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二十五章

幔帐成殇 春子香 940 2016-09-18 13:20:02

  “薛将军,请你把话说清楚!”我抬眸迎上他厌恶的眼神。

  “你这无耻小儿,也好意思让他人把事情摊开来讲!” 薛将军的眼睛里全是轻蔑与厌恶。

  “将军,不可以如此放肆!”易水寒紧抿薄唇。

  “将军,你不可以这样放纵自己!”另一个谋士也站了出来,“此小儿不能留在军营,他会毁了你的前程,必须驱逐出军营!”说着,便跪了下去。

  “将军!保家卫国固然重要,切不可因一个小儿毁了你一世清誉与前途!”另一个人也跪了下去:“臣请求将军将他赐死,以绝后患!”

  此时的我完全懵了,定定的站在那里。

我素来与这些人无怨无仇,怎么都要我死?

我并没有做过任何亏心事,而且向来不与他们打交道的,为什么要我死?

但是他们要我死是真的,只是我怎么为落到这种地步了呢?人人杀而后快?

  我也上前一步,站在他们几人的面前:“请问各位大人,为何一定要将我赐死?还有薛将军,有何事不能摊开来讲,我自问做的每一件事都未曾开罪过各位,但为何各位大人如此这般?”看他们样子,又不像是无缘无故会如此来说。但他们的对话,我真的听不懂,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这几个将领听到我的问话,似是觉得我问的愚蠢之极。都倒吸一口冷气,嘴里还说:“如此无知小儿!留他何用?”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

  薛将军哈哈笑了两声,轻蔑的瞄我两眼说:“你可知将军以后会是驸马爷?”

说话的神情,似是看我就像是吞了苍蝇似的难受。

  我眼睛一翻,摇了摇头,觉得这么大个人了,讲话怎么这么白痴?这件事情既没有人向我提起过,皇上也未曾公开召告天下,我又怎么知道?他是不是驸马又与我何干?难道还怕我抢了他驸马的位置?

再说,我这会儿,关心的不是驸不驸马爷的问题,我想知道他们为何这般待我?

我只希望是一场误会,但他们说话却总是驴头不对马嘴的。

“是不是驸马爷与我何干?”

  “你昨晚……昨晚……”薛将军说了两个昨晚,似是还觉得说不出口,甩了甩袖子说:“你做的事情,你会不记得?怎么能如此妖乱惑主?”

 我皱眉,有些不解。

妖乱惑主?

这是唱的哪出戏啊?

易水寒还需要我妖乱惑主?

他倒送给我,我都不要!平时装的像只小绵羊,其实是一肚子坏水,他干的那些事,别以为我不知道,只是不犯到我,我也不会揭穿他而已。

再说,我才十岁啊!十岁还是个孩子吧?

妖乱惑主?这词用得……让我只想说:大人,你会用词吗?

 易水寒眸带寒意,微眯的看向他们:“都下去!”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