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二十八章

幔帐成殇 春子香 1271 2016-09-20 10:06:02

  “依青,柴劈好了!”骆熔金走了过来,在门口叫了一声。

  “哦,我这就来!”依青回应着,又有些谦意的给我说:“我这就去做吃的去!”

  “你?”

  “嗯!这里没有别的人,我管你的吃喝及贴身服侍。”说完,便步履轻盈的走了出去。

  我的脑袋有些晕,好像什么都清楚,又好像什么也不知道。

  “骆大叔!”我起步走到门口,望着骆熔金。他绝对不会只是一戒粗鲁的武夫!看着有有些憨厚的愚笨,实际上细心观察就知道,他是对这些粗活不熟悉的缘故。他的目光犀利,如同刀光剑影利刃,只是那套下人的衣服掩盖了本人的锋芒。

  他的身世让我不自觉的起疑。

易水寒对他的信任,他这样的人物又心甘情愿的去做粗活,他们之间绝非主仆这么简单,只是我也不清楚而已。

  “……公子……叫我?”骆熔金有些迟疑的转过身,低首回应。

  他这么一个人,性格如此倔强,身份不会是一个下人,但他究竟是谁呢?

  我对这里的很多事情都不了解,更猜不出他的身份,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这个人不简单,非官即贵。如若不然,他怎么可能看到谁都没有那种屈膝的本能?他在刻意隐藏着自己,所以甘愿做一个劈柴下人。

  我看到依青走远了,于是笑着说:“听主子说,你的武功很好,我想拜你为师,向您学习一二,也好防身。”

  “公子客气了,你什么时候想学,我便什么教便是。”

  他对我如此客气,我还真的有些不太习惯:“那就明天吧!”

  “是!”

  “对我不用这么客气,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太规矩了反而会让人起疑。”我也是点到为止。

  骆熔金抬头望了我一眼,点了点头:“热水准备好了,在最西边的房间里,你还是早些洗洗休息吧?累了一天……”

  “谢谢!”

  徐徐清风夹着凉意,幔帐轻舞,灯烛摇曳。

  我起身,走到窗前正要关窗,却看到夜空明净,月如钩,星光点点装饰着湛蓝的苍穹。真美啊!

  微微清风夹着缕缕凉意,蓦然回首,一晃又入秋了。

  依青似是收拾完家务活,走到窗前说:“夜深了,公子也早点睡吧!我就住在你的隔壁!”

  “嗯!”我关上窗,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却不知是身在梦里,还是梦在心中?

  与易水寒相处这么久,突然离开他,似乎还有些不适应,会在不经意间想起他,也会猜测他在做什么?会是如我一样仰望这明净的天空,还是在挑烛夜读,又或与我一样,在想我在做什么?

  脑海里乱七八糟的,翻来覆去的不知在想什么。更不知道依青何时又走了进来。

  “还在发呆呢?”她嬉笑着问。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依青似乎变了,这段时间特别爱笑,如同一个不知人间烟火的小仙子,又如同跳跃的火苗,完全不像是一个到了要出嫁年纪的姑娘。

  我抬头,与她相视一笑。

  她手里拿着一盘东西,与一个麒麟款式的香炉。

  “这是什么?”

  “安神香。”

  “我用不着这些香料的?”我对香料其实完全没有好感,别说我是懂点药草医理,就是不懂,我也不喜欢天天熏得烟笼雾绕的。

  “用了好,睡的香。”依青笑着说:“是不是在想主子了?”

  唉!

  我叹口气,怎么这小姑娘真的变了?以前挺沉默,现在挺八卦。以前……好像我与她也不太熟吧?

  “不用担心,主子在飞雪关了!”她没有看我,一边自顾自的点着安神香,一边与我聊着天。

  “飞雪关离这里可近了,骑马的话,不到两个时辰就能到这里。”

  “这么近?你怎么知道的?”我问她。

  “是骆叔告诉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