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十二章

幔帐成殇 春子香 2000 2016-09-13 19:40:40

  我摘后,把这些磨成粉。然后,芥末可用沸水泼制。搅拌均匀后,把盛芥末的容器浸泡在凉水里!凉后辛辣钻鼻!

  为了证明我的实验成果,我特意把向云叫来,让他做了我的小白鼠,看到他泪流满面的问我:这是什么呀?在这个时候我知道我成功了。

  我会很坦然的告诉他,这是一种食用调料,向云撇撇嘴,吓的赶紧往别处跑。

  我跑去厨房找了嬷嬷,让他们给我多做一些点心,当然做的时候,要留几个中间包着芥末。

  好不容易等到良喆哥哥回来了,我赶快端着点去找良喆哥哥,因为我知道易水寒下学后一定会与良喆哥哥一起玩,所以,我拿了点心去找良喆哥哥吃。

  良喆哥哥要拿点心给易水寒,我就偏不要给他吃,却又不停的称赞点心味道可口。

  良喆哥哥也说味道好吃,“为什么不给水寒尝尝呢?”

  “不给他吃,我讨厌他。”我这样回答良喆哥哥,那天的事情,良喆哥哥当然不知道,而易水寒自己却清楚的很。易水寒的皮肤特别白,所以,脸一发红就很明显。

  我能看到他脸上的不自在,只当是那天觉得对不起我的愧疚。

  “我什么好吃的没吃过,才不想吃呢?”易水寒也嘴硬的回复。

  “你想吃,我也不给!”我瞪了他一眼,继续跟良喆哥哥分着吃。

  我就是要做出好吃却不给他吃的样子,如果我一开始就给他吃了,他反而会疑心很大,他一定会认为点心有问题,我只有说好吃,但不愿意给他吃,他才会觉得这些点心是正常的。

  眼看着盘中的点心越来越少,就剩下最后一个,而那一个上面有一点绿,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我却知道那是做的记号。我把盘子放在石桌上,得意的把点心塞进嘴里。

  正要伸手再拿,却看到易水寒飞快的抢走了盘中的点心。

  “给我!”我站了起来,装作要去追他的样子。

  易水寒一张口把一个点心全塞进口里,我得心的坐了下来。他吃了一口就开始皱眉,突然把那个点心吐了出来。

  “你……你给我下毒?”易水寒用手指着我,泪水不停的往下流。

  “下毒?”良喆哥哥摸了摸嘴巴,不解的望了望易水寒又回头看我。

  芥末,他居然当成了毒,太好笑了。

  “哈哈……”我捂着肚子笑了起来,“是的,我是下了毒的 !”

  “你是个魔头!”易水寒用袖子擦着脸上的泪,:“解药!”

  我咯咯笑着说:“没有。”

  “你下的什么毒?”良喆哥哥紧张的望着我,那英俊的双眉皱成一团。

  我看着他紧张的样子止住了笑,低声说:“是一种调料,过一会儿自然会好的。”

  我又走到易水寒身边,高声说:“你知道这叫什么‘毒’吗?”

  看着易水寒有些茫然的摇头:“不知道。”

  “这叫催泪。”我双手一拍:“这种毒就是要你为做错的事情做个忏悔,你看良喆哥哥与我都吃了也没事。”

  良喆走到易水寒的身边,弯腰捡起了易水寒扔掉的那个点心,掰开一看,里面是绿色的,然后,也用手沾了一点,尝了一下,辛辣冲到鼻子,直掉眼泪。

  “好辛辣啊!”良喆也擦了下眼泪。

  易水寒的辛辣味道过了,他只是又闻了一下,说:“这不是一种药材吗?”

  我也不否认:“是的!”

  “你怎么知道这个磨成粉可以催泪?”易水寒亮晶晶的眼睛望着我。

  “我从书上看来的。”我胡乱的扯着。

  “你认字了吗?”良喆也奇怪的问:“二爹不是还没有给你请夫子的吗?”

  良喆说的二爹就是我的父亲,他一直留在我们家,皇上下旨要他做太子的陪读,于是,在京都,良喆住在我们家,也是为了有个照应。

  我才五岁啊?要是能看懂那些书……好像有些不太合情理。

  “你看的什么书?”易水寒亮晶晶的眼睛望向我。

  “我看的是……”我实在想不出什么,不知道该怎么来圆这个谎。

  如果随便说一个书名,他也要看怎么办?

  如果说我看的书那也只能是在父亲的书房里,可是,那里的书我根本没去看,我若说听别人说的,这更不可能,因为在姬府,我是唯一一个不让出门的人。

  我一直没有走出过姬府的大门,更没有与外人接触过。

  也许是因为父亲太宠我,也许是为了保护我,连见过我的人也很少。

  “我上辈子看过……”我决定实话实说。

  “倾儿……”娘亲大声的叫我,声音有些严厉。

  我奇怪的望着娘亲,我没有把她教我的任何东西拿出来显摆啊?而且,这芥末,她好像也没有教过我这样做啊,最多告诉我了这个东西的用处。

  “二娘。”良喆哥哥行了个礼。

  “水寒见过夫人。”易水寒也拱了拱手,算是打了招呼。

  娘亲脸上浮起淡淡的笑,不失端庄与易水寒,良喆都打个招呼。

  然后望向我,“倾儿,娘亲的东西找不着了,你过来帮忙找一下?”

  我奇怪的望着娘亲:“什么东西找不着了?”

  “头上的花簪子。”

  “问一下南晴吧?”照顾娘亲这些配饰的不就是南晴吗?

  “可她说你今天拿着玩了。”娘亲有些执着,可我知道她一定有话对我说。

  “好,我过去找找。”说完,我与易水寒,良喆哥哥挥手告别。

  娘亲一路沉默着,刚一关上门,她便开始教训起我了:“倾儿,我说过,你学的东西都不能外传知道吗?”

  “嗯,”我点头:“我没有往外显摆过。”

  娘亲叹了一口气:“以后不要向人说起你识字的事?”

  我诧异的看着娘亲,她怎么知道我识字呢?

  “我……”前世都认识的,但话一转:“娘亲,你怎么知道我识字呢?”

  娘亲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把我紧紧的揽在怀里,一声声的叹息。

  这让我有些不安,想知道原因,却又无从知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