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十五章

幔帐成殇 春子香 2034 2016-09-13 19:40:40

  这世的家变,让我知道想做一个米虫是不可能的,所有的一切都要去靠自己争取,包括基本的生活。

  我在丞相府做着一名粗使的杂役,这只是生活的开始。

  因为经历过变故,所以,我变得更加沉默。

  劈柴,对于我来说,这个活有些艰难。

  在这个时代,九岁开始劈柴,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我却不一样,我前世今生都没有做过体力的重活,而且对劈柴的工作一窍不通。

  沉重的木头,似是能把我压跨。我现在终于能体会前世看的《平凡的世界》,记得孙少平说:那沉重的石头似乎要把他压到泥土里去。我也有这种感觉,沉重得连腰都直不起来。

  “这么长的木头,是要两个人抬的?”来了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皮肤黝黑,但看上去人很健硕。

  我把新抬起的木头扔到地上,感激的望着他。

  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去厨房看一下别人是怎么劈柴的呢?

  “你是新来的?”他手上拿了个锯子,把我抬不起的长木头,放在地上,拿了一个小凳子,坐在那里,慢悠悠的拉开了。

  “是。”

  我记得劈柴不是用斧子吗?他怎么用锯子。

  “叫什么名字?”他头也不抬,一边拉着锯子,一边与我闲聊。

  “纪瑾瑜。”

  “哦,几岁了?”

  我平静的看着他,眼中充满了警惕:“大叔请问您该怎么称呼?”

  他边锯边说:“ 我姓骆,名熔金”

  “为什么要把这个给锯开呢?”

  “只有锯开了才好劈柴啊!”

  看着他那娴熟的动作,就知道他是常年做这种粗活的人。

  是的,我居然不知道长的木头要锯成段,这样就好劈柴。

  我与骆熔金不咸不淡地聊着,他还是比较平易近人的,讲了一些劈柴的要诀,我静静的听着。

  到了晚上,易水寒过来,让我过他那边去休息。

  “我没有与别人同室而睡的习惯。”我边走边低声的说道。

  易水寒止住步:“是吗?据我所知,你一直与你娘亲一起睡。”

  “那又怎么样?”娘亲是娘亲,外人是外人,这个怎么可能说会一样呢?

  “不怎么样,只能说,你还是有与别人同室而眠的习惯。”他说完继续往前走。

  我不知道跟着对不对,因为昨晚我也没有睡,我靠着墙蹲了一个晚上。每当想起那火光冲天的宅子,空气里的血腥味,便心如刀绞。

  这是一个二居室,里面有两张床,一边是卧室,一边是书房,书房里还有一张书桌与床。

  祝康在收拾着床铺,室内很简单,但布置的较为精致。

  麒麟香炉里燃着香,阵阵香味扑鼻而来。我一直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一直不想睡的我,居然也躺到床上便入睡了。

  睡梦里,我梦到娘亲,她还如以前一样抱着我,不停的亲吻着我,嘴里说有娘在。父亲慈爱的背着光走来,叫着我的名字,我从娘怀里跳下来,刚跑过去,父亲突然就不在了,正在奇怪,回头却也看不到娘亲,我吓的大声哭叫:“爹,娘你们在哪里?我想你们!”

  爹与娘牵着手已经走出了门口,听到我的呼唤,娘回过头:“倾儿,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嗯,我会好好的活着,爹娘你们不要走……”

  我大声的喊着,却看到他们越走越远,我怎么样也追不上。我一急,便睁开了眼。

  我看到易水寒还没有休息,他坐在床沿,紧紧的握住我的手。

  我猛的把手从他的手里抽出,坐了起来,喘着粗气问:“你怎么到这边来了?”

  易水寒的眼神微闪:“我听到你在哭泣,就过来看看。”

  他似是觉得我对他格外防备,便开门走了出去,我听到祝康的声音,他低低的给祝康交待着什么。

  我再也睡不着了,擦去额头的汗珠,呆呆的看着那白色蜡烛变成泪流下。

  夜,很静。

  我怕这样的夜,怕黑,怕那惊天动地的喊杀声,怕那空气里飘的血腥。

  不知过了多久,易水寒又回来,推开门,撒下一地的月光。

  手里端着一个碗向我走来,:“喝点安神汤吧?”

  那腥热的味道有些像那晚血的腥味,在看着黑色的汤向我靠近时,我似是看到了满碗的血,我突然起身,把那碗东西打翻,易水寒月白的袍子上全是黑色的药渍。

  祝康闻声而来,看到一地的狼藉,又赶快走到易水寒的身边,去查看他的手。

  背着灯光,我看不清他的手怎么样。只见祝康来到我的身边,拉着我就往下拉:“你走,不要在这里!”

  “祝康!”易水寒一把就把他推开。

  “少爷,你这半夜起来帮他煎安神药,说他睡不好,你看他是怎么对你的,你的手都烫伤了……”

  “住口!”易水寒打断祝康,然后又用缓和的语气说:“你去再打一碗安神汤来。”

  “我不去!”

  “祝康!”易水寒的声音一凌,祝康才放软了声音:“那少爷您先擦点烫伤膏好吗?”

  他拿出一个瓷瓶,要给易水寒擦上。

  我静静的看着他们,有些茫然的不知所措。

  只有此刻,我才觉得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冷眼的看着他们。

  是的,我原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活的那个时代与现在不同,可是,我却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回去?

  看到祝康推开门出去,易水寒才慢慢向我走来:“我不会害你,”他低声说:“只要我活着,我就一定会保护你,保证你没一点事。”

  我像是来自另一个星球的木偶,望着他真诚的眼神,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祝康再端来一碗安神汤,易水寒接过,看着我说:“你喝了这碗安神汤,才能睡的好,这样才能长高个子,只有你长大了才能报仇……”

  是的,我要报仇!为父亲,母亲,良喆哥哥,南晴,采薇……很多很多的姬家人报仇。

  我接过碗,一饮而尽。

  祝康不满的看着我,清扫着地上的摔碎的碗与地上的汤汁。

  这一夜,我居然睡的特别的香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