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十九章

幔帐成殇 春子香 1058 2016-09-15 14:32:03

  我晚上进易水寒房间,他正在看书。

“你什么时候去边关?”

  知道了具体的时间,我也好安排以后自己的生活。

如果依青与我在一起,也好有个伴,看来人都是怕孤单的。

与他相处这么久,突然分别,一种空洞的失落也随之油然而生。

  “你关心我?”易水寒放下书,嘴角微挑。

  我耸了耸肩,双手一摊:“那当然!”心里却补充道:是假的!

  “那你希望我留下来吗?”他的眼睛微闪,尤如夜空中闪烁的星辰。

  “我能决定吗?”我把目光移到别处,抱起手臂,

“我决定不了,所以,你问我的意见等于没问。”

  他低下头,似乎有些小小的失望:“过几个月。”说完垂下眼眸。

  再过几个月,那说明我还有一段时间,可以为他走后做充分的准备。

  “北荣与东楚战事不断,南宫锐离成为神话,凡与东楚开战,即战无不利。”易水寒抬起眼眸,眸光中星光点点。

  “你也希望成为他那样的人?”我歪着头问他。

  “不,我就是我自己,独一无二的自己,我不要学任何人。”他微笑着回答,笑容里有坚定,也有苦涩。

  其实,我们两个人像这样的聊天,次数很少,或者应该说是没有存在过。

  “那就好!”我拍了拍手,为他喝彩。这种观念能在古代生存,实属难得。

  只有对自己极其自信的人,才有这份自信的魄力。

  我正准备离去,听到他说:“过几个月,你就十岁了吧?”

  我一怔,回首看他。“是……”

  我的生日又快到了,这次的凄凉似乎与以往不同。

  没有了家,没有了亲人,还谈什么生日?“我没准备过十岁的生日。”

  “我帮你过生日,过完生日,你要与我一起去飞雪关!”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肯定,似乎没有准备给我反驳的机会,更没有征求我意见的意思。

  “我不想去!”

  易水寒清凌的眼睛望着我,眼里荡起轻微的波澜:“你必须去!”

  说完,他叹了口气,“也许,很快就要去飞雪关了。”

  他说的几个月只是试探我,并不是真实的时间点。

  我转过身,走向自己睡的那间房。

  祝康从我这里走了出去,点了安神香。临走时,还用眼睛瞄着我,似是欲言又止。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无非就是说我不识抬举,公子这么看好我,而我还不知好歹。

  也许自从知道这个消息后,我也特别关注起边疆打仗的事情来。

  听说,北荣已经打到了东楚的境内,南宫锐离却身受重伤。被人救回了北荣,但身患重病。

  我也为这一代名将深深感到惋惜,战无不胜却身受重伤,多少春闺少女钟情于他,为他受伤彻夜难眠,哭到眼肿啊?

  我对于这样的一个人非常的佩服,也非常的好奇。

  怎么样的一个人啊?居然让临国的不少人对他心怀敬意,却又畏惧。

听说,他年少轻狂,鲜衣怒马,斜依栏杆,让人梦断肠。

  难怪易水寒说不学他,也许,他早就知道南宫锐离会有这样的下场吧?

  若上了战场,易水寒又能把握战事的脉搏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