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九章

幔帐成殇 春子香 2082 2016-09-13 19:40:40

  夏天的夜晚有些燥热,娘亲一直给我摇着蒲扇,让我躺在凉席上睡觉,烛光摇曳,把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投下一片暗影,可能是孩子的天性,眼皮不受控制的合上,我居然在娘亲的影子里睡着了。

  等再次醒来,清风徐徐,凉意驱赶着热浪,我知道娘亲还在给我扇风,我正准备睁开眼睛,让娘亲不要扇了,让她早点睡,却听到了爹的声音。

  “你确定是下毒?”

  听到这句话,我赶快把朦胧的双眼紧闭,背对着他们不动。

  这是我第一次半夜醒来,而且还听到了这么重要的信息,着实让人吓了一把冷汗。

  娘亲一边扇着,一边说:“嗯,我确定。”语气里全是肯定:“府里的女眷基本都不会有孕。”

  父亲似是大惊:“此话怎讲?”

  “院子里的井里,有藏红花毒,所以,我一直喜欢让人重新去山上挑山泉回来,也是因为在我有倾儿前便发现了,并且,后院里的女人身上都有一种香味,这种香料里含有麝香,闻久也会不孕。”

  父亲似是疑惑:“那你……”

  母亲苦笑出声:“其实,你应该知道我的体质不同,而且又来自行医世家……所以,我在你的后院里是唯一一个怀了孩子的人。”说到这里,又听到娘亲叹息一声:“我就是担心倾儿,她什么也不知道,所以,我从来不让她碰到厨房里送来的任何东西,就怕对她会有影响。”

  “香珊,为难你了,明明来自大家贵族,却偏偏入得我姬家做了不知名的小妾。”父亲的语气里满是愧疚。

  “允文,其实,我一直想对你说声谢谢,这么多年,你没有把我的身世说出去,并且还会为我庇护,我心存感激,只是,我担心倾儿,她是我们唯一的后人,我真怕……”

  娘亲一边哽咽地说着,一边低语带泣。

  “她也是我唯一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不尽心保护她。”父亲安慰着母亲,又说:“究竟会是谁下的药呢?为什么要害我们姬家?我们似乎从未与人结怨。”

  娘亲低声说:“允文,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什么?”

  “姬家功高震主,怎么可能为世代享受荣华?”母亲说到这里,又摸了摸我的额头,额头上似乎没有汗,她才停下手中的扇子:“姬家出了个皇后,又出了个大将军,你在朝中,虽说无要职,可是也算桃李天下,这如何能让圣上放心?”

  父亲没有出声,我也不知道父亲什么表情,我紧闭着眼睛,紧紧的握着拳头,静静的听着属于姬家的秘密。

  “皇后无子,也是这样失去了生育能力,这很有可能是当今圣上的主意。”娘亲的声音更低,只有躺在床上的我与坐在床边的父亲才能听到。

  “我知道。”父亲似乎早就预料到:“我只是在想究竟府里哪个人是皇上身男家的?”

  娘亲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我若说是千卉,你会信吗?”

  “香珊,我知道你对她有意见……”

  “允文!”娘亲微微提了点声音,打断父亲的话:“我对她没意见,只是,她早已不能生育,而且来府里时间最久,我特意去留意过大夫人去世时用的东西,从物件的蛛丝马迹中发现,她像是水银中毒死去的。”

  “水银中毒?”

  “水银可以致人不孕,但时间一久,过量便会中毒。也许,她至死都不曾知道谁对她下的毒吧?”娘亲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落寞。“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不能怀疑我的判断……”

  “没有,我一直都相信你,你原本出自杏林之家,对这些药物自然熟识,我怎么可能会不相信呢?”父亲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又拉起母亲的手:“香珊,谢谢你给我生了倾儿,她可能遗传有你们家族的优秀的血脉,这么小居然会很多古句,而且我还未曾教她识字,我能看的出来,她都认识,每次我写折子,她在旁边都看的很认真,我一直以为她还小,不识字,后来,我跟随着她的目光移动,发现她识字,只不过,她这么小居然懂得与你一样,把优秀的自己藏起来,深藏不露。”

  又听到娘亲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但愿她能健健康康的成长为人,只是苦了她,居然不能把她像大家闺秀一样来养。”

  我听到这些秘密,心里感到有一阵阵的后怕。

  我什么也不知道,原来这里早就明争暗斗,你死我活了。难怪娘亲时刻留意着我,谁送了什么好东西来,娘亲总会说:给向云吃,娘亲给你做更好吃的东西。

  “香珊,你跟着我也受苦了。我想,辞官,我们一家三口隐居山林,过一段快乐的日子。”

  “未必会能如愿!”娘亲的话语很绝对:“皇后是你姐姐,镇守边关的大将军是你哥哥,朝中不少言官又是你的门生,你觉得圣上会放你离开?”

  “是啊!我也只能在你这里说说,如果真的写了折子上去,圣上一定会猜测我们姬家背叛了大周国……”

  我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本想参与他们的谈话,却看到父亲止住话,放开母亲的手,我有些尴尬的坐在那里揉着眼睛。

  娘亲柔声对我说:“倾儿,怎么了?”

  我一进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其实想说:“我们一家假死逃跑隐居怎么样?”

  可是看到娘亲慈爱的目光,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还当作什么也不知道。

  “我想尿尿。”思绪纠结半天,我随便扯了个理由。

  母亲把我抱去小便,我躺在她的怀里,闻着她身上特有的香味,感到特别的安心。

  “娘亲与爹爹还不睡吗?”我闭着眼睛,装作不清醒的问。

  “马上就睡。”娘亲一边走一边说:“我与你爹爹在商量着明天给你们请师傅的事情呢?”

  “什么师傅啊?”

  “你与向云不是要习武吗?当然是武师了。”娘亲解释着。

  但我知道,她不想让我知道家里烦人的事情,但我也只能装作不知道。

  我再次躺下,父亲与母亲便不再说话了,于是,我听到父亲开门走出去,娘亲又在我的身边躺了下来,这一夜我却怎么也睡不安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