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二十三章

幔帐成殇 春子香 2080 2016-09-17 13:02:01

  就在我放弃了挣扎,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却听到了有些暗哑的声音:“说,你脖子里带的那个东西是怎么来的?”他的手放开了我的嘴巴。

  我还是听出他的声音,是林军医。也闻出了他身上淡淡的药草气息。

  我睁开眼睛,望着似恐惧袭来的黑暗说:“什么东西?”

  我明显感觉到脖子上的手更紧了,我用力的摸脖子,那里只是娘亲留我的小桃核。

  “你说的是不是这个?”我说话有些艰难,只能用手举起那个小桃核。

  林军医的手松了一些,哑着声音说:“是!”

  “这是我娘亲留给我的!”我喘着粗气说。

  他的手从我的脖子上撤离,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娘亲是谁?她怎么会有杏林世家信物?”

  “我娘亲是……”我不能说,说出来可能连我自己也没命了:“你说这是什么信物?有什么用处?”

  “这是杏林世家家主的信物。”

  我从袖子里拿出一些迷粉,洒向他,就往营地跑去。

  我不管是谁的信物,但此刻,皇帝屠杀了我全家,我的身份不能暴露。我娘亲只是一个妇道人家,肯定也不知道什么杏林世家。

  没成想,那林军没有被迷晕,反而一个飞身挡住我的去路,说:“含有紫苏的迷迭!也是你娘亲教你的吗?”

  我不言语,只是紧张的盯着他。

  娘亲说过:含有紫苏的迷迭会让人迷晕后忘记晕倒前发生的事情,会这种迷香的人不多,这是因为紫苏的量不太好控制,还加有别的几种香料,可以让人短暂失忆。但是,林军医还没有失忆,而且武功还这么高,平时里没有人发现他还有武功,我想易水寒也不曾发现他的军医,居然会如此了得吧?尤其可以肯定的是,他还不是易水寒的人。

  就在我紧张万分时,他突然单膝跪地,“军医阁林默拜见家主,还望家主见谅下属的莽撞。”

  我有些受宠若惊的望着他,刚才要杀我的人,突然认我为家主,成了我的下属,这样的转变,让我有些难以适应。

  我小心翼翼的拿出脖子上的信物说:“这个是杏林世家的信物?”

  “是!并且会有家主代代相传!”林默非常恭敬的回答。

  我的娘亲居然会是杏林世家的家主!可是,为什么她却不说出去呢?要知道杏林世家是一个医界的帮派,所有的医馆百分之八十都是杏林世家经营,这是多么有钱的一个世家啊!记得杏林世家的家主姓凤,并且在二十年前惨遭灭门……

  “凤家不是灭门了吗?怎么还有杏林世家?”我不是,但并没代表我就相信他的话,我疑惑的问。

  “杏林世家一直都存在,当年只是逃出了湘善小姐,并且继承了杏林世家,因为凤家的女子必为国母,是一定要入宫的,家主当年不愿意,于是,就说凤家灭门,但家主一直在打理杏林世家的,只是,没有人知道她在哪里?当年凤家惨遭灭门也是因为几国同时要争抢凤家女儿,相互争斗之中,殃及凤家。……”

  林默的声音里一直是悲痛的,可见他的忠心。

  湘善?我的娘亲叫香珊。多么接近的音,难道就是我的娘亲。想起娘亲与爹地有次半夜谈话:“香珊,为难你了,明明来自大家贵族,却偏偏入得我姬家做了不知名的小妾。”父亲的语气里满是愧疚。

  “允文,其实,我一直想对你说声谢谢,这么多年,你没有把我的身世说出去,并且还会为我庇护,我心存感激,只是,我担心倾儿,她是我们唯一的后人,我真怕……”

  那时的父亲应该早就知道娘亲的身世,他们只是瞒着我而已。

  我紧紧的握住脖子前的小桃核,不,应该是杏核,只是上面画满了图案而已,心跳不已,这么多年,我居然没有发现这个惊天的秘密。

  我的娘亲是凤家后人,杏林世家家主。

  “你起来吧?”我望着地上跪着的他说:“我的娘亲是湘善,但她交待过,这一切都不能对外说出。”

  林默站了起来说:“属下明白!”

  他侧耳听了一下说:“家主,有人来!”

  “你先去吧,就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有事,我自会与你联系!”我说完,冲他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去。

  “是!”他应完,便消失在无边的黑夜,夜行衣与夜色溶为一体。

  我把娘亲留我的遗物塞进衣服里,并且我知道,以后,尽量少往外露。

  听到那熟悉的脚步,我知道,易水寒过来了。

  “这么晚怎么还不睡?”他走了过来,带着披风,披到我的身上。

  “我有些想我娘亲。”我迎着夜色中吹来的带着冷意的风。

  “对不起,今天是你十岁的生日,可是,我……”

  “没关系。”我打断易水寒的话,“其实,我一直对你心存感激。若不是你,我也没有今天。”

  “起风了,回去吧!”他牵起我的手,我微凉的手,包裹在他温暖的手心里。

  刚走回营帐,他的脸色便变了,直直的望着我,:“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心一阵狂跳,难道他看到了什么吗?“没有事情发生。”

  易水寒深邃的目光在我的脸上搜寻,似是要从我的脸上看出破绽,那种目光,看的我有些莫名的揪心疼,带着谴责却又带着疼惜。

  祝康点燃了烛光,只是盯着我看了几眼,便又走出营帐。

  我不知道他看出了什么,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看出来的,他的手紧紧的抓住我的手,似乎想把我的手臂折断似的,疼的我把游走在外的思绪重新拉了回来,我试图把手从他像钳子的手里抽出,几次都没成功。

  易水寒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拉着我的手,喉结几次上下滚动,最终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他却猛然撕碎了我的袖子,手臂裸露在外,手臂在灯光下,皮肤看着晶莹如雪,只是手臂上面有一个红色的圆点,鲜红如血,妖艳夺目,明媚刺眼。

  我深吸了一口气,望着他。

  他这是想做什么?难道要强女干?我还小啊!并且我一直以男儿身面世,除了爹娘好像还真的没人知道我是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