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二十章

幔帐成殇 春子香 2093 2016-09-16 10:02:02

  事情果然如易水寒所料,没几天皇上下了旨,让易水寒奉旨出京都,远赴飞雪关。

  祝康听到这个消息开心的不知所措,因为他听说易水寒可以带他去战场。

  想起我四岁时与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突然怀疑起他们上了战场是否还能回来。

  这一仗是肯定要打的,因为我的伯父出现了叛变,投奔西凌。

那么,我跟着去战场也不是坏事,说不定能看到我的伯父,然后,我再投奔去他,毕竟大周,我是呆不下去的了。

  出征那天,皇上亲自前来,以示皇恩浩荡。

  天未亮,京城到处彩旗飘扬,人山人海‘显的热闹非凡。

  未婚女子爬上阁楼,拿着自己刺绣的红手绢在窗口摇来摆去,美丽的寄烟公主也乘车撵来相送。我想:也许皇上早就认定了这是准驸马,所以不介意公主来送他。

 我还从来不知道,易水寒居然如此的有人气。

  我把依青交给了骆熔金帮忙照顾,与祝康坐在马车内,马车内装的是物资。

  易水寒骑在马上,神采奕奕,气宇轩昂。

他抬着头,四处眺望,与平时见到的他有所不同,这样的他,倒也像个将军!

  祝康在马车内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不停的夸赞着他的主子。我很好奇的是易丞相怎么没有出来送行,这毕竟是他最爱的一个孙子,并且还是远行出征。

  “易丞相怎么没来相送?”我问祝康。

  他的眼神一黯,“易丞相不想让少爷去战场……”

  我淡淡一笑:“你家主子不够乖啊!”

  祝康翻着白眼,瞪着我说:“那也是你的主子。”

  我冷笑了一声:“不是我的。”祝康也知道我的身份,只是在外人面前,装作不知,“他要我去飞雪关,无非就是把我交换给西凌,把我当人质,因为我的伯父投奔了西凌……”

  “才不是呢!”祝康气的满脸通红:“主子才没有你说的那么无情无义,单靠打仗,主子也定胜,何须用这个手段!”

  祝康似乎对易水寒非常的忠诚,看着他胸脯急剧的起伏,“你就是个无情无义的白眼狼,枉费公子对你那么好!”

  对我好吗?我怎么不知道?

  正在这时,马车外的帘子被易水寒用剑挑开,天已变亮,他漆黑的眼眸望着我,握着剑的手微微发颤,可见他握的多么用力,手背上的青筋都立了起来,看的清清楚,他紧紧抿着唇。

  我一点也没有背后说人坏话,而被人抓住的不好意意。

  “你说的那种情况,永远也不可能。”易水寒说完,就把帘子放下。

  永远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我与祝康争执的声音太大了,不知他何时走到我们的身边来。

  放下帘子后,我又听到他与别人热络的打着招呼,似是刚才的那一瞬,只会让人怀疑是错觉。

  “你以后不要污蔑公子,他不是你想的那样!”祝康的眼睛恨不能变成刀子,能在我的身上割下几坨肉来。

  易丞相反对他去飞雪关,可是易水寒却偏要去,如果按易丞相的位高权重来说,他完全可以阻止易水寒的胡闹,然而,他却并没有那么做。

  以前我在易府的时候,明显的能感觉到,易丞相非常的宠他的这个宝贝孙子,似乎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下人,而这位爷爷只是一个忠实的老管家而已。对于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着实让人费解。

  祝康挽起马车上的帘子,我顺着那个窗口看到外面的皇上,太子还有三皇子……远远望去,太子与皇上长得有些像,可是易水寒似乎也长得与他们有些像,可是又说不出来哪里像,而三皇子似乎是玩世不恭的样子,脸色看上去总显得有些苍白。

  大周的皇帝现在只有两个孩子,据说还有一个兰妃生了个孩子,就在生孩子的那天,兰妃生的孩子居然是死胎,生完孩子后兰妃也去世了。皇帝子嗣单薄,存活的只有两个儿子,还有几个公主。荷妃如今受宠,一个原因就是儿子是太子,另一个原因就是皇上真心待她,她没有外戚。

  而三皇子呢,听说是个纨绔子弟,一心只想着上青楼找姑娘,所以,面色发白,看上去有些病态,不少人说那是因为他纵欲过度。

  我转过头,顺手拿起一个糕点塞进嘴里,只是不知这样的旅程要多久?

  等我醒来,看到易水寒也坐在马车里,他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而祝康似乎在驾车,与驾车的师傅聊得火热。

  我坐起身子,看到易水寒转过头,“睡醒了?”

  “是。”我挠了挠头,怎么就睡着了呢?“这到哪里了?”

  “出了京都。”

  这不是废话吗?我只是想问有没有到吃午饭的时间?唉,他怎么知道我的想法呢?

  我也看着窗外,风景倒是不错。

  云,白的,像棉花,又像棉花糖,天,蓝的,而是那种就像洗刷干净的那种湛蓝,比前世在电脑上看的天空还要漂亮一百倍,空气里都是青草与泥土的气息,清新的比前世卖的空气还好闻。小鸟在枝头,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那欢快的样子,真让人心生羡慕,谁能想到千年后,这些东西全消失了呢?

  “在想什么?”易水寒的声音比公鸭稍微好听一些,但还是觉得他没有小时候说话声音好听,那时的他,带着浓浓的奶音,说话也有些软软糯糯,就像是女孩子似的。

一转眼,全变了。

他不再是那个有些软弱的小男孩,而我也不再是那个调皮的孩子……

  “没什么。”我收回视线,叹了一口气。

  我没看易水寒,可我知道他的视线停留在我的身上,过了一会儿,他掀起帘子一角,“祝康,你吩咐下去,到前面树林里休息。”

  “好的。”祝康开心的应着,又骑着马找人去了。

  其实,对于易水寒去飞雪关这件事情,我也有些反对,十几岁的小毛孩能打仗?还封为了将军?这简直是太可笑了。别说没有实战经验,我觉得连理论经验也没有。这皇上也太昏了,派个毛头小伙出去保家卫国,这不是太可笑了吗?不过,这皇帝若不是头脑发昏,怎么会抄了我的全家呢?想到这里,我重重的叹了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