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十四章

幔帐成殇 春子香 1992 2016-09-13 19:40:40

  “这不是梦!”易水寒的声音如同是一个魔咒,击碎了我对美好的渴盼。

  我双手抓住地上有些潮湿的石头,紧紧抓在手里,任其棱角扎进我的手中,感受着那团温热从掌中滑落。

  “怎么会是这样?”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哽咽出声。

  易水寒用发凉的手替我拭了拭脸上的泪:“皇上下的旨……”

  “是何罪名?”我有些不耐烦。

  “谋反……”

  “怎么可能?”我的情绪有些激动,这分明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父亲不参与朝中大事,而娘亲足不出户……”

  易水寒扳正我的身子,“你听我说,”他叹了口气说:“镇关将军谋反,你们只是株连而已。”

  那个大伯,似乎只有在我出生时见过一次,那么爽朗的笑,怎么可能反朝廷呢?

  “那么,他可曾谋反?”我的声音极低,怕听到那个与我想的不一样的答案。

  易水寒沉吟着,低声说:“他在飞雪关,我怎么可能知道……”

  飞雪关以西便是西凌了吧!大伯好像常年都驻扎飞雪关,为的是保住这大周的江山。

  “既然还没确定,怎么可以这样草率的就将我们全家灭门了呢?”我低声哭泣,心疼的感觉每一次呼吸都有些困难。“易水寒,我求求你,你带我去宫里,我要见皇后……”

  皇后定会为姬家求情,毕竟她身上流的是姬家的血啊!

  “倾倾,”易水寒的流露出怜悯的表情,“皇后打入冷宫了,你不能再去见皇上,他会杀了你……”

  姬家就这样完了,那荣耀的光环,只不过是吊在头顶的一把利剑,随时等待着去看血溅人亡。

  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只是倾刻间,我便要过起家破人亡,四处逃命的日子。

  祝康走了过来,犹豫的开口:“公子?”

  易水寒解开我的穴道:“你要好好的活着,只有这样,才有可能为你的父母恢复名誉。”

  我现在能怎么样?

  不足九岁的我,一无所有,我能与一个皇帝报仇吗?

  我从地上爬起来,望着那滔天的火光,把手中的石头重重的砸过小河的对面,从祝康手中夺过弓箭,射到对面的草丛中:“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这灭门之仇,我一定会报!”

  转身,把弓箭再给祝康,重新坐上马车。

  我不是一个只有九岁孩子的灵魂,我知道有些事情不可挽回后该怎么做。

  我心里痛,可是,我就是倔犟的不让自己流泪。

  因为我怕流出了泪,就再也见不到父亲与娘亲……每当想到娘亲那张亲切而又温婉的脸,我的视线便会模糊。扭过头,把眼泪逼进眼眶。“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姬家会有今天?”

  易水寒望着我,我能读懂他眸中的怜惜:“当年皇上下旨,让良喆作陪读,便有让他做质子之意。”

  我沉默不语。

  原来,这么早就密谋好了的。姑姑在宫中是皇后,大伯手握兵权,父亲一直不愿出入朝堂,也是因为怕皇帝忌惮吧?可是,再退缩也没有用。再隐居,一样惹来杀身之祸。

  我不能退缩,我要坚强,我必须活着,可是……

  “我现在可是皇上追杀之人,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我冷眼看向易水寒,这场绞杀他也在场,不是吗?

  “姬倾吗?”易水寒的眼睛望向我,波光点点,如同星光:“早死于那场火灾,你是纪瑾瑜。”

  我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才番然醒悟。

  易水寒早就知情,只是没有给我提过。

  那个纪瑾瑜代替我死了,而我却活着。他早就给我按排了后路,却没有告诉我的父母,让他们尽快逃亡。

  “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至少,我们可以逃走,一家人就不会……”

  易水寒叹了口气,略带忧伤的开口:“你的父母早就知道,天下之大,莫非王土,若逃也未必能活过今日。”

  他看我似是不明白,于是又说:“你娘刚怀有你时,连皇帝都惊动了。”

  听到这里,再不明白就真的是傻子了。

  我娘刚怀上我,皇上就有计划,只是密谋了这么久,才动手而已。

  “向云,可还活着?”我甚至有些怕听到答案。

  易水寒把头转向别处,眼神微闪:“不知道。还没有消息传来。”

  “多少人追杀他?”我又追问。

  “两百多人。”

  我的心继续向下沉。好像沉到了一个看不到尽头的深洞,黑的让人发怵。感觉天气太冷,冷的我直打颤。

  两百多人追杀一个孩子,这要多严重的罪啊?

  姬家一直想平平安安像寻常人家一样活着,看来,这个简单的愿望也无法实现。

  娘亲为何要让向云外出?难道她早就知道了?

  我闭上眼,让温热的泪水无声的滑过冰凉的脸庞。

  我清楚的记得,娘亲让向云穿上我的衣服,说是出门要给向云收拾漂亮一些,原来,娘亲早就知道,所以,才故意让向云代替我离开,然后,再让人替换我:“娘亲让你救我的?”

  易水寒扭过头,定定的看着我,似是想从我的脸上看出我心中的想法:“是。”

  “那我替娘亲谢谢你!”

  我低头,向他致谢。

  一家人全被诛杀,然后藏于火海,而唯独我一个人活着。

  我到如今才明白娘亲的良苦用心,她一直不让我外出,不让我接触太多的人,原来只是为了保护我。娘亲眼眸中的忧伤与不舍,居然都因我而起。她想救我,却无能为力,舍不得离开我,而又必须分离……

  “你准备把我送到哪里去?”我要活着,但我必须知道他是怎么安排我的人生。

  “丞相府。”

  “哈哈……”我笑了出来:“你不怕别人认出我来,给丞相府惹麻烦?”

  “你是我买来的粗使下人,难道不该回丞相府?”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上面是卖身契约,七天前签订的,有手印。但那个人不是我,是真的纪瑾瑜。

  夜,很黑。

  风,很冷。

  天,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