  刚才几人围着小火炉热酒取暖的情景多温馨啊!却因为他的一句话,变得有些莫名的伤感。

  易水寒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狐狸毛围巾,白色的皮毛没一根杂色,油光发亮,一看就知道是上成货,如此纯色的白狐狸毛更是千金难求。

  他把这白色的狐狸毛围巾系在我的脖子上,说:“这个围巾送给你,冬天了,带着暖和。”

  那毛绒绒的围巾,围上去就感觉暖烘烘的。柔软,舒适,暖和占全了优点。

  “谢谢!”

  我开心的把围巾取下来又戴上去,反复的体验戴与不戴的区别。

  久了,我有些困,打了个哈欠说:“你今晚与骆叔睡一晚吧?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路人,我把另一间房借助给他们两个人了。”

  他薄唇微抿,看不出此刻他的心情:“我今晚就住这里。”平淡的陈述。

  “什么?”我脑子里的瞌睡虫立马跑掉一半:“你不能睡这里!”

  我是女儿身,怎么能与他同居一室?这不是明摆着要坏我的名声吗?更何况,新来的两个人中,有我的意中人,想到这里,突然觉得脸有些微烫。

  “为什么不能睡这里?你是男人我也是男人,并且哪有主子睡偏房的?”他的样子显的极为无辜。

  我立马哑口无言,对外宣称是男子的身份,怎么不能与他同居一室呢?更何况,以前我们似乎也真的睡一个房可也没有睡一张床啊?

  虽然我身体的年纪小,可是灵魂的年纪是不允许我与一个成年的男人睡一张床的。

没有人知道我是女的,包括易水寒。

借宿的两个路人更不知道我是女性的身份。

我突然有些懊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