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二十一章

幔帐成殇 春子香 2287 2016-09-16 17:02:02

  想到这里,我长长的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呢?”

我睨他一眼:“我在想,你会打仗吗?”

他敛起眼眸,不经意的问:“你觉得呢?”

“不会”老老实实的回答。

“你怕我战死了?”

“是的。”在心里补充:我的命在你的手上,与你的命运息息相关,怎么可能不关心你的命运。

他戏谑地问:“我若战死了,你会不会每年清明给我上坟?”

“呸!”我上前捂住他的嘴:“还没上战场,不能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我要你活着,听到没有?”

易水寒点头,笑意直达眼底,握住我的手:”如你所愿!“

柔软的唇,擦过手心,软***润,心却莫名的怦怦跳了起来。

这是一种莫生的,说不出来的感觉,第一次,第一次有这种心跳的感觉,在不恰当的地点与时间。

  好在马车停了,我急忙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其实,我根本不知道要往哪里走,只是想避开易水寒而已。

  队伍很长,连绵几公里长,许多人都在树荫底了凉快,人发出的汗臭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这里似乎还没有开垦,到处是荒草,但对于我来说,这里简直就是医者的天地,这些植物都是草药。金不换,紫苏……这些都是难得的香料,不仅可以入药,而且做菜时,放入一些,那个味道真是香!

  我伸出手,正要去采一些紫苏与金不换的叶子,却看到不远处还有野生的芋头,连根拔起,那芋头个头真大,带着清新的泥土的清香。

  “你在干什么?还不去吃饭?”祝康不知何时出现在我的身后。

  我抬头一笑:“我在弄吃的,这个东西叫香芋,等一下煮来吃特别香。”

  祝康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里的圆东西,半信半疑的问:“这能吃吗?”

  “能。”

  “那这个能吃吗?”我听到声音又抬起头,易水寒正指着金不换。

  “也能吃,那是金不换,可以做调料,也可以做药材用。”说到这里,我对易水寒说:“你多采摘一些那种叶子,等一下煮香芋的时候,放一些金不换的叶子,那味道可香了。”

  易水寒弯着腰,采了几片叶子,又问:“为什么叫金不换?这种草长的很普通。”

  我一怔,金不换是李时珍起的名字,这个莫名的王朝是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的。

  “因为它的药用价值非常大,也叫开化三七、人参三七、田七……”

我看着他像一个求知欲极强的孩子,于是又说:那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就知道这个名字的来历了。

  古时,有个叫张小二的小伙子,得了一种叫“出血症”的怪病,不仅口鼻流血,而且大便时也出血。眼看着小二 生命垂危,家里人都很着急。

  一天,小二家门口来了一位姓田的郎中,家人忙上前求医。田郎中观病后,开了一种草药的根,交代小二家人将其研成末后给病人吞服。家人半信半疑地按要求将药研末并让小二服下。小二服用后不久,血就被止住了,病即痊愈。全家皆大欢喜,表示要重谢田郎中,郎中却推辞了,临走时,他拿出一些种子,让张家种上。

  又过一年,当地知府的独生女儿也得了出血症,百药无效。知府遂命人贴出告示:“谁能治好女儿的病,年长者赏赐千金,年轻者招为女婿。”张小二正好看到告示,心想知府千金不是患了和自己去年一样的病么?如今家中种的那棵树已经长出来了,根应该可以用来医治知府千金的病。于是他揭下告示,带上树根磨成的粉末来到知府家中。他按照自己的服用方法将药末给小姐服下。不料一个时辰未到,小姐竟一命呜呼。

  知府大怒,马上将张小二羁押审讯。张小二无奈,说出了自己的治病经过。知府立即派人捉拿田郎中,并欲定田郎中“谋财杀人”之罪。田郎中不服,申辩说:“此草药对各种出血之症均有效,但必须是生长3~7年的树根才行。张小二所用的药才长了一年,时间太短,根本达不到药用功效,当然救不活小姐的性命。”知府不信,认为田郎中是在逃避罪责。情急之下,只见田郎中要来一把利刀,在自己的大腿上深深划了一刀,顿时血流如注,众人皆慌。田郎中不慌不忙地取出自己带的药末,内服外用,很快便血止痂结。知府终于信服,遂放了田郎中,也未再追究张小二的罪责。

  后来,人们便开始用这种药治各种出血症,并把药命名为“田三七”:田是郎中的姓,三七是让人记住这种药必须生长3~7年才能用。

  可能我讲的故事有些长,易水寒听完,便说:“你觉得这金不换长了几年?”

  我有些不解,看着他把根也拔了出来,那根至少也有五到七年了。

  “好像有五到七年吧?”我也不太确定,但看大小,至少有五年了。

  易水寒望着那根三七说:“这根叫三七?”

  “嗯。”

  “祝康,你过来。”易水寒叫道:“你找几个人过来,挖这么大小的这种草,太小的不要。其它的草先别破坏。”

  祝康原本在帮我挖芋头,听到他的吩咐,应了一声就走了。

  我纳闷的看着易水寒,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你想要做什么?”

  易水寒望着我,双眸深沉似海:“三七真的有止血的效果吗?”

  我点了点头:“三七花用于降血压、降血脂,三七的头磨成的粉,药用价值紧次于三七花主要用于心脑血管疾病。三七根主治理气,收涩,消肿。治痢疾,腹泻,喉炎,劳伤,跌打损伤,红肿疼痛。”

  他看着我,眼睛光亮起来:“这三七全是宝,太好了。”

  我听着他自言自语,甚是不解。他不是药材商,要这些个药材有什么用呢?

  “你知道哪些植物还止血吗?”易水寒走到我的身边。

  “还有 大蓟(附:小蓟),白茅地榆、槐花(附:槐角)、侧柏叶、艾叶、三七、白及、茜草、仙鹤草、其他止血药如藕节,血余炭,棕榈炭,伏龙肝,荠菜……”

  “太多了,你只用告诉我哪种是止血效果比较好的就行了……”

  我顿时明白了他的用意,在这个时代去前线打仗,最重要的就是要保存药材的使用,而上前线的这些军人,都是身强力壮,他们不会得什么其它的疾病,相反,在这个时代,都是一些利器,伤了人,只能靠止血的药物来止血,只要止住血,就能保住命。

  于是,我找了一些止血效果较好的,像鸡脚刺等各类植物,拿给他,他再交给祝康,让别人跟着准备这些药物。

  上前线打仗不是都要准备药物的吗?难道皇上没给他们准备?怀着好奇却没有问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