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十七章

幔帐成殇 春子香 2229 2016-09-14 12:53:10

  “姑娘,你怎么样?”我柔声的对着门缝说道。

  “我饿。”里面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听到里面的声音,我感觉到心酸,眼泪盈眶,为她感到伤心。

这是什么样的父母呀?怎么能忍心饿死自己的孩子呢?虎毒尚不食子啊!

  “你一定要挺住,我救你。”

我用力的踢着门板,只想把门板给踹烂。

  可是,毕竟我的力气小,只是有些响动,却一点也没有踢烂的痕迹。

  “你干什么?住手!”一个中年人跑了过来,拉着我往外拉。这个应该就是这女孩的父亲吧?我看到他有些讨厌。

  “救人!”我想挥开他,无奈他毕竟是个三十几岁的壮年人,我的力气有限,推不开他。他反而用力一甩,把我推倒在地。

  “用不着你救!这是我家的私事!”那个腐朽的书呆子一本正经的说完,还用力甩了甩袖子。似乎在表达他的不满与不屑。

  “虎毒尚不食子,你连畜牲也不如!”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拿起一块石头就去砸门。

  “你个小P孩,凭什么藐视我?”那个老秀才似乎对我的态度极为不满,说完顺手抄起一个长棍就要过来打我。

  我跑不及,眼看那棍子就往头上砸来,我只能把双手举过头顶,紧紧的抱着头,闭上眼睛。只听到“砰”的一声,那痛感没有传过来。我眯着眼,看到那个老秀才倒在了地上,而他的身边站的就是骆熔金。

  本来应该对他感谢,但是我地感谢不起来。他是如此的自私,見死不救,空有一身的好武艺。

  “哎哟!”那个老秀才可能是摔疼了,叫着又起来了。

  我不管他们,我要救那个小女孩。那种强烈的愿望支撑着我,要我一定要救她出来。

  走过骆熔金时,他递过来一把斧子,“去劈吧!”

  我一怔,抬头看到他关切的眼神。接过斧子,说:“谢谢!”

  我知道,他允许了。

  他要我用斧子把门给劈开,同意我去救那个素未谋面的小女孩。

  “你们……”

  “我们是易丞相府的。”骆熔金打断了老秀才的话。

  我回过头,看到老秀才听到是易丞相府几个字时,眼里的胆怯与害怕,还有那种想巴结的神情。

  我似是力气不够大,凿了几下,那个门上的木板还没有掉下来。

  “公子,他们在那边!”祝康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回头,却看到祝康与易水寒骑着马奔了过来。看到我,易水寒明显松了一口气。

  易水寒下马,把缰绳交给祝康,看到我在劈门,疑惑地问:“你在干什么?”

  “救人。”我说完,扭过头,专心去劈门。

  “熔金,过来把门劈开吧。”易水寒的声音从容平淡,听不出什么起伏。

  “是。”骆熔金走了过来,接过我手中的斧子,并示意我站远点。

  “不能劈啊!”张秀才跑了过来,似是认识易水寒,在易水寒的脚下跪了下来:“易公子,你知道吗?他们要把我的女儿从屋子里弄出来,这关系到我们张家世代的荣誉啊!我女儿早年订了亲,如今她还未过门,对方死了,她只有以死殉情,以示忠贞,我前几天已经上报了知府,就等她咽了气,知府会过来检查,给我颁发贞牌坊。”

  没想到易水寒听了,叹了口气,又看向我,似是在询问我的态度。我坚定的看着他,又看到跪伏在地的秀才说:“贞牌坊有什么用?能让你们世代荣华富贵,还是让你脱胎换骨?登上极乐世界?什么都不能,你要一块牌子干什么?难道不知道人命关天吗?”刚说完,又有些后悔自己的多嘴,这个世界的人,又怎么能理解21世纪人的生活方式及想法呢?自己简直是对牛弹琴。

  在一个没有人权的社会,凡涉及人权的东西,他们又怎么能理解?

  刚说完,听到一声巨响,门及木板全被熔金给弄开了。

  我赶快跑了过去,听到身后的易水寒说:“我收你女儿为我们易府的丫鬟,你同意吗?”

  这时,看到一个妇人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同意!我同意!”

  我想这个应该是秀才的妻子吧!

  “一个妇道人家懂个什么?哪有你说话的份?”秀才一脸凶相,骂起了自己的妻子。

  “祝康,拿银票过来!”易水寒没有理会秀才,叫了祝康便跟着我向屋内走来。

  祝康刚拴好马,说:“好的!我这里有份契约,你们顺便画个押吧?”

  屋内的摆设很简单,因为关了几天,屋内有些混浊,而且大小便都在这里,有一股难闻刺鼻的味道。

  那女孩披头散发,肤色青白,神色恍惚,匍匐在地,眼神无光,饿的皮包骨,睁着那凹陷的双眼,动弹不得。

  我来到她的身边,看着可怜的小女孩,才十几岁,怎么能这样对待她呢?如花似玉的年华,就这样消失在人世间,对于她来讲太不公平。

  “喜儿?”

  我听到那老妇人哭着往这边走,却听到秀才又在叫:“你过去,我把你腿打断。”

  那个妇人只是站在门口呜咽着望着屋内。

  “有没有水,先给她一点水喝吧?”我看向熔金。

  这个女孩就快死了,躺在那里动不得,眼神也越来越涣散。我拉她时,顺便把了一下她的脉。

  她的气息微弱,随时都有要死掉的可能。熔金出去弄了点水过来,我喂给她喝。可是又不敢给她多喝,只是一点一点的喂。

  “给她找个大夫看一下吧?”易水寒站到我的身边轻声提醒。

  “嗯。”我点头。

  “那你现在跟我先回去吧?”易水寒在我的身边蹲了下来,看着我细心的给还躺在地上的小女孩喂水。

  我回首,刚想拒绝,却看到他眼中的坚定,他用很轻的声音说:“你不能随意在外走动!”语气却又是那么的强硬。

  我明白他的意思,我全家灭门,唯独剩下我一人,不知多少人想要灭掉我呢?

  其实,我应该感谢我的娘亲及父亲,他们让我见的人很少,只有少数人见过我,所以,我才能侥幸存活。

  易水寒似是看出了我的犹豫,站了起来对熔金说:“你抱起这个女孩,那里有一匹马,祝康你们两个一起找大夫给她看一下,然后再带她回去。”

  我听到易水寒的安排,点了点头。

  祝康不知是给了多少银两,这么快就摆平了秀才。

  我跟着易水寒出来,易水寒要我与他共乘一骑,我没坐:“这里这么近,就这么走回去吧?”

  他也没有骑马,只是牵着,我们谁也不说话。

  跟骆熔金走这条路觉得特别的近,跟易水寒走这条路却又觉得漫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