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三十章

幔帐成殇 春子香 1943 2016-09-21 10:06:02

  等我醒来,天已大亮,树上几只不知名的鸟在叫个不停。

  回顾这个房间,一如昨昔。

没有看到易水寒,摆设也未曾变改。我与易水寒聊过天,还说过什么也想不起来,似乎昨晚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我推开门,看到依青风尘仆仆的买了早点回来。

  “公子起床了?”她头上的一步摇随着身体的摆动,在头侧晃来晃去,她说着走了过来:“这是你昨天要吃的豆浆包子,还有那家的红豆糕,都还热着呢!”

  我昨天是说过要吃这些东西,没想到她这么早就出去买了。

  “来,我们一起吃吧?”我洗漱过后,来到桌边,坐了下来,豆浆与包子都冒着热气。

  “我吃过了!”

  依青说着便去收拾床铺:“街上今天一早可热闹了,都在说以前的镇关将军没有投降西凌,而是被人陷害的。”

  我刚伸手拿到包子,听到依青的话如同一块巨石落进水里,激起千丈浪花。

镇关将军?我的伯父。

  “你说的可是真的?”我飞跑过去,拉着依青的手反复确认。

“公子,你怎么……这么关心……”

她还不知道我的身份,我松开手,只是喃喃的说:“听说镇关将军与洛将军一样,都比较爱民耿直,所以就会格外关注,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哦,”依青接着说:“街上的人都这么议论的!并且,说这事关太子与荷妃,所以不能声张,但还是不少人在小声议论。”依青也似是想不通,不过,她一个小女孩怎么可能想得通,接着好心提醒我:“这事儿你可别去说,听说要是在街上讨论会被官兵抓走的。”

  “你可听说是怎么被陷害的?”我强迫自己镇定。

  依青拉我到桌边,按着我的肩膀坐下:“你先吃!你边吃边听我说。”

  我顺从的拿起水晶红豆糕,边吃边听,压抑着内心的激动。

  原来,前天西凌的皇子前来交涉,关于西凌退兵之事,不少官商要人都参与其中,制定关于边境安定之事。席间,易水寒要求西凌皇子交出姬将军,却不想被西凌一口否决,并说,西凌曾多次高官厚禄利诱镇关将军,都被他嗤之以鼻。后来,有人说他谋反,并且有军队来袭,制他于死地。他依然不归顺西凌,直到听说京都姬家全族都被灭口,他为了活命才投奔西凌,但是拒绝出兵与周国为战……如此铁血男儿,怎么能交还于周国?西凌爱才,愿意以高官厚禄待他。期间,有人问是谁在逼镇关将军归顺敌国?西凌皇子说:对方持有太子密函。

  就这样,席间的这段对话像是春风吹绿的小草一般疯狂的成长,而且传播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现在,坊间人人都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尽管易水寒发出告示:谁若再议论姬将军的事将会被抓捕,但依然挡不住流传的速度。不知从哪里传出来,但却知道越传越远。

  难道易水寒昨晚来这里就是为了谣言?还是另有所谋……

  “公子?”依青摇着我的手臂,“你在想什么呢?”

  原来,我一边听一边神游去了。姬家灭门,原来只是太子作梗?太子想要巩固皇权,首先要掌握兵权……

  “昨晚易将军来这里有交待要做什么吗?”我抬头问依青。

  依青走到窗子边上,打开窗户,然后回首:“易将军来过吗?我怎么不知道。”

  我看着她清澈的眼眸,居然看不出她是不是说了谎,一切都只是像是一个梦境一般。

  “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我救了她的命,但她却不是我的人。

  我也来到窗边,冷冽的空气吹进来,让人有些冷意。

  一只鸽子飞来,停留在窗边,它的腿上带有一个信管。

  我伸手抓住鸽子,取出信管,放飞鸽子。那张纸条上只有六个字:京都瑾瑜灭门。

  我的身子一震,手扶窗柩,看到追鸽而来的骆熔金,私底下,我们都问他叫骆叔。

  “怎么了?”依青扶起我问。

  我不说话,隔着窗户,眼睛定定的望着骆叔,把手中的纸条交给了他。

  我一直都知道他们与易水寒有联系,却不想还与京都有联系。

  骆叔接过纸条,看后,随手一扔,那纸条化成纸屑消失在风中。

  “是易水寒做的吗?为何要灭门?”我的声音有些冷,如同这入冬的风。

  “不是他做的。”骆叔叹了口气:“是公主灭的门,与你无关,与易将军更无关,他还不知道这事。”

  骆熔金说完,头也没回便往柴房走去,担起一幅水桶挑水去了。

  我静静的立在窗前,内心五味陈杂。

  为何总是被灭门?

  在姬家如此,现在化身为瑾瑜依然如此?

  这么多的消息,一涌而来,我总觉得易水寒似是有什么计划要实施,据我对他的了解,他的这个计划十分周密,很有可能涉及面十分广阔,他这是在撒网,等着鱼自动上钩。我现在相信易水寒的话,他是完全不会伤害我的,至少目前还没有。不过,我若不相信他,这世间似乎也没有可以相信的人了。

那一夜,姬家灭门,

那一夜,火光冲天,

那一夜,血染朱门,

我无法忘记那天的情形,只是,向云,你还活着吗?

今后,我也不知道事态将会如何发展,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快要过年的时候,皇上下了道圣旨,要易水寒进京都,然而,易水寒却以边关不稳为由,违了圣旨,拒不进京。

对于这个结果,是谁也没有相到的。

将军在外,天命不受。只是,这安定之时,是万万不能抗旨的,突然召进京城,让人猜想也颇多。

对于抗旨这件事,还没等到京城回函,便又开战了。易水寒与西凌再次交战,易水寒又胜了,坐上常胜将军的宝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